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依法帶娃,中國家庭教育從“家事”上升到“國事”


資料照:中國上海一所小學的學生們在新學期第一天舉行的升旗儀式上敬禮。 (2018年2月23日)
依法帶娃,中國家庭教育從“家事”上升到“國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7 0:00

2022年1月1日,《中國家庭教育促進法》開始正式實施。促進法倡導“依法帶娃”,要求家長在家庭教育中負起“親自養育”的責任,呼籲學校減輕青少年學業負擔,指導家庭教育機構在必要的時候對不合格家長進行訓誡和批評教育。但是,該法法律細節模糊,而且不具法律意義上的強制約束力。分析人士指出,新法體現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改造社會和推行道德運動的企圖。

中國《家庭教育促進法》元旦開始正式實施

2022年1月1日,《中國家庭教育促進法》開始正式實施。在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為此製作的一檔節目中,主持人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是繼《教育法》、《義務教育法》和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後,又一部教育領域的重磅法規,也是中國首次就家庭教育進行專門立法。”

如主持人所言,中國關於教育的法律法規,已經範圍甚廣,涵蓋教育領域各方面。此次出台新的家庭教育法,意圖在於“促進”家庭教育,進行“指引”和“賦能”。對於“不合格”的家長,除了“訓誡”和“輔導”,幾乎不涉及任何懲罰措施。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

位於美國的“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認為,頒布新的《家庭教育促進法》,是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想在中國推行一種新的社會和新的文化運動的一部分。

他對美國之音說:“青少年的教育,在世界各國都是一個非常非常棘手的問題。其中一個部分就是父母的責任。父母到底在青少年的行為中,教育中起多大的作用,扮演什麼角色,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在任何國家都沒有一個完美的解決。”

長期研究中國教育問題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告訴美國之音:“家庭教育促進法已經實施,明確家長要‘依法帶娃’。但是從整體的法律的落實情況來看,確實有可能出現家庭教育促進法只是一個倡導,而不是帶有剛性約束的這樣一個問題。”

“雙減”正式入法,幾家歡樂幾家愁

21世紀研究院院長熊丙奇 (照片由本人提供)
21世紀研究院院長熊丙奇 (照片由本人提供)

《家庭教育促進法》第三章第二十六條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加強監督管理,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暢通學校家庭溝通渠道,推進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相互配合。這是今年夏天以來,中國政府為了重拳出擊課外培訓行業製定的“雙減”新規之後,該政策被正式寫入法律條文。

“雙減”政策已經持續半年多,中國政府明確各地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所有K12(學前至高中)教育輔導企業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線上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大批培訓機構倒閉裁員,但這並未緩解中國家長的“雞娃”焦慮。

“非常焦慮,經常焦慮。不是一直這樣,但是時不時的會焦慮。尤其現在快期末考試了,焦慮感就又開始了”,家住北京市海淀區的趙女士這樣告訴美國之音。

趙女士的女兒今年初中一年級,平時成績還不錯。女兒學校的數學課根據學生的成績分為三檔:“數1”,“數2”和“數3”。趙女士的女兒數學學得還不錯,被分到“考試壓軸題能答出來” 的“數3”,也就是學得最好的那個檔次。

“當然這其實也是好,是為了因材施教,能讓老師在課堂上充分的(教學),別讓有的同學餓著,有的同學吃不飽。但是他們這種還是讓人有點壓力”,趙女士坦言:“而且現在這種壓力,焦慮也是,咱們不是好多地方中考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分界線),可能有50%都上不了普通高中,讓你上不了大學。大家都在討論這事,對未來的這種擔憂。我不知道女兒如果不上大學能做什麼。所以好像上大學還是我心目中她應該走的路。所以就得不停的督促孩子,成為一個被孩子討厭的媽媽。”

趙女士告訴美國之音,雙減政策下來之後,總的來說補課的人確實更少了,但是對於一些不把孩子送入頂尖大學不死心的家長們來說,“偷偷攢小班”成了他們的解決方法。以前是五六個孩子攢一個小班補習,現在變成了最多兩個人。一些家長手機裡存了之前補習老師的電話,私下溝通後繼續高價請老師給孩子上課。

“我覺得這些政策,法律,起初他的心我覺得肯定都是好的。但是就實施起來怎麼能做到就不知道了。而且經常在中國由於競爭還是變味兒了。”趙女士坦言,自己也還做不到完全讓孩子放飛。

她說:“所以我也有點焦慮,害怕我是一個不合格的媽媽。反正我周圍的家長也都挺焦慮的。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教育在中國就這麼複雜呢。我們也沒有辦法。一開始也說什麼‘我不在乎這個’,但是只要進入了這個系統,你慢慢的就不可能不在乎。”

另外一位家住北京市丰台區的李女士,兒子還沒到上小學的年紀,但是她對美國之音表示,不打算以後像其他家長那樣“雞娃”,而是看孩子自己適合做什麼。

她說:“雙減這個問題呢,當然我覺得是好的。我看周圍的人也是聊到說,現在孩子只能在小學完成作業,回家沒什麼太多的作業了,就還行吧。未來到底孩子做啥,無所謂。我覺得去職高或者去上大學都無所謂。如果他不是學習這塊料,你何必逼他呢。”

李女士不覺得兒子長大了當藍領工人是個問題,因為她覺得很多白領其實找工作也很困難,還不如有個養活自己的技能。作為80後,她覺得自己這輩人當年找工作還是相對容易的,但是形勢已經越來越困難。

她說:“我覺得下一代沒有這麼好的事情啦,哪那麼容易賺到錢啊,哪那麼容易創業啊什麼的。這很難的啊!現在年輕人他能賺多少錢啊?到最後不是還是得靠家裡買房子啊,或者怎麼樣。”

民眾對新法嗤之以鼻

在《三聯生活周刊》的新浪微博賬號下,1月2日發布的關於“依法帶娃”貼引來的2千多條評論,完全成了大型翻車現場。大部分網友嘲笑新法完全在說空話,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很多網友甚至表示,這種法令他們本來就低靡的生娃意願愈發的直線下降。

網友“sky_杜”說:“有什麼意義,都是一些大話、概念,沒有處罰規定”。另一位網友“餘味軒乾果”說:“現在的政策,是左一個,右一個,能真正深入基層調研完出台,適合老百姓的政策少之又少,永遠是屁股決定腦袋”。

在新浪微博央視網的賬號下,也有很多網友就此話題表示,和生育孩子相比,還是自己的幸福感更為重要。 “鋼筋薑餅人”留言說:“不婚不育比啥都安全,當社畜就夠累了,沒精力再結婚生孩子養孩子(處理)婆媳關係夫妻關係”。

另一位網友“小幽塚”說:“只要不結婚,婚姻法和教育法就管不到!不婚不育勸退。”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網友諷刺當今社會連《勞動法》都無法保證實施,996問題不解決的話,養育孩子已經是非常辛苦,不能苛求家長太多。

網友“切切切青椒絲”說:“企業以及單位能先做到帶娃員工彈性打卡嗎?上班和娃上學時間一樣,送了娃就沒法打卡,要打卡又要送娃就得拖著娃天濛濛亮就出門奔波。國家能落實一些政策到具體細節上嗎?”

熊丙奇評論說,家庭教育促進法的目的之一是用法律的方法來把之前的很多政策正規化:“限制遊戲時間、引導青少年理性追星、減輕學生的培訓負擔,在之前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中就已經有相關條款了。出台《家庭教育促進法》,是為了進一步落實家庭責任。”

他說:“要解決這個問題,可能是需要政府,社會從多個角度來使得這部法律具有更加剛性的促進作用。首先來看,促進法規定家長要親自養育,增強親自陪伴。但是要做到這點其實需要政府部門要創造家長、父母、監護人能夠親自養育、親自陪伴的環境。”

楊建利對美國之音說,既然毫無約束力,那《家庭教育促進法》就只是流於形式。 “這是個根本沒辦法執行的法律。所以他必須在一開始的那種目標中往後後退,到最後成了訓誡。這個訓誡就更不知道怎麼執行了。誰來訓誡?一個警察就比父母更懂得怎麼教育孩子嗎?這肯定不是。所以就使得這個法律很不像一個法律,沒法執行。”

楊建利認為,這部新法說到底是為了體現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推動新道德運動的目的:“我覺得他肯定是想用法律的方法來把他提的很多政策給正規化。再一個就是立法系統也在習近平的政策之下想急於表現。因為習近平很顯然要改造這個社會,有很大的企圖心。在製定法律,教育孩子方面他要有所表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