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整改科技業 富豪撒幣捐款求避禍?


北京的一處海康威視監視攝像頭旁飄揚的中國國旗。 (2019年10月8日)
中國整改科技業 富豪撒幣捐款求避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8 0:00


中國政府近2年來大舉整頓科技業,使得中國科技富豪面臨政府嚴厲的打壓。但在此困境下,包括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拚多多創辦人黃崢、小米創辦人雷軍、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等科技業巨擘卻不斷大手筆捐款做慈善。分析人士認為,科技富豪早已被中國當局盯上,因此,他們透過慈善捐款一方面順應當局的扶貧政策方向,另一方面也希望能避免被進一步審查的風險。

中國富豪大手筆慈善捐款風潮越來越盛行,其中,科技業富豪近兩年的捐款額更是超越其他行業,頗有向西方國家富豪急起直追之勢。

根據福布斯2021年中國慈善榜的統計資料,上榜的100位中國企業家現金捐款總額達人民幣245.1億元(美金36.8億元),比去年大增37%,是繼2011、2017、2018、2019、2020年後,總捐贈金額第6度突破人民幣100億元,也是首次突破人民幣200億元的大關。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資料照)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資料照)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去年以捐款人民幣32.3億元名列榜首,超越去年榜首中國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所捐出的人民幣30億元金額。福布斯中國指出,馬雲引領阿里巴巴集團,在積極參與新冠肺炎抗疫工作上做出貢獻。而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則以人民幣26億元捐款名列第3。

另外,胡潤研究院5月發布的2021胡潤慈善榜顯示,中國億級慈善家達到39人,為歷年來第二高。其中,拼多多創辦人黃崢去年捐出人民幣120億元,首次成為中國首善。而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則捐出人民幣5億元對抗新冠肺炎疫情,排行第8名。

中國富豪慈善捐款為利己

資料照:前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中國民主活動人士王丹 (由王丹提供)
資料照:前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中國民主活動人士王丹 (由王丹提供)

中國政府近兩年收緊科技業監管,使得科技富豪面臨前所未有的打壓。但面對當前的困境,富豪們卻仍然持續大灑幣做慈善,這慷慨善行的背後有沒有其他的政治考量呢?

前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中國民主活動人士王丹以電子郵件回覆美國之音採訪表示:“富豪願意捐款,不管怎麼說也是好事,值得鼓勵。但中國整體來講,還沒有形成有錢人做慈善事業的普遍習慣,在這種情況下,除少數情況,我認為大部分慈善行為都有其他的考慮。這一點與西方大不相同。”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陳建甫則告訴美國之音:

“西方慈善家的捐款是比較偏利他主義,覺得財富不要留給自己下一代,在這一代,他就希望把財富做有效應用,可能是研究也好,或者是教育工作也好,或是對社會改變一些的運動也好。(但)中國的慈善捐款是利己式的,過去巨富的基金會大概是以採購或藝文為主,比較熟悉的就是把故宮流落在海外文物買回來,現在可以直接講是避禍式的。”

中共劍指科技富豪財富

中共高層早就劍指中國富豪,並對他們所累積的巨額財富發出警示。

去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觀由清朝企業家張健所成立的博物館時,特別讚譽張健是一位愛國的民族建設者和慈善家,頗有以古喻今,暗示民營企業家要效仿的意味。今年3月,中共在批准第十四個“五年計劃”時,更大力鼓勵民營企業要參與社會公益和慈善事業。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研究員克立夫(Thomas Cliff)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當局似乎已把慈善作為財富“第三次分配”的工具,以改善民間收入和財富的分配格局。

克立夫說:“習近平希望民營企業主回饋社會。這背後的驅動原因包括降低中央財政負擔、減輕地方政府各項業務負擔。同時,也欲藉此促進社會和諧,減少社會動蕩的機會。”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多個部門持續收緊對科技業的整改行為。阿里巴巴的馬雲是遭到打壓最明顯的例子之一,他儘管風光地當上中國首富和第一大慈善家,卻因去年10月演講時,嚴詞批評中共的金融監管機構和製度後,從此自公共視線消失。關係企業螞蟻集團的上市計劃更是於去年年11月硬生生被當局臨時叫停。

科技業連番遭審查

中國對科技業的整頓自此雷厲風行。今年3月,中國網信辦與公安部門陸續約談小米、字節跳動、阿里巴巴、騰訊等多家企業。官方稱,相關業者近期未履行對語音社交軟件安全評估程序,也涉及“深度偽造”(deepfake)技術的應用。 4月底,小米與其他12家互聯網金融平台遭中國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聯合約談,也被要求整改,內容涉及壟斷、成立金融控股公司之申請、以及境外上市等行為。

資料照:中國騰訊創始人馬化騰
資料照:中國騰訊創始人馬化騰

在此氛圍下,騰訊創始人馬化騰4月承諾捐贈77億美元,以協助解決社會問題,幫助鄉村地區脫貧。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這捐款不單純,恐有向中共“交保護費,以求化險為夷”,因為騰訊近期屢遭約談,也可能跟其為滴滴出行的大股東之一有關。

滴滴六月底在美上市交易2天後,遭到中國當局高調審查,還要求其App下架。 7月10日,中國網信辦發布新規,要求超過100萬用戶的公司赴海外上市時,必須向相關機構申報。這等同敲響中國科技業海外上市的喪鐘。緊接著在7月16日,網信辦會同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聯合進駐滴滴,看在分析人士眼中,滴滴前景堪慮。

當局不斷整改科技業,富豪們持續掏腰包大捐善款。手機大廠小米董事長雷軍7月16日將他6.16億股的小米B類股份,平均捐給小米基金會和雷軍基金會,作公益用途。以小米當日收盤價28.25港元計算,捐贈價值達22億美元。

慈善捐款缺監督機制

中國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董事長雷軍
中國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董事長雷軍

雷軍捐股引發中國網友熱議。有的網友在微博貼文說:“捐給香港的同名雷軍慈善基金,網上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官網,看不見慈善用途明細,也不知道慈善基金做了哪些事情,韭菜真可憐,天天被人割還要大喊聖人。那麼多錢做慈善總要有結果吧。 ”

另有網友說:“美國拉著G7搞了全球最低稅率門坎,科技公司不再擁有避稅天堂。不久之後,註冊地址在避稅天堂某某島的中國科技巨頭開始通過捐贈,將股份從這些避稅天堂挪移到基金會有限公司。噓,不要聯想。”

王丹表示:“中國是一個信息封閉的社會,對於捐款的真實狀況、去向、使用的監督都都缺乏相應機制。尤其是這些捐款往往都要通過政府機關來發放,這大大影響了捐款的信譽。”

資料照:美團首席執行長王興在香港交易所為美團上市敲鐘。 (2018年9月20日)
資料照:美團首席執行長王興在香港交易所為美團上市敲鐘。 (2018年9月20日)

另外,餐飲外賣平台美團創辦人王興也宣布捐出價值逾20億美元持股給旗下的慈善基金會。而字節跳動首席執行官張一鳴則於5月20日宣布,辭去現職以投身教育慈善事業。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張一鳴先前曾被中共網絡安全和證券監管機構官員約談,之後字節跳動就無限期擱置了海外上市計劃。

針對科技富豪向旗下慈善基金會捐款行為,陳建甫認為,透露了民營企業家對中共的恐懼。他說:“中共的心態是,如果你今天不把你的利潤成立基金會,將來如果它(中共)覺得你違反它,你過去的這些利益可能都全部充公。那是富豪們所擔憂的,如果今天不做這件事情(捐款),可能未來保有基金會營運的可能都沒有。”

資料照:位於台北的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陳建甫 (照片提供:陳建甫)
資料照:位於台北的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陳建甫 (照片提供:陳建甫)

雖然是民營企業家成立的慈善基金會,但陳建甫教授說,中共會毫不忌憚地把手伸進去。

陳建甫說:“中共未來可能會對這個社會慈善事業的管理辦法會修訂的更加嚴格,而且會指名,希望企業往哪個方向去走。這個就是違反了成立慈善基金會原來的初衷,可能(未來)會有一些衝突,可是,中共大概不管這個衝突,他會希望這些基金會往他所想要的政策去執行。”

王丹則認為,政府不應介入企業捐款,一旦政治力介入,就喪失了善款的美意。他說:“因為介入本身就違法市場經濟原則。(中共)當局介入慈善事業,某種程度上講是展現政治對經濟的控制力的手段之一。這是一種軟性控制。”

財富累積和捐輸不成比例

從2021年胡潤慈善榜單可以觀察到,教育是企業家去年捐贈的第一去向,佔比從前年的31%增加到去年的39%。順應中國當局的扶貧政策,用於扶貧的捐款佔比則從前年的11%增加到24%,捐贈人數排名第三。不過,富豪慈善捐贈的成長率和其創造財富的速度,不成比例。前39名中國最慷慨慈善家的總捐款金額只佔百富榜前39大企業家總財富6.5兆元的0.5%。過去10年來,百富榜企業家的總財富大增5倍,但慈善榜捐贈過億的企業家人數只成長1倍。

專家說,未來中國富豪的慈善捐款會不會常態化有待觀察。

克里夫說:“科技公司以前慈善捐款占公司整體獲利是很小一部分。中國大企業主持續提高捐贈收入的百分比,有助於他們追上西方資本主義民主國家的企業捐贈統計數據。”

陳建甫則說:“短期中國富豪們會做避禍式基金會成立,那後來會不會像比爾蓋茲他們這樣的一個基金會每年都還會捐出部份盈餘?這可能要一點時間才可以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