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門議員:澳門人對民主和普選的訴求不如港人強烈


澳門大學外景。(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5 0:00

在香港反修例抗爭自6月9日持續了半年多之際,中共領導人習近平12月18日赴澳門,出席20日的澳門回歸20週年暨新特首就職典禮,並宣布一系列新措施,希望依賴賭業的澳門經濟向多元化發展,以成為金融中心。

有澳門官員稱,北京的舉措是獎勵澳門沒有出現反政府抗議活動。北京稱澳門是執行“一國兩制”的“聽話”典範,讚揚澳門有“一國”意識,認同中央全面管治權,完成基本法第23條公安條例的立法,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在《立法會選舉法》中增加“防獨”條款,完成《國歌法》本地立法等等。

那麼,澳門人對港人半年來的街頭抗爭有哪些看法?對民主和自由有什麼追求呢?

記者近期赴澳門採訪,到處都是節日的裝飾及忙碌平和的氣氛。記者來到澳門兩位資深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位於黑沙環的辦事處,見到了區錦新議員。在談到香港半年來的反修例抗爭及五大訴求時,區議員區錦新直截了當地點出他對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根結的看法。

區錦新說:“香港回歸以後,從一個國際大都市下降到一個中國大城市,產生了很多問題,也在'一國兩制'中有很多衝突和磨合。最關鍵的地方是香港人希望很多問題可能透過民主普選解決。因為民主普選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要'港人治港',就是由港人選出自己的政府和立法會,才能體現'港人治港'。否則就是一個新'殖民地'統治。對他們來講,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問題如何解決,磨合,都可以慢慢來處理。”

區錦新:對民主訴求不強烈

區錦新表示,香港基本法寫明要最終達至普選,而澳門基本法則沒有。雖然澳門人也希望有普選,但訴求遠不如港人強烈,更不會通過示威遊行去爭取。

他說:“你問澳門人要不要普選?經過特區20年的管治,也覺得存在很多問題。如果有普選,好一點。但是問題是,要爭取普選,澳門人還沒有願意走出來。這時候面對香港人用勇武抗爭、暴力抗爭去爭取普選,澳門人可能就覺得接受不了。所以,澳門的整個氛圍就是比較針對反對這種暴力爭取的,不太認同這個暴力爭取。變成我們說的澳門很多的藍絲。”

左派團體被指控制社會

區錦新分析,澳門人與港人在社會意識、公民社會的進步等方面有巨大落差,尤其是左派親共團體自上世紀60年代中便全面控制社會。

區錦新說:“澳門有人說,1966年12.3事件,當時澳葡當局在民眾反抗下,解放軍在外觀望,澳門政府認錯,低頭認罪,簽了悔過書,同意把所有親台灣的勢力全部趕走。天主教會原來比較有一定的勢力,但經過事件受到衝突後,維持非政治化,政治問題不聞不問。就變成整個民間社會被親北京系統的團體壟斷。所以當時有人說,澳門已經是半個'解放區'。”

區錦新表示,澳葡當局管治水平遠不如英國在香港,因此,澳門人是盼著回歸,不像香港社會普遍懷念港英時代。

他說:“加上澳葡的管治比較差,不如香港,英國人管治得比較有效。所以,英國人97年要離開香港,許多人捨不得,很擔心回歸以後未來會怎樣,對英國有很深的感情。澳門相反。澳葡管治比較差,很多人就已經這樣差了,回歸只會好不會差。香港對英國人走很惋惜,澳門人是歡迎解放軍入城的。”

澳門人對普選的態度

區錦新分析說,澳門人對民主訴求不強烈,不爭普選,與香港人的一個關鍵的心態差異在於,港人是堅持爭取北京在基本法中的普選承諾,澳門人則接受沒有普選。

區錦新說:“香港人這20多年就不斷爭取中央這個承諾的落實。在澳門,澳門基本法沒有寫普選。我們是照抄香港基本法,但是'最終達至普選'這句話沒有抄。所以也可以理解成中央沒有在基本法承諾澳門人有普選。”

區錦新進一步表示,澳門人不僅接受沒有普選承諾,而且加上地方小,自治能力差,而且認為“一國兩制”超出了他們最初的期待。

一國兩制超澳人期望

區錦新說:“澳門呢,一直以來都沒有承諾你普選。再加上澳門本身是個小城市,本身的管治、自治能力也不足,你給我'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澳人治澳'對澳門人已經是超出期望了。所以變成澳門人比較接受這個模式。再加上20年來博彩業開放,自由行的政策,讓經濟高速發展,政府手上有錢,也做了很多的社會福利呀,派錢,在沒有生存威脅的時候,很多事就馬馬虎虎地算了。所以,澳門人很和諧,沒有爭取,主要就是這個背景。”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院教授王建偉也表示,澳門社會“愛國愛澳”的傳統深厚,回歸前就是如此。而歷史原因也決定澳門人的價值趨向與香港大不相同,對民主的訴求不強烈。

王建偉說:“澳門在殖民時代實際上是華洋分治,葡萄牙人管葡萄牙人,華人管華人,沒有像英國人一樣向精英灌輸西方的那一套價值觀念,在澳門沒有那樣深入人心。而且澳門老百姓的價值取向還是比較務實,他們還是希望有一個好的生活。最大的不同就是回歸以後,澳門老百姓的生活確實有非常大的改善。”

澳門媒體人崔子釗也認同,澳門人確實對民主沒有什麼訴求,也普遍不支持港人,尤其是近幾個月來的街頭抗爭。同時,警方也採取嚴厲措施,扼殺任何支持港人抗爭的苗頭,半年來就一直為確保習近平12月下旬訪澳的安保做準備。

崔子釗說:“也有些年輕人曾經嘗試過搞集會,也有想那在一些地方做'連儂牆',貼一些紙要聲援香港,但是馬上就被警察發現。因為澳門也有'天眼'的系統。也有因貼紙被控告了,說他毀壞文物外牆,要罰幾萬塊。所以,有少部分年輕人明白理解香港發生什麼事,但是很難在澳門做出實際行動去聲援他們,因為澳門警方對這方面的打壓很大。”

媒體人:民主派變成民生派

崔子釗認為,澳門人約60萬人口的一半來自內地,比較容易認同北京,而在澳人更關注經濟、民生、金錢的特殊社會條件下,傳統的民主派也逐漸演變成了“民生派”。

崔子釗說:“幾年前,澳門的反對派雖然佔的比例很小,但是也會堅持每年的12月20日會發起一個民主遊行,以民主為主題的,要求普選特首。但是這一兩年,連這個遊行都沒有了,連民主主題的遊行都沒有。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受到壓力或者還是覺得搞這個已經沒有市場了,可能搞跟經濟民生的主題更有市場。這個我搞不清楚。”

澳門人對港人抗爭反應不一

記者隨意在澳門大學校園內詢問一位叫“Kitty”的女生,她表示支持港人的民主訴求。

她說:“其實我們澳門人好多還是支持他們的,因為我身邊好多朋友有支持他們。但是大部分老年人就比較不會支持。所以我們澳門這邊就比較少出聲。因為我們澳門都有個人講上街一起去支持香港。但是被警察講不可以,不可以出街。我們就很難出聲支持香港了。”

另一位澳門大學的男生表示支持港人爭取自由,但對抗爭的方式有所保留。

他說:“我覺得是一定程度上他們是在爭取他們的自由。但我作為一個局外人,覺得他們的抗爭方式似乎有些激進,有些破壞公共設施的。他們可以用一個更加和平理性的方法去對待這件事。”

一位小吃店的店主表示,香港一些抗爭者的做法就像是把家給打爛。

這位店主說:“香港的人,怎麼說呢,沒有經歷過辛苦,就老是講民主民主。然後,這用辛苦的來的成果,他們就這樣摧毀它們。”

近年來,數以百萬計美元的資源投入創立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青年協會等團體,鼓勵和資助澳門年輕人到內地學習和工作。

8月19日,澳門警方在旅遊熱點的議事亭一帶,截查約30位穿黑衫和白衫的市民及旅客。此前,警方8月15日駁回8月19日在議事亭前地進行“抗議香港警察使用暴力”集會的申請,稱此類集會是在支持違法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