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奧斯卡亞裔放異彩囊括三大獎項 趙婷感言“人之初性本善”


來自中國的趙婷2021年4月25日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5 0:00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亞裔大放異彩。華裔女導演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囊括最佳電影等三個主要獎項,趙婷更成為首位有色人種女性獲得最佳導演。有評論認為,只執導過三部劇情片的趙婷能獲得美國電影界廣泛認可,與她真心關注被遺忘的弱勢社群有關。演技獎項亞裔也取得突破,最佳女配角由南韓​一位殿堂級演員獲得,這也是該國演員首次獲得奧斯卡獎。以香港反修例風波為題材的短片雖然落敗,但仍然喚起外界對香港局勢的關注。

華裔女導演趙婷執導的“無依之地”(Nomadland,又譯《浪跡天地》,《游牧人生》)​4月25日奪得今屆奧斯卡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獎,是首位華人同時奪得這兩項奧斯卡大獎。

2021年4月25日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趙婷(中)與其最佳影片“無依之地”的其他獲獎人員在一起。
2021年4月25日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趙婷(中)與其最佳影片“無依之地”的其他獲獎人員在一起。

北京出生的趙婷上台致辭時,回憶小時候在中國大陸的成長經歷。她說:“'人之初,性本善',這(獎項)頒給所有擁有信念和勇氣,保持內心善良,保持對他人善良的人,無論要做到這點有多麼難。”她說,無論身處何方,總會發現人性的美德,希望與善良的人分享這次榮耀。

趙婷致辭激起網民反彈

趙婷以中文發言在微博引起了部分網民反彈。有人說,趙婷疑似已歸化美籍,即使在台上以中文發言,也不等於她是中國人。

趙婷早年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自己少年時期身處的中國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這讓她變得叛逆,也促使她離開中國。這番話曝光使中國官媒對她的態度出現一百八十度轉變。部分中國網民對於這些言論仍然耿耿於懷,有網友批評她“邊罵大陸邊賺錢,非常虛偽”。

“無依之地”是趙婷第三部作品,講述女主角失業後以旅行車為家、漂泊打工,遇上同樣背負著不同故事的人,飾演女主角的弗朗西斯.麥克多曼(Frances McDormand)憑細膩內斂的演出,第三度奪得奧斯卡影后。

趙婷對於四處游牧的這種經歷也並不陌生,她中學時期離開北京去英國倫敦留學,然後轉往美國完成學業,最初主修政治學,其後才學習電影製作。

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翁煌德 (翁煌德提供)
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翁煌德 (翁煌德提供)

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翁煌德向美國之音表示,坐上旅行車漂泊的遊民素來被美國主流社會遺忘,趙婷卻對他們付出關懷。

翁煌德說:“以往很少有人會去針對(關注)美國一些比較右派的白人,就他們的處境作出關照。美國那些傳統的,堅守保守價值,努力工作的白人群體,他們基本上是被忽略的,即使呈現在大銀幕上,他們都會被形容成一群好像很守舊,很傳統,很食古不化的人。很少人去面對他們,去了解他們到底去想什麼。到底他們為什麼會認為,我們要讓美國再次偉大呢?”

趙婷向遊民付出關懷

翁煌德認為,“無依之地”能打動觀眾,趙婷功不可沒。他說:“以往對這些群體都是用嘲諷的方式表示(表達),美國曾經有所謂的'企業造鎮'的文化,但是隨著產業外移等原因,原本這些認為自己生活可以很平淡過完一生的白人,頓失工作,必須離開家鄉,在幾乎沒有一技之長的情況下,去尋找其他工作,很多人就踏上流浪之路。而這些人都是一般主流好萊塢(電影)不會去看的人。趙婷確實用一種很詩意而具有同理心的角度去拍攝他們的故事,把他們的形像以及尊嚴放大到銀幕當中。”

趙婷是有史以來首位亞裔女性及第二位女性贏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殊榮。翁煌德表示,這對於在好萊塢從事電影幕後工作的女性是很大的鼓舞。

他說:“自從MeToo時代之後,所謂的女性權益在荷里活​的這個產業是獲得重視。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會員比例也發生了改變。女性會員大幅提升。也有一個政治正確的情形:你是女性導演,很多影展或者獎項會給你額外的關注和鼓勵。我們現在看到很多主流電影開始讓女性去發揮,而且我們看到很多女性導演的作品,一樣可以跟男性平起平坐,有非常賣座的成績。”

“無依之地”中國公映渺茫

趙婷為華裔女導演帶來奧斯卡“零的突破”,但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中國製片人方勵卻認為,這與“無依之地”能否在中國公映,根本是兩回事。

方勵說:“譬如說,審查的內容,還有這個導演本人。你要知道,奧斯卡只是民間一個獎而已,在我們看到是no big deal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獲獎不獲獎只是市場影響的事,它跟你的審查標準沒有關係,允不允許上片是(中國)國家電影局拍板的。”

方勵認為,電影創作者作為公眾人物要為言行負責。他說:“電影本來就是公眾的事,如果公眾輿論是負面的,肯定會受到影響,因為這是商業行為。一個導演,一個創作者,如果對這個國家不友好,那肯定會受到影響的。這個國家肯定不會讓你的電影進來的,百分之一百的。”

曾任職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作家和製片人杜斌(杜斌提供)
曾任職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作家和製片人杜斌(杜斌提供)

曾任職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作家和製片人杜斌則表示,中國觀眾能觀賞“無依之地”的機會相當渺茫。

杜斌說:“她的這部電影在中國上映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現在中國官方容不得任何異議聲音,儘管她(趙婷)對中國一些不同的聲音是幾年前的,但是被網友挖出來以後,官方還是比較介意的,因為它已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

趙婷創造奧斯卡歷史,但中國官媒週一併沒有報導趙婷獲獎的消息。主要門戶網站也沒有任何報導。早有消息傳出,中宣部下令低調報導,而包括自媒體發布的有關報導,也在社交網站被刪除。

杜斌說:“它保持沉默不代表要放她一條生路,恰恰是因為她的華裔身份,原因是她作為華裔,對於中國人來說,血緣和身份上是比較親近的,她發出的不同的聲音會讓普通中國人去思考一下,她說的是否準確。它進行這種封殺去警告其他華裔身份的人,對中國不要說三道四。”

“冷處理”反映官方留餘地

台灣影評人翁煌德卻相信,中國官方對趙婷留有餘地。他說:“如果中共真的要否定這個導演,一定要把她列為大逆不道,那應該還是會有一些批判的內容出來,但是我現在感覺是,中國大陸'冷處理'這件事情,既沒有批評,也沒有讚賞,保留一個可以溝通的狀況,畢竟趙婷現在已經成為國際性的,獲得奧斯卡獎等級的導演,等於說,她是一個有影響力的電影人。中國官方可能也還是會保留一個機會,說願意跟她重新建立關係,甚至和解。我覺得雙方都不想要完全決裂,畢竟趙婷也還是有家人在中國這邊。”

趙婷下一步作品是與“漫威”(Marvel)合作的超級英雄電影“永恆族”(The Eternals)。晉身奧斯卡最佳導演也使外界對趙婷這部最新作品有新的期待。

翁煌德認為,從目前情況開來,趙婷要修補裂痕,兩部片子要獲得中方官方認可,仍然存在很大變數。

這屆奧斯卡頒獎禮之所以受到兩岸三地矚目,除了因為趙婷是華裔之外,以香港2019年反修例風波為題材、由挪威導演執導的“不割席”入圍最佳紀錄短片是另一因素。

雖然“不割席”失落獎項,獲獎法國作品“COLETTE”的導演賈基諾卻不忘向香港示威者致敬。

賈基諾說:“香港的示威者並沒有被遺忘。”

亞裔人士獲得奧斯卡獎項並不罕見,但主要是導演和其他技術獎項。現年73歲從影超過半世紀的尹汝貞則開創了韓國影壇新篇章,在電影“米納里”(Minari)飾演到美國照顧孫子,打破傳統老人形象的韓國奶奶,使她以大熱姿態獲得最佳女配角,成為南韓​首位贏得奧斯卡的演員。

尹汝貞說:“我要感謝讓我外出工作的兩個兒子,親愛的兒子,這是媽媽努力工作的成果。”

這是1957年“櫻花戀”的日本女星梅木三吉後,時隔64年再有亞裔女演員拿下奧斯卡。值得一提的是,華裔演員以往也曾登上奧斯卡頒獎台。美籍柬埔寨華裔演員吳漢憑處女作“殺戮戰場”(The Killing Fields)曾在1985年獲得最佳男配角。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