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阿富汗變天使中亞邊境局勢更趨嚴峻 塔利班舉動引人關注


中國軍隊在連接阿富汗和中國的瓦罕走廊地區巡邏。(2020年10月7日)

阿富汗變天使中亞邊境局勢更趨嚴峻 塔利班舉動引人關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6 0:00

阿富汗局勢突變後,中國與塔吉克斯坦開始反恐演習。與此同時,塔利班在多大程度上能信守對中國和對俄羅斯的承諾,中俄與塔利班關係未來如何發展引人關注。而俄羅斯則藉機繼續加強在中亞地區的軍事存在。

中國塔吉克山地軍演

塔吉克斯坦內務部8月17日宣布,塔吉克特種部隊與中國軍警當天開始舉行山地條件下的反恐演習,演習將持續到20日結束。演習地點在塔吉克內務部的一個訓練中心,當地位於距離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10多公里遠的拉米特山谷中的瓦赫達特市。

塔吉克官方說,塔吉克內務部與中國公安部的一個高級代表團一天前在杜尚別舉行會談,雙方討論了山地條件下聯合反恐演習、情報互換、訓練高級軍警人員等議題。

在與阿富汗相接壤的3個中亞國家中,塔吉克擁有與阿富汗最長的邊界線,其中很多地段都位於帕米爾高原的巴達赫尚地區。中國與塔吉克在帕米爾高原也有邊界接壤。阿富汗的瓦罕走廊則與新疆擁有不到100公里長的邊界。

塔吉克斯坦是與中國在軍事和安全領域合作最為密切的中亞國家。最近幾年,中國為塔吉克斯坦提供了大量軍事援助,包括幫塔吉克興建與阿富汗邊界沿線的各種邊防設施,哨所,營房等等。在阿富汗政局突變之前,中國還與塔吉克和阿富汗組織過在瓦罕走廊的三方共同巡邏行動。

武裝組織控制阿富汗北部邊界

關注阿富汗局勢的許多俄羅斯和中亞政治分析人士說,一些極端組織一直在阿富汗境內的巴達赫尚地區活動,這些組織的成員由許多民族組成,包括了車臣人、烏茲別克人、塔吉克人、維吾爾人等等。那裡同時也是阿富汗毒品生產的基地。

塔利班不久前輕鬆控制了與中亞相接壤的阿富汗北部地區,但當地主要居民並非塔利班所代表的阿富汗最大民族普什圖人,而是塔吉克人,烏茲別克人,吉爾吉斯人等等。一些俄羅斯和中亞政治分析人士認為,與90年代時相比,今天的塔利班發生了很大變化。近些年來,隨著不少塔吉克人,烏茲別克人,維吾爾人等等紛紛加入塔利班,這使塔利班成員變得更加國際化,與20多年前塔利班給外界的僅僅代表阿富汗主要民族普什圖人的印像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這或許可能解釋塔利班為何能迅速控制全國。

熟悉中亞和阿富汗事務的俄羅斯媒體人特里佛諾夫剛剛在YOUTUBE頻道上的一段訪談節目中說,幾乎所有的阿富汗-塔吉克邊界目前都由塔吉克塔利班控制。這些塔吉克人塔利班的許多成員都曾參加過90年代的塔吉克內戰,許多人更是塔吉克現政權的政敵。而與新疆相接壤的瓦罕走廊現在則全部由塔利班組織的維吾爾籍成員控制。

特里佛諾夫說,在一些視頻中公開露面的塔吉克籍的塔利班裝備十分精良,與許多視頻中所看到的穿著長袍和拖鞋,手拿步槍的塔利班形像有著巨大差別。

特里佛諾夫說,塔利班武裝最近控制與烏茲別克斯坦相接壤的北部地區時,許多揮舞塔利班白色旗幟的武裝人員過去都是受到禁止的恐怖組織“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的成員。這些人都擁有豐富作戰經驗,因此威脅也非常大。1999年到2000年時,大約1千名“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的武裝人員曾從阿富汗經塔吉克入侵吉爾吉斯斯坦逼近烏茲別克斯坦,那起事件當時對中亞安全一度構成極大威脅。

維吾爾籍塔利班部隊佔領瓦罕走廊中俄與塔利班互動受懷疑

特里佛諾夫認為,許多烏茲別克人、塔吉克人、維吾爾人等加入塔利班後,這些人是否會服從塔利班高層的命令,塔利班高層怎樣控制和管理他們因此就成為很大的問題。塔利班對中國,對俄羅斯所做的承諾也就讓人產生巨大疑問。這裡最大的問題就是,一方面塔利班和中國彼此示好,而與此同時,塔利班卻派維吾爾族塔利班控制了瓦罕走廊,這就讓中國與塔利班未來的關係打上很大的問號。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謝連科認為,塔利班經常撒謊,因此對克里姆林宮的許多承諾並不可信。但塔利班控制了喀布爾後,俄羅斯官方針對塔利班的語氣變得越來越友善。俄羅斯駐阿富汗大使日爾諾夫16日對許多俄羅斯媒體表示,塔利班入城後俄羅斯大使館與塔利班的首次接觸印像很好。他甚至稱與親美總統加尼相比,恐怖組織塔利班今天所控制的喀布爾顯得更加安全。他說,他住所附近小學校的女童仍在上學,他能聽到學童們的嬉戲聲音。

日爾諾夫說,俄羅斯在喀布爾的大使館目前有100多人。他並沒有明確說俄羅斯將撤離外交官,而僅是表示,有些外交官任期已經結束,還有人希望去休假。中亞國家同樣也沒有關閉在喀布爾的大使館。許多中亞國家的外交部一天前表示,在喀布爾的大使館仍在繼續運轉,並沒有撤離計劃。烏茲別克在阿富汗主要城市馬扎里沙裡夫的總領事館也在工作。但烏茲別克撤走了維護從自己邊境到馬扎里沙裡夫郊外阿富汗唯一鐵路的烏茲別克工人。

70年代末在德黑蘭曾親眼目睹過伊朗伊斯蘭革命的前塔斯社記者克魯基辛在臉書上說,普京當局現在討好塔利班的舉動讓他想起當年蘇共當局在一開始時如何奉承當時極端反美的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但後來伊朗與蘇聯關係很快惡化,霍梅尼甚至把蘇聯同美國一樣稱為魔鬼撒旦。

俄繼續組織演習加強軍事存在

在中國與塔吉克舉行聯合反恐演習的同時,負責中亞方向的俄羅斯中部軍區17日宣布,駐紮在塔吉克的俄羅斯第201步兵師的大約1千名士兵當天開往兩處演習場開始演習活動。演習將持續一個月。

由俄羅斯所主導的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秘書長扎西8月16日表示,這個組織已經開始準備未來幾個月在塔吉克與阿富汗邊界舉行演習。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說,正是來自阿富汗的威脅讓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的活動越來越積極。

格羅津說:“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的活動包括演習,升級吉爾吉斯和塔吉克軍隊的裝備,採購武器,組織其他的一系列活動來提高3個中亞國家軍隊的戰力。”

除了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外,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還包括了歐洲地區的白俄羅斯和亞美尼亞。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因為不希望俄羅斯在當地影響擴大,因此一直沒有加入這一組織。但俄羅斯與土庫曼和烏茲別克在安全領域都分別簽署有雙邊協議。

俄羅斯武裝力量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8月初訪問烏茲別克斯坦時表示,俄羅斯將向中亞國家更多提供武器裝備,其他軍用物資,以及軍人訓練等方面的援助。他說,阿富汗局勢正對中亞地區構成威脅。

俄羅斯剛剛與中國在寧夏舉行了聯合軍演,俄羅斯在8月初同樣與幾個中亞國家在烏茲別克與阿富汗和塔吉克與阿富汗邊界舉行了軍演。在與中亞國家的演習中,俄羅斯甚至出動了多架逆火式戰略轟炸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