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緬甸政變面臨國際制裁 對北京是喜還是憂?


緬甸軍隊在內比都通往緬甸議會的道路上設置了哨卡。 (2021年2月1日)

聯合國安理會計劃星期二(2月2日)就緬甸局勢召開緊急會議。安理會輪值主席、英國常駐紐約聯合國代表吳百納(Barbara Woodward)說,安理會將討論“一系列措施”,不排除可能會對政變發起者進行制裁。

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同一天在北京召開的記者會上再次強調“中國是緬甸的友好鄰邦”,中國希望緬甸各方“在憲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處理分歧,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

汪文斌還說:“我們正就安理會相關問題同有關各方保持溝通。國際社會的任何行動都應有助於緬甸政治和社會穩定,有助於緬和平和解,避免激化矛盾,使局勢進一步複雜化。”

緬甸國防軍的奪權引發了民主國家的強烈譴責,美國總統拜登在聲明中指出,過去十年來,美國基於緬甸民主的進展,取消了對緬甸的制裁。面對當前這一局勢的逆轉,美國必須立即審查相關的制裁法律和權限,並且採取適當的行動。

可能的制裁引發了一些人士的擔憂。有評論指出,對緬甸採取行動可能會使其遠離民主國家,投入中國懷抱。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這產生了一種可能性,即美國的任何行動都可能進一步推動緬甸向中國靠攏,在美中爭奪在這一地區影響力的當下,這或將加劇美中兩國間的緊張關係。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則在接受路透採訪時表示:“如果我們處理不當,緬甸可能會進一步遠離政治自由的民主國家,加入中國聯盟。”

他還對路透社表示,任何暫停日本與緬甸軍方合作計劃的舉動都可能導致中國贏得更大的影響力,可能破壞地區安全。

就在緬甸軍方奪權的三週前,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緬甸首都內比都會見了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王毅在會見時表示,中國讚賞緬甸軍方以“民族振興為己任,從長遠角度思考國家未來發展,堅持中緬傳統友好,促進兩國‘胞波’情誼”。王毅還表示,中國支持緬甸軍方在國家轉型發展進程中發揮應有作用,作出積極貢獻。

有報道說,敏昂萊在與王毅會面期間曾提出11月選舉存在舞弊的說法。緬甸軍方稱此次採取行動是對選舉舞弊做出的反應。

德國基民盟與基社盟兩黨在聯邦議院的外交政策發言人哈特(Jürgen Hardt)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中國可能鼓勵了緬甸軍方發動政變,並呼籲歐盟調查這場政變。

他對德國之聲說:“緬甸的政變讓人產生很多疑問。我不知道政變背後是否有大國在操弄。今年1月,中國外長出訪緬甸,並會見了緬甸軍方代表。或許中國政府當時鼓勵了緬甸軍方接管該國勢力。我要求歐盟針對整個政變背後的情況,展開詳細調查。”

但也有分析指出,緬甸局勢對於中國來說未必有利,尤其是在經濟層面。

中國是緬甸第二大投資者,僅次於新加坡。中國對緬甸的貿易約佔緬甸貿易總額的三分之一。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項目資深研究員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認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相對於緬甸軍方,昂山素姬的民選政府對推進中國在緬利益似乎更有幫助。

緬甸時報(The Myanmar Times)記者劉忠恩則在接受台灣中央社採訪時分析說,中國目前在緬甸最大的計劃“中緬經濟走廊”,就是在昂山素姬領導的民盟政府任內簽訂的。此前中國投資的密松水電站項目,則在2011年由緬甸軍方背景的登盛政府宣布停建。此外,緬甸軍方對中國援建的皎漂(Kyaukpyu)深水港也有意見。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說,緬甸軍方已陸續釋放其扣押的省邦地方領導人和議員,實皆省和伊洛瓦底省省長也回到了住所,但總統溫敏和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等仍被繼續扣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