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出國打工卻成偷渡客 五名中國工人將在馬來西亞受審


遭馬來西亞警方逮捕的五名中國工人 (照片來源:馬來西亞警方通告截圖)
出國打工卻成偷渡客 五名中國工人將在馬來西亞受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3 0:00

就在中國民眾放十一國慶長假合家歡聚時,在中國河南有五位妻子正為她們在馬來西亞被拘留的丈夫何時能歸來而憂心如焚。

“我們家現在就屬於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其中一位妻子告訴美國之音。 “他們回不來,我們的心一直在那吊著呢,” 她說。

他們的丈夫是五名在印尼打工的中國工人,在辭職後無法拿回被公司扣押護照的情況下,試圖通過偷渡馬來西亞、在那裡獲補發護照轉道回國。但入境即被馬國警方拘留,目前面臨非法入境指控。

馬來西亞警方9月19日發布的逮捕通告
馬來西亞警方9月19日發布的逮捕通告

9月19日,馬來西亞警方發布通告,9月18日晚11點30分在Sedili Kecil的一個海灘逮捕了15名來自印尼的非法入境者,其中5人為中國人。 “進一步調查的結果還發現,居住在印尼的5名中國公民打算通過馬來西亞入境路線返回其原籍國,即中國。” 該公告說。

五名中國工人是張強、張振傑、田明鑫、郭培陽、魏朋傑。他們都大約30歲左右,家住河南,今年3月下旬,他們到印尼“一帶一路”項目的江蘇德龍鎳業公司承包商榮成公司的德龍三期工程打工。

“本身他們去的時候就是被騙過去的。” 張強的妻子王蘭說。 “中介承諾每天給人民幣500元,工期6個月,每天工作9個小時,”王蘭說。

但等到了印尼、工作了兩個月要簽合同的時候,一切都變了。不僅生活費縮水了90%,還被告知6個月後他們將無法返回中國。

至今不知道護照究竟在哪裡

五名中國工人拒簽合同。 6月11日,他們告訴老闆決定辭職。故事到這裡,如果五名中國工人手中有自己的護照,他們應該就可以離開印尼回國。但他們不僅拿不到自己的護照,而且至今都不知道他們的護照究竟在哪裡。

“他們下完飛機以後就讓他們把護照放在(公司的)一個箱子裡邊,說需要給他們辦什麼來著,”張婭傑說,她的丈夫魏朋傑這樣告訴她。

“然後公司一號老闆(承包商榮成公司)就對他們說,需要7萬5,就讓你們回去。”王蘭說,這是張強他們決定辭職後要求回國時老闆對他們這樣說的。

“在籌錢的過程中,二號老闆(承包商泓泰公司)主動聯繫他們說,我有名額,5萬塊就可以了,他們動心了,跟著二號老闆去了二期(工程)。然後二號老闆說,現在機票貴了,5萬塊不夠,一個人再準備兩萬吧。然後,我們的人就說,就在本地找個工作幹吧。二號老闆說,這不可能,你們的名字在我名下,沒有公司敢收你。”王蘭說。

除了6月29日印尼移民局的官員到工地為他們辦理簽證延期,因為他們拿的都是旅遊或商務類簽證,只有3個月有效期,這些中國工人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護照。

沒有護照又想回國於是偷渡

五位工人沒有工作、沒有護照,“所以才迫使他們聽了當地蛇頭的話,偷渡到了馬來西亞,”王蘭說。

德龍公司一名前員工告訴美國之音,在拿不到自己護照的情況下,到馬來西亞中國大使館補辦護照是有成功先例的,“中國駐印尼大使館拒絕給他們補辦護照(因為大使館有公司員工的名單),然後他們就偷渡到馬來西亞,在馬來西亞那邊補辦護照,然後就補辦簽證,從馬來西亞那邊坐飛機回國了。”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德龍前員工說,馬來西亞那邊的確是比印尼更容易回去,“馬來西亞那邊只有兩家上規模的工廠,(印尼)這邊人太多了,為了限制人回去的話,就把標准定得非常嚴格,”

印尼是全世界紅土鎳礦儲量最高的國家。鎳礦不僅是不銹鋼的主要原料,更是新能源電動車電池製造商爭奪的資源。

2013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尼首次提出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之後,中印尼雙邊關係提升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投資成為雙邊經貿合作的重點。

據報道,中國有6家企業在印尼從事鎳礦開採、冶煉、軋鋼生產,其中規模最大的是青山集團和江蘇德龍鎳業有限公司。

美國之音記者在當地上班時間多次致電承包商榮成公司的法律代表,以及中國駐印尼大使館的新聞和政治辦公室,但是電話都無人接聽。

面臨罰款、監禁,甚至鞭打

目前代表五名中國工人的馬來西亞律師羅章武告訴美國之音,“根據馬來西亞移民法,假如被定罪的話會被罰款不超過一萬馬幣,或監禁不超過五年,或兩者兼施,甚至可以被鞭打不超過六次。”

羅章武律師說,他會爭取向馬來西亞警察署陳情對他們免於起訴,“因為根據我們了解,他們是在印尼護照被扣押,造成他們無證件地離開了印尼。”

不過,羅章武已經告訴五名中國工人家屬,馬來西亞移民局法庭定10月11日開庭審理他們的非法入境案。

“假如警察署還是要提控他的話,我們就要代表他們向法庭求情減刑,之後我們再安排他們申請回國證件,儘早讓他們遣返回國。”羅章武說。

張強的妻子王蘭說,週五,羅章武律師催促她們先交4000人民幣一個人,“交完4000後如果後期還需要他們幫忙,做檢測或買機票,買機票自費,但他提供方法,再交8000一個人,等於一個人是12000。”

五名中國工人自9月18日被拘留至今(10月1日)還未被允許與律師和家屬遠程視頻會面。

魏朋傑的妻子張婭傑說,她向律師提出跟丈夫視頻見面,律師只說去爭取,“爭取不到就只能等10月11日開庭。”

王蘭表示,她們已經向律師預付了5000元,但連視頻見面都不能保證,“我們覺得是接著用這個律師還是怎麼辦?很無奈。”

“我們家在農村,而且家庭條件也不是特別好,如果好的話也不會跑那麼遠打工,“張婭傑說。 “這個費用我確實挺吃力的。本身我從結完婚以後就沒出來上過班,因為我身體不好,我一直在家裡,一直都是他在賺錢,而且我還有兩個兒子,老大10歲,老二兩歲半,壓力比較大,這個錢確實比較高,”張婭傑說。

“我應該是5個裡邊最難的一個了,” 王蘭說。 “他們3月21日從家裡出國,5月初我媽肝昏迷,然後連著住了3個多月的院,中間我爸爸心髒病復發,也住院;我奶奶前天才出院,我是家裡獨生女,我現在有兩個女兒,大女兒8歲多,小女兒4歲多,我沒有學過護理,我是初中畢業,我自己給我奶奶扎針,我女兒問我,媽媽你怎麼哭了?我說沒關係,我是迷眼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王蘭說。

勞工組織:護照問題是海外工人被強迫勞動的根源

在紐約的中國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說,“沒有護照是這五個工人偷渡到馬來西亞,通過這樣危險的方式回到中國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李強說,中國在海外的公司通過扣押工人護照讓工人沒有自由離開公司,“護照就是造成海外工人被強迫勞動的根源。如果護照問題不解決,實際上中國勞工在海外被強迫勞動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中國《護照法》規定,護照是中國公民證明國籍和身份的證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非法扣押護照。”

“如果護照在個人手裡這種悲劇就不會發生了。”通過維權爭取到回國機會的德龍公司前員工陳海峰告訴美國之音。

“我只能說一句話吧,坑你的就是平時口口聲聲管你叫同胞的人,坑你最狠,”陳海峰說。 “打死我不出國了,打死我都不再出去了。”

“這次事情鬧得比較大,” 匿名的德龍公司前員工說。 “你要知道,他們可不是孟晚舟啊。”他補充。

獨立法律學者虞平說,對護照的管理和控制是兩個不同概念。控制護照“實際上是對人身安全、人身自由的一種控制。” 他認為,五位中國工人被迫偷渡遭拘留事件反映了“這些在海外做工的工人,他們並不具有人身自由。”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