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加劇整肅維權律師 欲吊照處罰代理敏感港人案律師


中國公民記者張展的代理律師任全牛抵達上海浦東新區法院。 (2020年12月2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03 0:00

中共當局多年來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和整肅,進入2021年後持續加劇。近日,兩位仍在堅持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維權律師相繼收到司法當局擬吊銷律師證處罰的告知書。有分析表示,當局為了整肅“不聽話”的維權律師,已經無視司法程序和法規,不屑裝樣子撐門面。

兩人權律師接敏感案將被吊照

多災多難的2020年剛過的新年伊始,鄭州維權律師任全牛便收到河南省司法廳2020年12月31日發出的吊銷執照的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拿他2018年11月辦理的一起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案件為藉口,稱他庭審時的行為“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

同時,成都維權律師盧思位1月4日也收到四川省司法廳當天發出的擬吊銷執照的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稱他“在互聯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時間跨度長、發文數量多,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儘管兩位維權律師擬被“吊照”的理由不同,但外界很快發現兩人都是去年對於中共來說是最敏感的、受香港及國際社會關注的“十二港人案”家屬委託的辯護律師。

港人嚴重關注

隨後,大批港媒進行了詳細報道,而“十二港人關注組”也立即發表聲明,譴責當局打壓盧思位和任全牛,認為吊照決定在“十二港人案”12月30日審結後即發出,明顯是針對兩位律師敢冒當局之大不韙、堅持捍衛12港人基本權利而施以懲罰,斷其生計。

聲明感謝盧思位、任全牛及中國人權律師面對來自地方及國家層面的政治壓力,仍義無反顧接受家屬委託,接下這一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在當局的刁難下,仍鍥而不捨爭取維護12港人權益,秉持專業及操守,曝光案件黑幕。

2020年8月底,12位香港年輕人被懷疑搭快艇前往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截獲。在深圳鹽田看守所被關押超過4個月後,其中10名18歲以上的人分別被控“組織他人偷越邊境”及“偷越邊境”罪,12月30日被判刑7個月至3年,2名未成年人獲免於起訴,當日移交香港警方。

任全牛:欲加之罪

任全牛律師代理過很多維權及敏感案件。在震驚國際社會的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事件中,他是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助理趙威的辯護律師。但2016年7月8日,鄭州公安稱任全牛在網上散佈當事人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給當事人“名譽造成嚴重損害”,將他刑拘。8月5日,他被取保候審釋放,逃過一劫。

任全牛恢復自由後,繼續代理各類維權案件,包括擔任上海公民記者張展因赴新冠病毒疫情源頭武漢探求真相,12月28日被判刑4年的“尋釁滋事”案。

任全牛1月4日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要吊他照的理由所涉及的是一位80歲的法輪功學員2018年的案子,他沒有在法庭上發表當局指責他的“否定國家認定的邪教組織的性質”。有關部門曾在2019年上半年詢問過他該案,做過筆錄,後一直無事。

他說:“我在法庭上並沒有明確地說出來說法輪功在法律上沒有規定是邪教。我只是說他本人不構成犯罪。我在我的辯護詞,就是開完庭以後郵寄過去的辯護詞裡面,詳細地論述過中國的所有的法律規定,包括一些法律上的文件,並沒有認定法輪功是邪教。它直接就說我在法庭上發表了一些什麼,依據就是否定性質呀,然後造成惡劣影響呀。這顯然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任全牛認為,他這次被當局針對要“吊照”是因為他代理的近期宣判的公民記者張展“被尋釁滋事”案,尤其是“十二港人案”。

他說:“肯定是這兩個案子引起的,主要還是因為港人的案子。當時,維穩我的國保在9月的時候大概,他已經提醒我了,如果你不聽話的話,到時候可能吊你的證兒。我就正常地該怎麼做怎麼做。後來他們也多次要求我退出,沒有理由地強迫我退出,我就沒有答應他們,但也是有所妥協,就是不再接受採訪了。暫時說那邊有兩律師了,我也就暫時沒過去了。我認為這就沒什麼問題了。結果這個案子一宣判完,我們這個馬上就做出處罰決定。”

盧思位:違規處罰是因他為港人辯護

四川成都的盧思位也是知名維權律師,曾是紀念“八九六四”酒案中“四君子”之一張雋勇的辯護人,也代理過廣西維權律師陳家鴻“煽顛案”,並因此遭受司法當局和律協的打壓和處分。他還是廣西維權律師覃永沛和異見藝術家王藏的辯護人。

2020年6月,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煽顛罪”被徐州中院判刑4年後,盧思位是他的二審辯護人。

2020年8月,在12位香港參與遊行抗爭的年輕人被中國海警截獲並扣押在深圳後,盧思位受家屬聘請提供法律援助,曾試圖探訪被扣押的港人。

盧思位1月4日在記者致電詢問時表示,他被吊照,相信是他多年來辦理人權案件累積的結果,但是“十二港人案”是決定性因素,而且對他處罰的程序也是違規的。

他說:“這是我長期代理敏感案件的結果,但是這'12港人'呢這肯定是決定性的因素。律師一般來講的話,要受處罰它應該有投訴的,它這個案子根本沒有投訴的。那麼它怎麼立的案?第二個如果它立案,它應該通知我,向我核實是不是做過這些事情。到今天為止沒有人通知過我。然後突然給我來一個要對你進行處罰。那你處罰的依據是什麼呢?也就是說它自認為我說了一些什麼東西。那這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吧。成都司法局的人他們說,這不是個法律問題,這是個政治問題。”

盧思位律師已提出聽證要求,被安排在1月13日。

盧思位在1月4日發表的說明中強調,他自從事律師職業以來,恪盡職守,從未有違反律師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的行為,四川司法廳對他擬進行的處罰,是莫名其妙的打壓和迫害。

知名律師被停業一年

近期另一宗廣受外界,尤其是法律界關注的律師被當局處罰的案件是北京知名維權律師周澤被停業一年。

2020年12月21日,北京朝陽區司法局以周澤以“不正當方式”影響辦案為由,擬給周澤停業一年的行政處罰。所謂“不當方式”主要是指周澤2020年在為律師呂先三代理民間借貸糾紛而捲入的所謂“詐騙案”的二審辯護期間,在新浪微博上公開曝光合肥警方辦案涉及刑訊逼供、違法辦案等情況。

安徽高院在11月17日的二審判決書中對一審認定呂先三詐騙的兩宗訴訟分別做了兩個性質不同的認定,將呂先三一審判刑12年改為3年。隨後,合肥公安向北京朝陽區司法局投訴周澤。

2021年1月5日,周澤被行政處罰的聽證會在北京朝陽區舉行,許多曾獲周澤代理的當事人、委託人以及支持者,到聽證會現場聲援,送上鮮花並向他敬送多面錦旗。

據最新消息,朝陽區司法局1月7日下達對周澤的停業一年的行政處罰決定。

有分析表示,周澤代理的是二審,要是影響辦案那也是影響安徽高院,如果投訴,也應該是高院而不是合肥公安。況且,二審的結果,法院也認可了刑訊逼供是真的。

分析批評說,合肥公安不是糾錯處理相關非法辦案、刑訊逼供的人,而是報復周澤,則是大錯特錯。此外,就合肥公安存在的問題,周澤已向中紀委、最高檢等提出控告,希望結果不久就會出來。

據《財經》報道,周澤聽證會的代理律師王飛表示,周澤是在二審期間披露已經公開審判的一審一些證據材料,不違反任何規定。且披露行為也是為反映辦案機關和辦案人員的違法行為,是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捍衛法治,有充分的正當性。

周澤是北京澤博律師事務所的刑辯律師,原法制日報記者,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2006年,周澤曾被人民、新華、中國法院、央視國際四大門戶網站聯合評選為年度“十大法制人物”之一,被中青報評選為“推動中國2006年度人物”,入評南方人物周刊“2008年青年領袖”、“2014中國魅力榜”等。

“法治中國”的真相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2019年12月12日在紀念中國律師制度恢復40週年的文章中表示,律師制度是法治文明的重要標尺。40年來,律師事業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而發展,跟隨“民主法治”而進步,律師隊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律師事務所由70多家發展到3萬多家,執業律師由200多人發展至46萬多人,成為“全面依法治國”的重要力量,為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作出了重要貢獻。

不過,2013年9月成立的中國人權律師團2020年4月24日就中國律師“吊照門”事件10週年發表聲明,回顧了維權律師的艱難處境,稱當局的迫害導致許多維權律師失業,製造了世界律師發展史上極為罕見的現象。

“吊照門”是指維權律師唐吉田和劉巍2010年4月由於代理拆遷、宗教及言論自由等案件,遭北京司法局吊銷律師執業證。這是當局首次運用2008年6月啟用的新《律師法》,對維權律師群體展開新一輪打壓的開始。

中國人權律師團的聲明表示,2010年之前,中國維權律師張鑑康、鄭恩寵、高智晟、唐荊陵、郭國汀、李蘇濱、滕彪、李午汜等不同程度地遭到官方的構陷、迫害,要麼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而失業,要麼被迫流亡。

2010年4月吊銷劉巍和唐吉田律師執業證的事件展現了權力的傲慢、蠻橫,成為政府對維權律師迫害的歷史新起點。

此後的10年,可謂是中國法治全線潰退的10年,尤其是2015年的“709”律師大抓捕事件,當局對維權律師的大規模迫害達到了一個新高點。

律師:不聽話就要清除

任全牛律師表示,目前律師已經成為給當局撐門面的花瓶,一切要聽當局的話,對於忠於執業操守、被認為不聽話的維權律師,當局就是要清除。

他說:“它就是要讓律師成為花瓶嘛,你看我們也有憲法,我們也有律師制度和律師。實際上完全一切都要你聽政府指揮嘛,你根本別(想)真正發揮你的作用,這是他們的目的。你一旦想嚴格按照法律來,那就不行,那就是不聽話。不是抓,就是吊證,就是判人。就是一種迫害吧。”

當局在2015年709事件中對上百名律師判刑、拘押、傳喚、約談、警告後,又陸續以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或強制解散律師事務所等方式繼續迫害維權律師。

聲明列出李和平、周世鋒、浦志強、江天勇、王全璋、謝陽、王宇、包龍軍、謝燕益、余文生、陳武權、王全平、張展、李昱函、陳家鴻、溫海波、覃永沛、祝聖武、劉正清、隋牧青、王理乾、王龍德、陳科雲、文東海、李金星、童朝平、劉士輝、宋美英、朱汝玲、馬連順、劉書慶、程海、玉品健、張雪忠、劉曉原、陳建剛、王清鵬、常瑋平、鍾錦化、任照、黃志強、盧思位、盧廷閣、吳紹平等等,表示這些律師不是被非法構陷身陷囹圄,就是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或被非法傳喚,或被迫流亡海外。

聲明說,另有更多的維權律師遭到官方毫無理由的警告或停業處罰,被各種非法手段騷擾也是維權律師 的家常便飯,甚至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都受到連累。

滕彪:維權律師是當局的“眼中釘”

逃離中國的前維權法律學者、紐約城大亨特學院兼職教授滕彪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當局對維權律師和人士的打壓一直持續,以709大抓捕為高潮,而近年更是不斷加劇。

他說:“能夠代理敏感案件、人權案件的維權律師越來越少了。能夠堅持繼續做這工作的律師就成為當局的眼中釘,就肯定要找各種理由,各種藉口,給他們吊銷律師證或其他的處罰,更嚴重的就有可能被抓捕判刑。”

滕彪表示,自律師制度建立以來,在普通案件上有更多的程序可以依循,但在當局認為的敏感案件上,所謂的各種程序、法律規定、人權標準就完全被踐踏,並且越來越不在乎外界的批評。

他說:“連一些最基本的形式上的、表面的工作都不做了,公然地去抓律師,公然地以各種藉口吊銷律師執照。而且當局的許多公開的表態、公開的講話,強調法律工作要為黨服務,要為政府服務。僅僅從宣傳口徑,從這些官方的話語來看,也是在明顯的倒退。”

中國人權律師團在紀念“吊照門”10週年的聲明中還說,人權律師為了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依法履行職責-把憲法當真,把法律當真,把權利當真,如啄木鳥般將“法治”的害群之馬,從這個腐蝕、爛透的肌體裡一個個努力拔除,將一條條“惡法”揭示於眾,利國利民,是一群真正追求法治國家、保護人權的踐行者,但他們卻遭到了當局的殘酷打壓。

聲明問道,中國還要不要建設成一個真正的法治國家?中國社會是否還要回到專制與權力至上的黑暗時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