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輸出習近平思想 “戰狼”、“統戰”兩手抓


塞爾維亞一名戴著口罩的男子走過貝爾格萊德街頭樹立的感謝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廣告牌旁。 (2020年4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4 0:00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謀求在全球擴大其影響力和話語權。中共利用其日益強大的國力、經濟發展和軍事能力,一方面對西方民主國家採取針鋒相對、咄咄逼人的手法,另一方面對以發展中國家為主的其他國家和政黨則採取拉攏和利誘的策略,通過不遺餘力地輸出習近平思想,培養和扶植在海外的代理人,以此來擴大和強化其國際地位。

自從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2年底掌權以來,中共在外交上採取的強硬策略越來越顯露出來。

“鬥爭精神” 和“戰狼外交”

路透社日前報道說,兩名中國外交官證實,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去年曾親自要求中國的外交官必須採取立場強硬的“鬥爭精神”,應對中美關係惡化等國際挑戰。

中國外交部貫徹和執行習近平的“鬥爭精神”,在國際關係事務中採取強硬、針鋒相對的策略。這種咄咄逼人的做法被西方國家冠以“戰狼外交”。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引導新任發言人趙立堅走入例行記者會會場。 (2020年2月24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引導新任發言人趙立堅走入例行記者會會場。 (2020年2月24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2月10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引用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話說,“面對霸權霸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華春瑩還說,為了維護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國家榮譽與尊嚴,國際公平與正義,“就做'戰狼'又何妨?”華春瑩此語展露出中國對西方民主國家咄咄逼人的“戰狼”態度。

中國在以強悍和咄咄逼人的“戰狼”態度應對西方國家批評和施壓的同時,另一方面利用各種場合,廣邀世界各國政黨與會的機會,向他們大力宣揚和推崇,輸出和灌輸習近平思想,謀求以此培養和扶植這些國家和政黨官員未來可能成為中共在海外的代理人。

按照中共自己的話說,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中聯部)就是配合中國外交部,貫徹習近平“關於黨的對外工作重要思想,求真務實,積極開拓黨的對外工作新局面”的主要部門。

伺機輸出“中國模式”

中聯部的網站上說,中聯部服務中國總體外交佈局,“抓政黨”、“抓調研”、“抓人脈”、“抓形象”,目前已經與1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600多個政黨和政治組織建立了不同形式的關係,通過高層往來、論壇對話、工作訪問等,深入開展黨際交流與合作,全面介紹中共的執政理念和政策主張,“講好中國故事,傳遞中國聲音” 。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平壤會見到訪的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 (2018年4月15日)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平壤會見到訪的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 (2018年4月15日)

今年10月12日,中聯部長宋濤在福州“擺脫貧困與政黨的責任”國際理論研討會上,極力宣揚習近平提出的“脫貧攻堅,加強(黨的)領導是根本”的理念,向與會代表輸出習近平“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成功政治模式”。

新華社的報道稱,100多個國家的大約400名政黨、駐華使節、國際機構駐華代表、發展中國家媒體駐華代表、智庫學者等通過線上和線下方式參加了這次會議。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日前發文稱,中聯部在組織外國政黨人員來華學習和參加培訓課程中,雖然不直接宣揚中共專制制度的好處,但卻強調中央集權領導的優點,希望他們向中共學習。

儘管中共口口聲聲表示不會向別國“輸出”中國模式,不會要求別國“複製”中國的做法,但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早在2017年12月1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上,向與會者宣揚他提出的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稱中國的發展模式為其他國家提供了“新選項”、中國模式有助解決人類問題。習近平還承諾,未來5年要向世界各國政黨提供1.5萬名來中國交流的機會。

在12月3日的閉幕大會上,中國提出了一項“北京倡議”,強調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的重要貢獻,號召各國政黨要引領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中共夥伴關係的推動者。

對兩個權力板塊的滲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幕式的記者會上講話。 (2019年4月27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幕式的記者會上講話。 (2019年4月27日)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長期以來,中共一直在兩個權力板塊擴大其影響力。他說,面對西方民主國家對中國在人權、民主和市場經濟等方面施加的壓力,中國從其極權統治的意識形態出發,採取強硬的對抗態度。與此同時,中共利用其在亞歐大陸、金磚五國,以及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地位,在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擴大其影響力,抵制西方國家的壓力。

夏明說,中聯部配合中國外交部的“戰狼外交”,利用其在資金,傳媒等方面的優勢,對各國政黨進行思想和宣傳培訓。

他說:“所以,在國家層面,中國作為一個新興國家,一個崛起大國,面對老的超級大國的霸權地位,採取戰狼式的外交。對第三世界國家,中國已經在那裡滲透得很多。但是中國要培植其在這些國家喜歡的政權的話,當然要通過滲透選舉,滲透輿論,扶植其喜歡的政黨。”

實施統戰和培植代理人

中共在全球各國培植其代理人從來沒有間斷。早在上世紀50年代,中共就在東南亞等一些國家支持當地的游擊隊和左翼政黨,對這些國家的政權形成威脅和顛覆,因此也招致這些國家的反華和排華。

夏明教授說,中共在政黨體制下,大搞統戰外交,這種做法沿襲了前中共領袖毛澤東當年“依靠亞非拉,對抗蘇美兩霸”的外交策略。

1970和80年代,中共出錢讓第三世界,尤其是非洲國家的留學生到中國的高等院校學習。這些在當地國家有背景和權勢的留學生學成之後,很多成為這些國家的高官或外交官。

夏明教授說,這些年來,中共不僅繼續培養第三世界國家的留學生,做“長線的投資”,還通過所謂的政黨交流方式,讓外國政黨的受訓人員進入中共的黨校,接受短期的培訓,希望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夏明說:“作為中國政府來說,他們當然有各級黨校這些'閒置'的資源,中共要在全球打開外交空間,當然要尋找他們的代理人。中國尋找代理人的方式實在是太多了,這只是其中一種。所以,有許多在中國培養的人,儘管他們不一定會成為共產黨的代理人,但是對於中國政府來說,他們至少不反華,可能會成為'熊貓擁抱派',更能理解中國,給中國面子,或更了解中國國情。這恐怕是中國最起碼的底線要求。”

越咄咄逼人 越受到抵制

夏明教授指出,中共輸出習近平思想,培養和扶植未來可能成為中共代理人或親中的外國政治家的做法,在可能招募到更多代理人的同時,也可能會讓更多的人感覺到中共的進攻行為和惡意。

他說:“所以,這種情況對於中共整個外交來說,恐怕是一把雙刃劍。在中國越是進攻時,外界對中共的抵制就越強。”

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戰狼外交”,對中共利用統戰和媒介來輸出習近平思想,推銷“中國模式”給予了堅決的抵制。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2月4日宣布,美國將終止5項被偽裝成“文化交流”的美中交流計劃。蓬佩奧說,這些計劃被北京當局做為大外宣的工具,參與者大多是中國官員,而非一般老百姓。他說,這些計劃由中國當局全額資助和統籌,已經成為北京軟實力的宣傳工具。

與毛澤東時代如出一轍

美國的專欄作家和評論人士章家敦說, 中共定下基調,動員大量人力和資源,協調一致宣傳和推動北京的模式,目的是攻擊美國等民主國家。

他說:“他們設法要做的是宣揚他們的敘事,即他們的政體優於我們的政體。最近,他們試圖利用新冠病毒疫情說事。每天在國營和中共媒體上吹捧中國對新冠病毒所做的應對措施,指出美國和其他國家在疫情應對方面做得如何不好。他們沒完沒了地,連篇累牘地進行著各種宣傳。”

章家敦還指出,中共宣傳和輸出習近平思想和理念的手法,與當年毛澤東時代中共輸出毛澤東思想,如出一轍,但在21世紀的互聯網時代,中國國力比當年毛澤東時代更強大,對外宣傳的手法也更趨複雜。

他說:“中國目前的宣傳更加複雜多變,中國有更多的手段宣傳其敘事,但從本質上說,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在世界範圍內宣傳中國統治的理念。他們只是用不同的詞語表達而已。現在他們有更多的資源去這麼做。毛澤東當年在西方沒有那麼多的關係,但習近平現在有。因此,他們在利用每個場合宣傳他們的敘事。”

專家:美國必須反制中共挑戰

資料照:中國問題評論家章家敦
資料照:中國問題評論家章家敦

章家敦承認,中共利用各種場合,各種手段輸出習近平思想,宣傳中國的治國理念,比較有效地拉攏了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和政黨,也鞏固了中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地位。

有鑑於此,他說,美國應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要每天不遺餘力地宣傳美國的敘事,削弱中共的影響力。

他說:“我認為,反制中共宣傳的一個方式,就是切斷同北京的關係,讓北京不具有這些資源擴大其宣傳,也沒有資源發展軍力,或研發技術,或做其他事情。”

章家敦說,中國在打破國際慣例和常規,以輸出習近平思想和理念來培植中共的代理人,在擴大和鞏固中共在國際上影響力的同時,試圖推翻現有的國際秩序和體系。因此,對於中共實實在在存在的威脅和挑戰,美國必須反制中共對美國構成的挑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