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人看中國事:習近平繼續反腐的挑戰

  • 美國之音

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專門研究中國共產黨貪腐問題的學者魏德按(Andrew Wedeman)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參加研討會(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201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第一個五年任期即將結束,第二個任期即將開始,那麼,習近平任期內最為鮮明的反腐運動到底能走多遠? 期間,他又會遇到那些挑戰?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專門研究中國共產黨貪腐問題的學者魏德按(Andrew Wedeman)不久前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分享了自己的觀點。

反腐還會繼續,但高峰期已過

根據可查證的中國政府提供的資料,自四年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起反腐運動以來,將近100萬名中共官員被查辦。喬治亞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魏德按說,習近平的“反腐運動”看起來比其前任們發動的類似運動更持久、也更有力,到現在為止也看不出結束的跡象。他引用其他觀察人士的話說,其實,反腐並不是一場“運動”,而是現在中國的“新常態”。

魏德按同時表示,儘管如此, 反腐高峰期已經過去。他認為,這個高峰期出現在2014年12月到2015年3月期間,也就是“大老虎”落網較多的時候。自那以後,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公佈的被查辦的貪腐案件數量也在逐漸減少。

他的另外一個理由時,雖然在中共18屆六中全會上,習近平表示要繼續嚴厲打擊貪腐,但是,卻沒有出臺任何新的具體的反腐措施。例如,魏德按指出,中共甚至到現在也沒能推行官員財產公開機制。在今年3月的兩會上,官員財產公示制還是討論的熱點之一。

魏德按說,習近平的反腐舉措並沒有大幅度降低中國的腐敗現象,最多可以說,他將腐敗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反腐在中國官員中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害怕”。 由於反腐的開展,在中國,一度令人嚮往的“公務員”職位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具有吸引力。

反腐運動的挑戰之一、二:限制審批程式、高薪養廉?

由於腐敗在中共官員幹部中的普遍存在,魏德按說,習近平及其政治盟友王岐山的反腐正面臨四大挑戰。他說:第一,他們需要繼續限制行政審批程式,限制決策者的獨斷權,以減少腐敗的機會。在這個方面,魏德按說,美國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他說,你可以賄賂某位議員,但是如果你希望你的提議被國會通過,你仍然必須得到大多數議員的投票,所以,這樣一來,賄賂變得沒有太大意義。

第二,他需要縮小政府官員與私營部門成員的工資差距。魏德按說,雖然高薪不一定能養廉,但是,只要官員們的工資普遍很低,而同時他們又控制著有價資產,那麼,讓他們抵制誘惑就非常困難。

他甚至認為,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名義上的工資也太低。魏德按在威爾遜學者中心的研討會上說,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領導人,習近平的工資年薪不到2.5萬美元。靠這個收入,即使把全部工資都花在住房上,習近平可能付不起北京城裡一個舒適兩居室公寓的租金。

魏德按說:“他必須採取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這些人那麼容易接受賄賂的一個原因是他們從賄賂中收受的錢財要比他們正式的工資高的多。因此,你必須採取措施。……除非你採取措施,這不僅僅是誘惑的問題, 中國官員面臨壓力,中國父母希望他們的子女受到好的教育,去好的大學,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進哈佛、劍橋,希望他們獲得生活的機會, 而如果你能做的唯一的手段是從商人手裡接受錢財的話,這會是個問題。所以,你必須增加他們的工資。”

不過,他認為“高薪養廉”也有問題, 因為這看上去是獎勵了官員貪腐的行為。

挑戰之二:如何解決紅二代權錢重疊

魏德按說,如何解決權力與財富的重疊是習近平和王岐山要面臨的第三個挑戰,特別是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時候。他說,中共對這個問題一直在回避。

他說:“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造成的一個後果是給中國帶來了一小撮超級富豪的誕生。 他們是真實存在的一個階層,他們真的很有錢, 他們與共產黨的權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通過血緣和婚姻,與權力精英集合在一起。 你如何解決這些關係?對這些財富新貴,中國到底有什麼制度?”

魏德按說,2002年,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用“三個代表”將這些經濟新貴納入政治體系,但是,中國依然沒有一個操守體系來規定和規範權力與金錢的互動。這樣的一個結果導致了“腐敗文化”的滋生。他說,在經濟高速發展的時候,這樣的腐敗可能可以容忍,但是,隨著中國經濟增速變緩,如果再不制定操守來規範精英的行動,這樣的腐敗文化最終會拖累經濟的發展。

魏德按提到,美國也沒有完全擺脫權力與金錢的關係,但是,美國人似乎知道底線在哪裡,但在中國,這種底線是不存在的。他說,美國的選舉中政治捐獻,其實也是用金錢來購買權力和影響力,雖然這是合法的。與魏德按一起參加威爾遜學者中心這場有關習近平反腐討論的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指出,雖然美國的政治捐獻存在“錢和權”交易,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美國整個聯邦公務員體系還是比較清廉的。

挑戰之三: 赦免貪官?

魏德按說,習近平和王岐山應該制定某種“赦免”機制,對貪腐官員“既往不咎”。這是習、王的第四個挑戰。魏德按說,在這裡“赦免”的意思是說,允許腐敗官員幹部與過去告別,在處理新的政務中“少些腐敗”。他說:如果腐敗已經成為中國官場中無處不在的病狀 ,那麼,繼續無差別地積極反腐可能會對“黨國”( party state) 造成嚴重影響,並可能動搖中共的政治體系的上部結構, 因為習近平不可能會查辦所有官員。

已經有不少的報導說,習近平反腐以來,對官員造成了不少的影響。有不少的官員擔心被調查而不作為,另外,因為沒有賄賂沒有利益可圖,也讓他們缺乏任何行動的動力。曾經有報導引述一名中共官員的話說,“如果我們做事,我們就會暴露在各種各樣的風險之下,包括政治風險。”

魏德按說,在已經成功地將將近200只“大老虎”和數千隻中等的“山貓”以及數十萬“小蒼蠅”收入囊中後,習近平和王岐山可以考慮如何宣佈勝利, 把現在的反腐變成真的新常態。在加強反腐工作的同時,也不影響黨和國家的正常運作。

魏德按認為,中國有一種貪腐的文化,這種文化在被查辦的貪官的認罪記錄中就有體現。比如,大家都認為貪腐是所有官員都在做的“骯髒的小秘密”。很多人說,如果你不接受賄賂,你就侮辱了受賄的人,或是你不受賄,你就會感到來自同僚的壓力等。

習近平反腐並非完全針對政治對手

習近平反腐成效顯著,但是很多人認為,這不過是他打擊政治對手的一個手段,但是美國學者魏德按卻不這麼認為。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我想他應該是希望借助反腐達到多重目的。從某個層面上來說,除掉自己的政治對手確實非常有用。 重要的是你要看,他打擊的是真實存在的問題,還是一種政治迫害? 你可以看到,與其說周永康是某個對立派別的領導人,不如說他是強盜團夥的頭目。習近平把他拿下有助於鞏固自己的地位,讓自己獲得更大的政治地位,這也是反腐運動的更大作用。”

他說, 如果習近平必須要向公眾展示他的決心和能力,他必須除掉“大老虎”, 除掉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他說,從打擊政治對手,消除對立的政治派別的角度來說,習近平並不是在消除不同的政治派別。第二,那些被他打倒的人,“他們要麼和大人物有聯繫,要麼自己真的涉及了犯罪行動”。

不過,魏德按也提到,除非習近平自己的圈子裡有人因為貪腐被追查,否則習近平也很難洗去借反腐消除異己的看法。

任何政治體制都有腐敗,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對於如何解決總過的貪腐問題,魏德按並沒有答案。他認為,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只有解決問題的進程。

他說:“沒有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也沒有辦法完全消除腐敗。世界上每一個政治體制都有腐敗,只是程度和種類不同而已。”

他說,中國因為經濟增長,因為新的巨大的財富,才出現大的腐敗問題,而且中國也不是腐敗問題最糟糕的國家。根據透明國際世界清廉指數的排名,2016年,中國的清廉指數在168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在第83位。

他說,唯一的辦法是繼續努力、繼續調查、繼續起訴。改善監督機制、加強立法、加強國際合作等都是可以的選項。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