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遭遇電荒蔓延和成本飆升雙重夾擊 中國製造業擴張力度減弱


中國遼寧瀋陽一個工業園區裡的一家金屬熱處理工廠停工。(2021年9月30日)

在範圍廣泛的電荒和原材料價格飆升的雙重打擊下,中國製造業的經營活動9月份出人意料地出現緊縮現象;但新冠疫情的回落又讓服務業等非製造業景氣面略有改善,給中國經濟的發展帶來某種喘息空間。

中國9月PMI跌至榮枯線以下

中國國家統計局星期四(9月30日)公佈9月份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運行情況,結果發現,9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6%,比8月份下滑0.5個百分點,降至50%的榮枯線以下,說明製造業景氣面有所回落。

從企業規模看,大型企業PMI為50.4%,比8月份微升0.1%個百分點,繼續高於榮枯線;但是中型企業PMI為49.7%,比8月份下降1.5個百分點,低於榮枯線;小型企業PMI僅為47.5%,比8月份下降0.7個百分點,低於榮枯線。

非製造業景氣回升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公告,9月份中國非製造業經理人指數(NMI)為53.2%,比8月份高出5.7個百分點,升至榮枯線以上,代表8月份中國局部地區新冠疫情反彈對服務業造成嚴重衝擊後,這一非製造業景氣面出現快速回升。

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和非製造業經理人指數(NMI)都以50%作為榮枯線,或曰臨界點,指數高於50%代表景氣呈現擴張,低於50%則代表景氣緊縮。

中國9月份49.6%的PMI不僅比8月份略低,而且是從去年2月以來,首次跌入榮枯線以下的緊縮區間。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在被調查的21個行業中,有12個行業的PMI在榮枯線以上,處於景氣擴張區間。雖然與8月份相比,處於景氣擴張區間的行業增加了2個,但是由於受到高耗能行業景氣水平不佳因素的拖累,中國製造業整體擴張力度減弱,景氣面收窄。

數據顯示,9月份中國綜合PMI產出指數為51.7%,比8月份高出2.8個百分點。

電荒重創經濟反彈

由於受到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增長去年大大放緩。但是隨著疫情的回落,中國經濟出現迅猛的反彈和增長。但是這一迅猛的增勢卻遭到最近幾個月原材料價格暴漲以及波及20個省份的電荒的嚴重衝擊。

中國國家統計局高級統計師趙慶河解釋說,“9月份,受高耗能行業景氣水平較低等因素影響,製造業PMI降至臨界點以下。”

財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向媒體表示,中國局部地區新冠疫情反复影響了工業生產活動;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不僅擠壓中下游企業利潤,而且影響企業生產積極性;此外,近期大規模的限電也對製造業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粵開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羅志恆也向媒體表示,大規模的限電一定會導致製造業正常的生產經營受衝擊,“可以預計的是9月份的工業增加值增速也將出現明顯回落”。

羅志恆認為,在限電衝擊之下,中國第4季度的PMI有持續下降的風險。

電荒導致100多家上市公司停產

自從中國多個省份上星期開始出現電荒以來,包括從電子產品製造商到金礦經營者在內的100多家上市公司發佈公告說,它們的生產因為限電而暫停。不過,過去兩天裡有幾家公司說,它們已經恢復生產。

為了平息民眾對電荒和“拉閘限電”的擔憂,中國國家發改委星期三發文要求各地發改廳、能源管理部門和鐵路運輸公司加強和保障煤炭運輸,特別要滿足民眾冬季的供暖需求。

發改委說,“鐵路運輸公司必須向儲煤不足7天的發電廠優先運煤,及時啟動應急供應機制。”

中國國家電網有限公司星期二召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誓言要把電力保供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務,確保接下來國慶供電以及民眾過冬用電。公司董事長辛保安表示,全公司要把電力保供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政治任務,全力以赴保障電力供應。

東北小公司租發電機維持生產

在受電荒衝擊最嚴重的東北地區,有些小公司只能採取自救措施,購買柴油發電機自己發電維持生產,或者乾脆關門歇業。

路透社引述瀋陽一家工業洗衣店高姓老闆的話說,限電讓他虧錢,所以他被迫買了一台柴油發動機來自己發電。

“(限電以後)我們只能支撐4天,時間長了,代價太高,我們就沒法活了,”高老闆說。

“我們願意撐下去,因為國家需要嘛,但是如果(停電時間)太長,我們就必須另想出路。”

路透社記者走訪了瀋陽一家鋼製品工廠。該廠因為停電已經停產了幾天。工廠員工表示,廠裡還沒有去租一台柴油發動機,但是如果限電持續,他們有可能去租一台柴油發動機。

一家對外出租柴油發電機的公司經理翟君旺向路透社表示,最近幾天出租柴油發電機的生意很火爆,租金已經翻倍。

翟經理說,“我們存貨也有限。”他認為,這種靠租用柴油發動機維持生產的做法也不能持久,因為這些小公司目前都在虧錢。

冬季供暖挑戰嚴峻

擁有將近1億人口的中國東三省,有些城市夜間的氣溫已經降到攝氏零度。

中國政府已經作出承諾,將優先保證民生用電和冬季供暖。但是花旗銀行分析師認為,供電緊缺的狀況將貫穿於整個供暖需求旺盛的冬季,而供暖主要依靠煤電。

為了解決煤電價格倒掛問題,中國國家發改委已經表示要讓電價反映市場基本面和成本變化。廣東省今年8月就曾設想過要在用電高峰期,將非居民用電的電費加價25%。

專家呼籲能源體制改革

不過,有專家認為中國真正要解決電力緊缺問題,就必須對中國的能源體制進行根本性的改革。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高級工程師張博庭在該學會網站上發文表示,中國電荒危機不是因為供電不足引起,而是電網調峰能力不足所致。

張博庭認為,中國目前總體上並不缺電,因此拉閘限電問題的解決辦法“也不能再靠簡單的依靠增加發電能力,而是要在增加電網的調峰能力,解決好電力負荷與電力供應之間嚴重不匹配矛盾的同時,解決好'源荷互動'的矛盾”。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