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山東黃金”拿下加納金礦 中國搶佔未來數字經濟原材料制高點


金條(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1 0:00

中國國企山東黃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黃金”)在平安夜晚間正式宣布,其境外全資子公司山東黃金(香港)已成功收購澳大利亞卡蒂諾資源公司(Cardinal Resources Ltd.)。此舉意味著山東黃金已把卡蒂諾位於加納的納姆迪尼(Namdini)金礦項目納入囊中。

而就在3天前(12月22日),山東黃金收購加拿大北極地區一個金礦的提議被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

不過山東黃金收購卡蒂諾的過程也完全不輕鬆。它與俄羅斯黃金巨頭Nordgold打了9個多月的競價拉鋸站,並在達成交易前夕受到來自俄羅斯-阿聯酋合資公司Dongshan投資的競價挑戰,差點成果不保。

中俄競購大戰

今年10月19日,山東黃金在與Nordgold數回合競價後拋出其“最終最佳報價”。公司聲明表示,“若無更高的競價,1.0澳元/股將是(本方)最佳也是最終報價。” 此報價已比山東黃金的首次報價高出一倍多。

結果Nordgold出狠招,將自己的報價提至與山東黃金一樣的價格。由於這不是“更高的競價”,山東黃金沒法再通過提價以獲得優勢,所以Nordgold守住陣地,局面陷入僵局。

卡蒂諾隨即以收購進程陷入僵局為由,要求澳大利亞收購委員會批准山東黃金可以不受“最終最優報價”這句話的限制,繼續競價。但要求被否決,僵局持續。

11月24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加納礦業公司以1.05澳元/股的報價為正頭疼的卡蒂諾打破僵局。但隨著山東黃金和Nordgold也都把報價抬至1.05澳元/股,僵局再現。

本週二(12月22日),在山東黃金將要約價格提至1.075澳元/股後,Nordgold於本週四正式宣布結束競價,將自己28%的股份賣給山東黃金。 Nordgold表示,綜合考慮礦山開發的風險因素和對回報率的要求,1.075澳元/股的價格已超出他們對該項目的價格承受範圍。

由於Nordgold的退出,在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平安夜關閉前,山東黃金向澳交所聲明自己已經持有“卡蒂諾全部股份超過50%的相關權益”。

在Nordgold舉白旗後,俄羅斯與阿聯酋的合資公司Dongshan投資在平安夜當天向卡蒂諾發出不具約束性的指示性要約,表達以1.2澳元/股收購的意向。不過由於Dongshan的報價條件之一是持有卡蒂諾50%以上的股份,這已不再可能。 《澳大利亞財經評論》表示,理論上Dongshan可以嘗試繼續跟山東黃金談判這筆交易,但考慮到山東黃金費如此大周折才贏下卡蒂諾,“他們放棄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的可能極小。”

“搶金大戰”背後的考量

四家公司如此競購金礦公司,不難看出如今的淘金熱度。

在全球疫情衝擊和持續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下,全球經濟的不穩定性增加,因此作為典型避險資產的黃金在2020年保持牛市勢頭,價格繼續大漲。今年7月,黃金價格一度達到1800.5美元/盎司,是自2012年以來首次超過1800美元/盎司。而與此同時,全球礦業公司持有的地下黃金儲量不斷下滑,加之金礦勘探成本高、風險大,大型黃金生產商更傾向於收購初級採礦和勘探公司來實現產能。

所以山東黃金今年兩次出手,除了瞄準卡蒂諾正在開發的加納金礦外,也試圖收購加拿大金礦商特麥克公司(TMAC)以得手北極地區的金礦。不過該筆交易沒有通過加拿大政府的外資併購審查,於本週二被加拿大政府正式否決。加政府2009年出台《關於投資的國家安全審查條例》,對任何事關國家安全的敏感產業的外資併購實施審查。

據彭博社和《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報道,加拿大一些安全官員和專家指出,因其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的關鍵地理位置和豐富的礦產資源,北極地區近年來已成西方和中俄爭奪的新區域,戰略意義正不斷上升。

此外,隨著加中兩國關係的不斷緊張,減少中國投資正漸漸成為加拿大政府的政策風向。

前加拿大外交部東亞局局長、阿爾伯塔大學中國學院院長侯秉東(Gordon Houlden)在接受《澳大利亞財經評論》時表示,加拿大政府拒絕這筆收購是加拿大減少中國投資這一總體政策趨勢的實際體現。

相比國家安全因素,侯秉東認為,中國至今仍拘禁加拿大“兩個邁克爾”(康明凱和邁克爾·斯帕弗)所引發的公眾憤怒更可能是政府決定阻止這筆交易的因素。

不過,或許是因為卡蒂諾的關鍵金礦項目都地處加納,儘管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也日趨緊張,貿易領域更是摩擦不斷,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於今年8月底就批准山東黃金對卡蒂諾的併購提議。

而四家公司的爭搶主要是聚焦在卡蒂諾在加納的納姆迪尼金礦項目。今年7月,加納政府批准授予卡蒂諾對納姆迪尼金礦項目的採礦許可。根據卡蒂諾去年10月發布的項目可行性報告,該礦有510萬盎司(約145噸)金礦石儲量,第一年大概能產出42萬盎司(約12噸)公斤黃金。就以平安夜當天1880美金/盎司的金價來看,該金礦將是當之無愧的“現金奶牛”。

中國的長期戰略:全球採礦,搶佔未來

其實,中國企業對金礦的如此執著只是中國礦產戰略佈局的小縮影。

在全球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大背景下,還有其他一系列比金礦更具戰略價值的礦產。據分析報告顯示,中國對關鍵礦物的戰略性部署比世界大部分國家早了10年。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2019年發布題為《開採未來:中國將如何主導下一波工業革命》的研究報告,開篇就指出,相比5G問題上的爭吵,“人們很少注意到一個很可能對世界未來的經濟和安全更為重要的問題:中國控制支撐數字經濟所需的原材料。”

報告發現,電動汽車、太陽能板、智能手機、風力發電機、衛星和半導體行業這幾大新興製造業所需的關鍵原材料,中國幾乎已經全部通過各種方式搶佔相應礦產的控制優勢。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就是鈷礦。本月2號發表於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的一篇題為“美國是如何在一場關鍵搶礦競賽中被中國甩在身後”的文章就特別分析了中國對鈷礦資源的率先搶佔。

從智能手機到電動汽車,從飛機引擎到磁鐵,鈷被廣泛應用於日常商品和軍工製造。電子時代最具革命性的鋰電池中最不可或缺的成分就是鈷。 2018年,美國內政部將鈷礦列為對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至關重要的幾種礦物之一。在美國地質調查局評估的50種礦物中,鈷礦也被列為面臨供應鏈風險最高的礦物之一。

文章指出,剛果是全球最大的鈷礦石出口國,已探明的陸地鈷礦儲量佔全球的49%,而剛果40%到50%的鈷礦石生產被中國公司所有。

文章認為,對鈷礦的控制上,中國的“國家主導”型產業政策起了很大作用。中國政府2007年的一筆價值6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換礦產”交易中,其中一部分就是中國以道路、高速公路和醫院等建設項目換取剛果一座大型鈷礦的採礦權。

另外也有分析認為,受疫情影響,目前許多海外礦場因勞動力緊缺而不得不停產或關閉,出售礦場套現成了很多礦場的選擇;與此同時,隨著中國經濟從疫情中逐漸復蘇,中國企業全球收購礦場的熱度恐怕只增不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