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發威上帝被逐出課本


北京天主教堂裡的一名神職人員在做聖誕彌撒時高舉中文版的聖經。(2007年12月2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34 0:00

近年來,中國共產黨當局動用獨裁權力任意更改上億中國學生必須使用的教科書頻繁成為新聞。這方面的最新的新聞是“上帝” 和“聖經”被逐出收進教科書的外國文學作品。在觀察家看來,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反映出掌控中共並由此掌控中國的習近平的無知無畏和權力巨大。與此同時,中共當局採取強力措施封殺中國民眾的評論和議論,儘管他們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習近平的名字。

自從習近平2012年成為掌控中國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以來,觀察家們注意到,在中共前獨裁者毛澤東發動的毀壞文化的“文化大革命”中長大、沒有受過多少正規教育的習近平對當今中國的教育有一種異乎尋常的重視。這種重視的一個表現是一方面無視千百萬中國學生因缺乏經費而得不到應得的教育,另一方面卻以驚人的大手筆重金獎勵和資助外國學生到中國留學。中國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的官方網站顯示,本科生的獎學金最低為59200元,博士生最多達99800元。此外,各地方政府和高校也有各類獎學金計劃和諸如為留學生招募所謂“學伴”的製度。

習近平掌控下的中共當局對中國教育異乎尋常的重視的另一個表現是任意更改教科書,如把中國的抗日戰爭的八年抗戰突然改成十四年抗戰,把獨裁者毛澤東給中國帶來接連不斷的災難的統治稱作“艱辛探索”。

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歷史教科書把毛澤東對中國的無法無天的統治稱作“艱辛探索”令中國公眾震驚和哭笑不得,而且也令中國公眾非常好奇,並使他們紛紛私下和公開地以各種直接和間接的方式詢問:習近平是否知道或明白的他親生父親習仲勳本人差點死於毛澤東的“艱辛探索”?

1962年,毛澤東當局以莫須有的“利用小說進行反(中國共產)黨是一大發明”的罪名把並非小說家的習仲勳打成“反黨分子”,並隨即把他打入黑牢,長期帶腳鐐手銬單獨監禁。習仲勳的不計其數的同事和部下也受到株連,其中許多人被迫害致死。

中國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國軍隊元帥彭德懷、賀龍等人也死於毛的“艱辛探索”。與此同時,中國上千萬人死於毛澤東發動的一個接一個的運動。使用“艱辛探索”這種正面的說法來形容毛澤東的統治,是否意味著習近平本人也準備追隨毛澤東繼續進行這種禍國殃民的“艱辛探索”?

就在“艱辛探索”究竟意味著什麼在習近平治下的中國依然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天問之際,中國修改收入中國學生語文教科書的外國文學作品,將其中提到的“上帝”、“聖經”剔除的消息成為國際新聞。

最先報導這一新聞的是日本《朝日新聞》在8月1日發表的報導。報導提到:著名的安徒生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所講的那個小女孩在寒冷的除夕夜擦燃火柴,看見了已故的祖母,祖母說,“當星星落下時,靈魂與上帝同在”,但在中國新版本語文教材中被修改成小女孩的祖母說,“當一顆星星落下時,這個人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此外,在丹尼爾·笛福的《魯濱遜漂流記》中,主人公從一艘失事的船上拿走了三本《聖經》,在新教材中則修改為拿走了“幾本書”。

報導通過“出口轉內銷”的方式進入中國,引起中國網民的紛紛議論。有關的議論招致中共當局的全力封殺。如今,人們只能看到封殺之餘的一點殘存議論,其中包括:

——掌控中國教育的中共當局宣稱教科書中收進外國文學作品是為了“促進中國學生對其他國家文化的理解”,但這種刪改外國文學文本的做法跟當局所宣稱的目的背道而馳,實際上是促成學生對其他國家文化的誤解,是畫地為牢,使學生坐井觀天,這是國際笑話。

——將外國文學作品(刪)去上帝刪(去)基督,那美術史是不是也要將聖經故事上帝基督等刪除呢?油畫作品中許多名作畫的都是聖經故事中的人與事。

——照這樣發展下去是不是該把外國文學作品能都剔除了呢?不是說允許有宗教信仰自由嗎?我們大國該有大國的文化自信啊。

中國學者、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表示,從隨意刪改歷史教科書,到隨意刪改收入教科書的外國作品,顯示了實行專制獨裁的中共領袖一蟹不如一蟹的無知和權力驕橫。胡平說:

“為什麼修改教科書發生在今天?這種事情在過去的(習近平的前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胡錦濤時代都沒有發生。相反在江胡時代,我們看到有大量的外國的包括西方的著作的翻譯和介紹,而且一度翻譯介紹得還相當紅火。但習近平一上台就對這些事情很反感。一個獨裁者最可惡的就是他要按照他的意志來改造世界。這也就意味著把他看著不順眼的東西,哪怕是已經現存的東西、既有的歷史都要加以篡改。篡改小學教科書中的外國文學作品之所以顯得荒唐,無非是顯示了他在這方面走得已經有多遠。長此以往,當然更加不堪設想。”

胡平表示,中共從武裝奪取中國大陸政權的第一天起就不在乎毀壞文化、破壞文化。中共當局的這種蔑視和輕賤文化的做法在習近平所崇拜的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統治的後期一度達到了一個頂峰。胡平說:

“作為經歷過毛時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毛時代八億人只有八個樣板戲,古今中外一切優秀的文學作品都打成封資修,要批倒批臭。讓人很難想像的是,這種事情居然在文革五十年之後再度在中國發生。因為是再度發生,我們這一代人都對文革有很深的記憶,就感覺尤其荒謬。”

在許多觀察家們看來,習近平上台以來在文化教育方面倒行逆施的種種舉措跟他的文化水平和教育水平低下有關,儘管他擁有憑藉權力拿到的北京清華大學博士學位。

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表示,眾多的中國人認為,習近平上台以來的種種和令人匪夷所思的舉措,如毫無愧色地宣揚堅決不要司法獨立的法治、不准許公眾批評的民主之類,顯示了他的文化教育水平驚人地低下;但非常更滑稽的是,偏偏這麼一個人還喜歡四處宣揚自己文化教育水平高超:

“他當然文化水平很低,但恰恰又是他而不是別人最喜歡對外亮書單,把一大堆外國名著、俄國名著都掛在嘴上,而且說他從小都讀過。他要在外國人面前要表現不是井底之蛙,對西方文學和俄國文學都瞭如指掌。他不但要顯示他對中國的經典很博學,而且還要顯示對別人的文化很了解。這跟他在國內對小學生教科書進行篡改又構成了一個很鮮明的對比。

“當然在不同的場合他出於不同的需要而有不同的表現。他知道在國際場合下要是以大老粗自居,表示對文化的蔑視只會招致別人的嘲笑,他知道那對他不好。他就在那些場合下展示出另外的完全不同的面貌。當然我們也知道他根本就沒看那麼多的書。”

自習近平上台以來,被廣泛認為文化教育水平低的習近平因為力圖展示自己水平高而給中共宣傳部門造成危機的事情不斷發生。其中比較明顯的事例包括,

——2018年3月人大會議閉幕式致詞時,習近平將西藏史詩《格薩爾王》歸為中華文明,並將“格薩爾”錯讀成“薩格爾”,導致中共網管當局不得不採取緊急行動,一度將“格薩爾”和“薩格爾”雙雙列入不可搜索的網絡禁忌詞,並且通過技術手段緊急修改習近平講話的音頻;

——2016年9月3日,習近平在杭州出席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開幕式並發表講話,將中國古書中所說的“通商寬農”錯讀為“通商寬衣”,導致中共網管當局不得不採取緊急行動,下發禁令封殺一切有關“寬衣”的議論,但“寬衣帝”的綽號不脛而走;

——2013年3月,上台不久的習近平訪問俄羅斯並發表演說展示他對俄羅斯文學的熟悉喜愛,但他在演說中將俄羅斯文學巨匠托爾斯泰跟蘇聯斯大林時代的拙劣宣傳手奧斯特洛夫斯基相提並論,使俄羅斯普京當局大為尷尬,也使他掌控下的中國官方權威媒體不得不採取緊急行動,刪除他講話中的奧斯特洛夫斯基。

修改安徒生童話和《魯濱遜漂流記》這樣的舉世皆知的世界文學文本,這種被眾多觀察家和中國公眾認為是無知無畏得驚人的事情發生在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日本《朝日新聞》就此寫出的新聞報導的導語是:

“在對宗教團體的鎮壓持續之際,中國共產黨下令禁止小學生用的課本出現'上帝'和'聖經'之類的字眼”。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