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弗洛伊德謀殺案辯方:前警員執法手段並非單一致死原因


洛杉磯抗議者站在街邊一副巨大的弗洛伊德壁畫前面。

被控去年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謀殺喬治·弗洛伊德的前美國警察的審判接近尾聲,辯護律師將於週四針對案情提出更多抗辯證詞。

法官彼得·卡西爾表示,他預計辯方將在本週結束抗辯,最早在下週一就會安排結案陳訴。

目前還不知道德里克·肖萬(Derek Chauvin)是否會為自己的辯護作證。

一名辯方醫學專家週三作證說,弗洛伊德的心臟狀況和吸毒在他去年的死亡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肖萬的辯護人繼續試圖對檢方將警方視為造成弗洛伊德死亡之單一原因提出懷疑。

前馬里蘭州首席法醫和法醫病理專家大衛·法勒告訴陪審團,當弗洛伊德俯臥在大街上,肖萬通過用膝蓋壓住他的脖子來製服他時,弗洛伊德的血壓已經“失控”了。警員曾於去年5月25日逮捕弗洛伊德,懷疑他在便利店使用一張20美元的假鈔。

一名醫療技術人員本周作證說,46歲的黑人男子弗洛伊德,在導致他死亡的事件中,他的血壓非常高,高血壓達到216、低血壓則是160,法勒說,這“比我預期的高得多”。正常的血壓讀數落在高血壓120、低血壓80。

法勒說,弗洛伊德血液系統中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殘留,以及他可能從躺著的警車尾部吸入廢氣“一氧化碳”,也可能是導致他死亡的原因。

辯方律師埃里克·尼爾森正試圖削弱11天來檢方的證詞和證據,即在弗洛伊德死後被解僱、曾在明尼阿波利斯警隊工作19年的白人男子肖萬,在弗洛伊德反复喘息無法呼吸時,壓迫了弗洛伊德頸部的氣管,使其窒息。

檢方證人在早些時候的審判中多次表示,肖萬在約束弗洛伊德的方式上違反了他的警察訓練,他按住弗洛伊德超過9分鐘,甚至在弗洛伊德似乎已經停止呼吸後還在繼續。

弗洛伊德的死亡引發了美國國內外廣泛的反對警察虐待少數族裔的抗議活動,其中一些甚至上升成了暴力事件。

如果他真的出庭作證,肖萬還將接受檢方的盤問,問他為什麼在弗洛伊德已經被戴上手銬的情況下,還繼續把他按倒在人行道上。

肖萬對謀殺和過失殺人的指控不認罪,但如果罪名成立,可能會面臨多年的監禁。另外三名在拘留弗洛伊德過程中扮演不同角色的前警察正在等待此案的審判,但如果肖萬被無罪釋放,他們的指控可能會被撤銷。

週三早些時候,審判法官卡希爾拒絕了納爾遜要求撤銷對肖萬的起訴與將他還押的請求。

卡希爾說,他的職責是“在審判時,以對國家最有利的方式看待證據”。他補充說,陪審團有“相信某些”證人,而不相信其他證人的自由。

法勒的證詞是在警方強制力執行專家貝里布洛德於週二作證後所提出,法勒認為,肖萬將弗洛伊德按倒在地是“合理的”,這種策略不應該被認為是使用致命的武力。

布洛德是肖萬的關鍵證人,他曾在其他備受矚目的案件中,為被控虐待犯罪嫌疑人的警察作證,他說:“在辦公室裡,很容易坐在那裡對一名警官的行為進行判斷。但是要把自己放在一個警官的位置上,這才是困難的地方。”

當尼爾森問到他是否認為肖萬對弗洛伊德的約束相當於致命武力時,布洛德回答說:“這不是。”

布洛德稱前警官的行為“客觀上是合理的”。

在交叉質詢中,檢察官史蒂芬·施萊賀爾試圖削弱布洛德所做出的結論。

檢察官也讓布洛德承認,當弗洛伊德俯臥在大街上反复喘息“我不能呼吸了”時,肖萬有責任對弗洛伊德的狀況有“情境意識”,並停止對弗洛伊德的約束。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