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當局不遺餘力甩脫疫情責任


北京中南海新華門前的國旗為新冠病毒死難者降半旗。(2020年4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07 0:00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隨著中國共產黨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在武漢失控爆發,擴散全中國,禍害全世界。觀察家們注意到,自病毒疫情成為掩蓋不住的公共話題以來直到今天,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全力展開“甩鍋”行動,試圖甩脫實行獨裁和新聞管制釀成疫情大爆發,以及後來倉促採取的不計人民死活的封城行動造成人道災難的責任,並試圖將自己塑造為全中共和全世界的恩人。

甩鍋和自我美化的最新努力

中共當局的喉舌新華社星期一(4月6日)發表的“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被觀察家們認為是當局“甩鍋”和自我美化的最新的、最明顯的努力。

新華社記者寫說:“根據媒體報導和從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科研機構等有關方面了解到的信息,對中國在同世界攜手抗疫過程中,在及時發布疫情信息、分享防控經驗、推進疫情防控國際交流合作方面的主要事實,以時間順序進行梳理”。

新華社的這篇紀事列出一個疫情發生以來的時間線,時間跨度從2019年12月底到31日,2020年3月31日,展示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採取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舉措,14億人民同舟共濟,眾志成城,同疫情展開頑強鬥爭,付出巨大代價和犧牲。在全國人民共同努力下,中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生產生活秩序加快恢復的態勢不斷鞏固和拓展。”

中共當局通過新華社以時間線或紀事的形式進行的最新“甩鍋”和自我美化的努力,被許多中國網民認為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偽造歷史。有中國網民評論說,

——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誰掌握了現在,誰就掌握過去-《1984》(注:《1984》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著名小說,說的是極權政體如何通過全面控制輿論並進而全面控制社會和其中的個人)。

——如果你不明白「歷史書寫」理論,讀一讀這個(新華社紀事)就懂了。

——魔幻現實主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哥倫比亞作家、魔幻現實主義大師)馬爾克斯弱爆了。

多種多樣的攪渾水努力

在觀察家們看來,自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去年12月開始在武漢出現以來,中共當局一直通過它控制的中國官方媒體推行多條戰線的虛假信息信息戰;從一開始宣傳天下太平、疫情可防可控、未見明顯的人傳人,到後來的宣傳疫情雖然發生在中國,但病毒不見得是源自中國,到再後來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聲言病毒是去年夏天美國軍人趁著軍運會帶到武漢的,再到上個星期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聲言美國專家說“武漢絕不是新冠病毒源頭”,中共一直在不遺餘力地展開虛假信息宣傳戰。

CCTV網站發表所謂的美國專家說“武漢絕不是新冠病毒源頭”的消息引起許多懂英語的網民的質疑。他們指出,CCTV的這條消息虛假不實,因為它說的那位美國專家(Robert Garry)根本就沒有說“武漢絕不是新冠病毒源頭”這樣的話,而是說在(武漢海鮮市場)那裡的確發現了一些病例,但那裡並不是病毒的起源地(There were definitely cases there, but that wasn't the origin of the virus)。

批評者指出,CCTV在這裡顯然是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攪渾水,因為這位美國專家在這裡所說的話本來是全世界醫學研究界的一個共識,這就是,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很可能不是病毒的起源地,而這個共識是基於一批中國醫學研究者今年1月在英國著名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正式發表的研究報告。

該報告說,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收治的前第一批41個神秘的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當中,有13個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接觸史,27個病例曾到訪過海鮮市場;而在最早出現的4名感染者中,有3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說,自從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共當局的封鎖和誤導性宣傳的掩護下大爆發以來,中共當局一直在採取攪渾水的方式來轉移視線,逃脫釀成疫情大爆發的責任。

胡平說:“中共當局散佈的那些假消息一個個地看都很低劣,很可笑,很荒謬,但它為什麼還要散播呢?特別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出的推文(說造成疫情的病毒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為什麼要推呢?它無非就是要把事情攪亂,打泥巴仗,打爛帳。最明顯的就是(由中共御用醫學權威提起的)所謂的病毒源頭問題。後來當局再以另一種姿態出場,說病毒源頭的事情我們也不要爭了,我們中國不說病毒源頭是在你們美國,你們美國也不要說源頭是在我們中國。這個事情就交給學者吧。我們現在就齊心協力共同抗疫。中共就這樣金蟬脫殼了,中共就可以把最初的責任撇乾淨了。”

胡平說,在病毒源頭的問題上,中共當局實際上是一直在玩弄多重攪渾水的把戲。一重是把病毒來源跟病毒造成的疾病疫情混為一談(病毒的最初來源可能是永遠的不解之謎,但疫情起源則是可以看到的、可以感受到的活生生的現實),一重是故意發表特別雷人的說法,如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聲言病毒是來自美國,但隨後另一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拒絕回答趙立堅的說法是否是中國政府正式立場的問題,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則明確說,眼下禍害全世界的疫情病毒來源於美國的說法是一種瘋狂的說法。

除了說病毒和疫情起源於美國之外,中國官方媒體還聲言疫情起源於意大利。

在胡平和其他許多觀察家看來,中共如此不遺餘力大攪渾水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轉移話題,把話題從對中共的追責,其中包括在疫情開始時掩蓋疫情、封鎖消息、進行誤導性宣傳導致成千上萬的人,包括幾千名醫務人員感染病毒,到隨後的武漢封城和湖北封省導致千百萬人失去生計,導致不計其數的病人因為得不到治療而死亡的追責問題轉移開。

有觀察家指出,轉移話題、把話題從中共感到難堪的方向轉移到有利於中共的方向或有利於中共當局逃避責任的方向,是中共當局在過去的10多年裡越來越常用和重用的輿論操控手法。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加里·金(Gary King)領導的一個研究團隊在2016年發表的一項有關中共當局操控網絡輿論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共當局操控網上輿論,常常不是調遣中共的網絡民意特工即網民所說的五毛黨對批評中共的言論做出反駁,而是調遣五毛黨插科打諢,轉移話題,把話題轉移到有利於中共當局的軌道。

有關疫情敘事的新動態

隨著疫情從中國擴散開去,開始在歐美國家肆虐,中共當局加強輿論宣傳,封殺批評聲音,中文世界有關疫情的敘事出現了新的動態。

在英國倫敦從事媒體研究的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中國留學生說: “我覺得(這兩個月)我能很明顯地看到一個輿論的反轉,從一開始的人們追問為什麼當局沒有及早向民眾發出警報、為什麼沒有儘早控制疫情,變成了中國從一開始做的事情都是對的,現在疫情在外國嚴重起來,就是因為國外的體制不行,民眾不行,政客愚蠢。我覺得這是一個越來越廣泛的輿論趨勢。”

這位在倫敦從事媒體研究的中國留學生說,過去兩三個月來中共當局打造和推動的這種輿論趨勢跟中共當局在過去二十多年來在國內精心培育的民族主義情緒結合起來,形成了一種中共可以用來抵擋批評、逃避責任的防火牆。

在中國武漢的一位政治科學研究者也認為,中共當局在疫情敘事操控和推卸責任的動作十分明顯。

這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研究者表示,中共當局在疫情問題上為了甩脫責任而推出的敘事主要是兩大操作,一個是死不認錯,從一開始瞎指揮、冒充傳染病最高權威、處罰談論疫情的醫生李文亮,到後來採取一刀切的封城措施到導致不計其數的人道災難,中共當局一概不承認任何錯誤;另一個是在死不認錯的同時,中共當局竭力甩鍋,攪渾信息,這種操作包括調遣和操控鐘南山這樣的所謂專家出馬攪混水,聲言“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在武漢,不等於源頭在武漢。疫情發生在中國,源頭不一定在中國”。

中共的敘事與嚴酷的現實

但是,這位研究者和許多觀察家、批評者指出,儘管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竭力推出目的在於逃脫責任和自我美化的敘事,但中共自我美化的敘事與嚴酷的現實反差太大。

觀察家和批評者指出的嚴酷的現實包括:

——在疫情發生的初期,在最有可能控制疫情避免大擴散的時期,中共當局施行信息封鎖,進行誤導性宣傳,處罰私下談論疫情的醫生李文亮和另外7名醫生,處罰李文亮等人的消息由中國中央電視台反複播送十幾遍,導致全中國的醫務人員人人自危,無人敢談論正在急劇擴散的疫情;然而,中共當局隨後對李文亮被處罰的。

問題做出的所謂調查卻將責任推給武漢公安機關一個派出所副所長和一個民警,好像是那個副所長可以調動中央電視台做宣傳;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聲言他從一開始就“親自領導、親自部署”疫情防控工作,但他本人以及他的宣傳班子一直沒有說將處罰李文亮的消息通過中央電視台反複播送十幾遍震懾全中國、尤其是震懾全中國的醫務人員使他們在疫情問題上噤聲、導致中國公眾得不到重要的警報;導致成千上萬的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感染病毒,這種操作是否也是習近平的“親自領導、親自部署”,假如不是他又是誰?

——習近平聲言他從一開始對疫情非常重視,在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做出了明確的指示,但截至目前,他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一直不肯透露他在1月7日究竟做出了什麼明確的指示;中國官方媒體也沒有解釋為什麼疫情在武漢急劇發展的時候,武漢當局在長達兩個星期的時間裡停止報告疫情動態,還組織所謂的“萬家宴”之類的大型公眾活動,從而促成了疫情的擴散;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跟中共當局所宣揚的當局“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態度,及時發布疫情信息”的宣傳形成鮮明對照;

——習近平聲言他從一開始對疫情非常重視,但在武漢不得不因疫情大爆發而宣布封城幾個小時之後,他發表針對全國的講話,不提武漢,不提疫情,不提封城,習近平本人更是在疫情大爆發大發展的關鍵時期神隱了整整一個星期,連中共宣傳部門在宣揚他如何夜以繼日,嘔心瀝血、全力以赴領導抗疫的宣傳材料都說不出他神隱多日期間究竟人在何處、有什麼行動或作為;

——中共當局對內對外宣傳的所謂採取“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舉措”控制疫情,但同時全面封殺一刀切的舉措造成人道災難的消息,包括禁止疫區的病人外出求醫、導致病人只能在家等死;例如,湖北十堰三個兒童因為患危及生命的腫瘤需要到北京尋求治療,中共當局拒絕批准,只是因為他們是來自湖北,而來自湖北的人一律不得進北京;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導致這些兒童父母只能眼看著孩子走向死亡,絕望的父母通過網絡發出呼救,呼救被中共網關當局封殺,這樣被封殺的絕望求助帖不計其數,而死於中共當局製造的這種人道災難的人連中共的統計數字都算不上。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評論家和批評者指出,儘管中共調遣龐大的人力物力力圖打造和力推一種中共當局是疫情防控英雄的敘事,掩蓋其釀成疫情大爆發禍害全中國和全世界的責任,但中共造成的問題太多、太大,而且禍害還在繼續,中共打造和力推的敘事是否能被廣泛接受目前還不清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