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煤價暴漲電荒持續 當局表示要把保障供電當成最重要政治任務


北京商業中心區旁的輸電塔。 (2021年9月28日)
中國煤價暴漲電荒持續 當局表示要把保障供電當成最重要政治任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9 0:00

為了因應中國多省份和地區,特別是東北地區持續的電荒,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辦公廳與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辦公廳日前聯合發文,要求鐵路運輸部門與各地政府確保有足夠的運力保障發電供熱企業的煤炭運輸。

中國國家電網有限公司星期二也召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誓言要把電力保供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務,確保接下來國慶供電以及民眾過冬用電。

根據該公司微信公眾號的貼文,公司董事長辛保安在會上說,今年以來用電需求快速增長,電煤供應持續緊張。進入9月份後,“受多重因素疊加影響”,電力供需形勢面臨新的考驗和挑戰。

辛保安表示,全公司要把電力保供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政治任務,全力以赴保障電力供應。

煤炭價格暴漲而電費遭到國家控制導致一些發電廠因為擔心“多發電多虧損”而運作不力,甚至停機檢修,減排指標落實趨嚴以及製造業的強勁需求多重因素交織在一起,導致中國多地出現嚴重電荒和“拉閘限電”現象。

中國重工業和其他製造業遭受限電停電的衝擊最嚴重,一方面由於年底節假日鄰近訂單源源不斷,另一方面由於電荒,企業用電受到嚴格、多重限制,影響出貨交貨。

而東北很多地區連民生用電都不保,商場提前打烊,便利店點蠟燭營業,手機信號台停電導致手機通訊停擺,連確保交通安全的紅綠燈居然也停電熄燈。居住在公寓樓中的居民因為停電,電梯不開,只能上下爬樓梯。有些網民抱怨“彷彿生活在朝鮮”。

一輛運煤的卡車將煤炭運到中國遼寧瀋陽的一個煤電廠。 (2021年9月29日)
一輛運煤的卡車將煤炭運到中國遼寧瀋陽的一個煤電廠。 (2021年9月29日)

隨著冬季的臨近和供暖需求的升高,中國煤炭的價格仍在持續飆升。星期三(9月29日),中國動力煤期貨的價格飆升到1,376.8元人民幣(約合212.92美元)一噸的歷史新高。供電配給和限電在中國許多地區,特別是擁有1億人口的東三省已經成為新常態。

路透社引述瀋陽市一位32歲快遞司機方學東的話說,“冬天如果限電的話,那供暖也會停掉。”他還說,“我家裡有一個小孩和一位老人,如果沒有暖氣,那可是個大問題。”

美聯社一篇發自瀋陽的報道說,瀋陽一家餐廳的老闆一大早趕在停電前就到餐廳準備食材,然後用充了電的電瓶車電池來給煮麵條的大鍋提供熱能。而進入餐廳的客人則使用手機的微光用餐。

美聯社說,儘管媒體報道電荒是因為煤價持續高企導致煤電價格倒掛影響發電廠發電積極性所致,經濟學家則認為,電荒背後其實有政治動機,因為各地官員面對達到官方減排目標的強大壓力。

美聯社認為,10月12至13日,聯合國將在昆明召開一個有各國領袖參加的環境會議,而中國政府作為東道主,有必要展示堅守減排目標的決心。

明年2月,北京與鄰近的張家口市將聯合舉辦冬季奧運會。中國政府也希望冬奧會期間保持天空晴朗、空氣清新。

為了平息民眾對電荒和“拉閘限電”的擔憂,中國國家發改委星期三發文要求各地發改廳、能源管理部門和鐵路運輸公司加強和保障煤炭運輸,特別要滿足民眾冬季的供暖需求。

發改委說,“鐵路運輸公司必須向儲煤不足7天的發電廠優先運煤,及時啟動應急供應機制。”

作為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費國,中國今年前8個月一共進口將近2億噸煤,比去年同期下降10%。但是今年8月中國的煤炭進口因為國內供應吃緊而增加了1/3。

彭博社(Bloomberg)引述不具名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國政府正在考慮提升工業用電的價格以緩解電荒。中國發改委星期三也表示,不反對電費在合理範圍內浮動以反映市場走向和成本變化。

中國最新這一輪電荒對中國製造商的衝擊究竟有多大,對中國今年經濟成長的影響究竟有多大,恐怕是很多人都很關心的議題。

路透社看到的中國一家大型科技產品製造公司的內部文件顯示,該公司在江蘇省崑山市一家工廠的日產量從本週早些時候起就已經因為限電被砍了一半。與此同時,該公司在廣東省佛山市的另一家工廠在9月中旬至下旬,只能在半夜至凌晨這段時間開工生產。該公司的內部文件稱這些新的供電限制是對製造商的“伏擊”。

東亞綠色和平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李碩呼籲中國改革其能源產業以實現價格浮動和供電穩定。

路透社引述李碩的話說,“這次電荒具有重大的經濟和政治含義。但是話要說明白,(電荒的)根本原因是高企的煤價而不是氣候政策。”

“電荒如果能說明什麼問題的話,那就是它表明了擺脫煤炭的重要性,表明煤炭這個被視為能源安全代名詞的能源其實完全不安全,”李碩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