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王全璋律師失蹤近1000天


2017年6月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右二)和他父母、姐姐在中國最高法院陳情被攔阻。 (李文足提供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1 0:00

2015年“709”人權律師被抓捕行動中,目前只有王全璋律師仍然與家屬失聯,辯護律師也沒有見到其本人,這種情況很快進入第1000天。王全璋家人心急如焚,擔心其安危。

千天失聯

709全國大抓捕行動中,王全璋律師被當局帶走。2016年初王全璋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羈押。不過,遲遲沒有開庭,期間家屬和律師一直未能與王全璋會面。截至4月5日,這種失聯狀態將進入第1000天。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4月2日晚對美國之音說,對丈夫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十分焦灼:“709到現在就剩王全璋一個人了,他被抓到今天已經997天。這個人被我們的政府帶走後,沒有給我們任何文書,一個說法,律師見不到他,他的狀態就是失蹤,他的生死就是不明,而且通訊權也沒有,我對他的生死不知”。

其人其事

維琪百科說,1976年2月出生的王全璋是山東五蓮人,在北京從事人權律師業務,經常代理敏感案件、維護弱勢群體利益。他曾為法輪功成員做過無罪辯護。2017年8月,王全璋入圍荷蘭2017人權捍衛者鬱金香獎。

2015年7月9日始,中國各地300多名律師、民間維權人士被當局以非常手段打壓,被抓捕、被失蹤、被監視居住、被約談警告。這就是709案。

為夫鳴冤

王全璋案久拖不決,音訊皆無,家屬無奈,狀告最高法院。報導說,3月16號,李文足第二十六次前往到最高法院告狀。也就是說,李文足幾乎每星期都去最高法院上訪。李文足現場被十多名法警阻攔,最終她連控告大廳都沒能進入。

報導援引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的話說,最高院的警察都認識李文足等人,胡佳曾陪同李文足前往最高法院,發現那裡的法警也很粗暴,不允許上訪人員使用手機,擔心上訪者錄音和拍照。

死活不知

維權人士李蔚對美國之音說,王全璋案的極不正常狀況表明,王全璋很可能拒絕與當局“配合”:“這種情況極不正常。依據我們的猜測,王全璋肯定是不認罪,而他做的事情是一名律師應該做的。在這種情況下,當局就無限期地延長對他的羈押。雖然把他起訴到法院已經一年多,但是不開庭,也不允許律師去會見,從而違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依法治國的原則”。

李蔚說,推動王全璋案解決的最好辦法就是加大輿論關注力度,敦促當局依法辦事。如果他有罪,趕緊審理判決。與此同時,他對王全璋是否健在存有疑問:“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不知道王全璋的生死狀況,近三年了,或者說兩年多,根本就不允許會見。最擔心是王全璋的身體狀況,他是否還活在人世,我們也不清楚”。

他還活著?

風傳媒援引709事件當事人,北京鋒銳律所實習律師李姝雲的話說,她曾在密不透風、充滿甲醛味的屋子裡被關六個月,9個月裡每天被管教、提審、辱駡,罰站16個小時,被限制在凳子上七天不得動彈,並被迫吃藥七個月,造成肌肉酸痛,精神低迷。

李文足對丈夫健在抱有信心,她說:“從我心裡感覺,我的丈夫依然活在世上,我希望他平安地回來和我們團聚。這是我的感受,但是從直接的現象來說,他就是生死不明”。

對當今中國司法界的黑暗,中共黨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也有意識。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網曾援引習近平2017年7月有關司法改革問題的“重要指示”:由於多種因素影響,司法活動中也存在一些司法不公、冤假錯案、司法腐敗以及金錢案、權力案、人情案等問題。這些問題如果不抓緊解決,就會嚴重影響全面依法治國進程,嚴重影響社會公平正義。

相關資訊

王全璋案久拖不決,網上王全璋等律師關注群中有輿論認為,人權律師圈兩年來遭受重創,與大家“團結聯合不夠,呼籲聲援太少,鬥爭策略方法欠妥”有關,呼籲總結經驗。

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日前在群組內發文說,經歷一千天後明白,呼喊時,會有99%的機會逃離厄運;閉口不言時,將會100%遭受欺淩和宰割。她說,權利遭踐踏後的呼喊是“本能的動作”。

採訪中發現,即使質疑中國現行司法制度,有輿論依然希望在目前法律框架下,儘快解決王全璋律師等人案件。

為瞭解王全璋律師案的情況,記者撥打北京石景山八角派出所電話,值班人員說,沒有聽說過這個人,不瞭解情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