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緬甸向中國提請縮小皎漂港工業園投資規模


皎漂港位於緬甸若開邦,是中緬油氣管道的起點。(2013年11月11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40 0:00

據日本《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報導,緬甸計劃和財政部部長梭溫(Soe Win)在接受該媒體專訪時表示,緬甸政府正在考慮向中國政府提請,縮減皎漂港經濟特區開發項目的規模。

記者在一個月前曾經報導,出於對緬甸從中國貸款規模過大的擔心,緬甸政府正在考慮重新評估若開邦的皎漂深水港項目。上週,梭溫再次表達了這種擔憂,他說:“緬方參考了其他國家的情況後認為,過度投資並不會帶來良好的結果。”

然而,同是在上週,7月6日,緬甸政府部門宣布,緬中兩國政府已經就“中緬經濟走廊”達成了15點諒解備忘錄,雙方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簽署有關協議。緬甸官方對於中國投資釋放出這些看似矛盾的信號,令觀察家們感到相當的困惑。

是否存在“債務陷阱”

由中國中信集團牽頭的企業聯合體財團於2015年贏得了皎漂深水港建設的競標,該項目還包括在港口周邊建設一個1000公頃規模的工業園區。其中港口的計劃建設造價約為75億美元,工業園區造價約為20億美元。

澳大利亞學者、緬甸政府的經濟顧問肖恩•特尼爾(Sean Turnell)不久前對媒體表示,在皎漂深水港項目上投入75億美元巨資是“瘋狂且荒謬的”,“緬甸如果參與這個項目,需要承擔很大的風險。”

特尼爾的說法得到了一部分人的呼應,同時也遭受到來自中國媒體的駁斥。中國官媒《環球網》在其後就刊登文章反駁說:皎漂港項目在最初的投標方案中,按照中方85%、緬方15%的股份比例,緬方以土地入股,緬甸政府不承擔債務。後來,由於緬甸國內對雙方股份分配產生爭議,中方將股份降低為70%,而中方出讓的15%股份轉給了緬甸政府指定的當地企業,該企業需要提供相應股份的約11億美元投資。但是,這筆資金的融資來源由該企業提供,緬甸政府沒有融資責任,不承擔債務風險,“中方也沒有硬性規定該企業只能從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

6月7日,緬甸特別經濟區中央工作委員會秘書吳昂梭在接受《緬甸時報》採訪時,對有關“債務陷阱”的質疑給出了含混的答案。他說:“有關簽署皎漂特別經濟區深水港和工業園兩個項目框架協議一事仍在商討中,因此,無需為債務問題和股權比例擔憂。”他還表示:“緬甸政府只有在有需求時才會藉債”,而目前階段,雙方“正在商討的商務模型,尚未確定股權比例如何分配,因此還不能確定是否需要貸款。即便確定,也需要認真考慮以避免給國家造成負擔。”

周邊國家的影響

近來,國際媒體對有關中國在海外投資是否給被投資國造成“債務陷阱”的問題進行了多方報導。6月25日,《紐約時報》深度報導了斯里蘭卡過度借貸而無力償還,最終將漢班托塔港交給中國經營99年的細節。與此同時,馬來西亞新當選的政府已經暫停了中國在馬國投資的三個大型項目,總理馬哈蒂爾表示,將於近期訪問中國,並就重新談判這些項目的合同與中國方面進行溝通。

巴基斯坦媒體也開始討論,中國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是否會為巴基斯坦帶來“債務陷阱”。《南華早報》7月3日報導,中巴經濟走廊620億美元的投資可能在當地引發了一定程度的政治緊張和反華情緒,未能獲益的當地人和因項目建設而被迫拆遷的民眾已經開始表達出對項目的不滿。

對於緬甸來說,皎漂港和工業園區的建設還處於初始階段,但緬甸政府已經從周邊國家的態度轉變中得到了某種警示。計劃和財政部部長梭溫在談到縮減皎漂港經濟特區開發項目的規模時表示:為了避免陷入“債務陷阱”,緬甸將試圖切斷所有不必要的開支。

至2017年年底為止,緬甸政府的外債規模為96億美元,其中40%的債務來自中國。

中緬經濟走廊的顧慮

然而,令外界感到矛盾的信息是,緬甸一方面極力規避“債務陷阱”,另一方面又在推進更大規模的中國投資項目。

據緬甸媒體《伊洛瓦底》(Irrawaddy)7月6日報導,中國和緬甸官員就建設“中緬經濟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達成了15點諒解備忘錄。緬甸政府投資和公司董事局局長吳敏佐烏(U Min Zaw Oo)確認,諒解備忘錄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希望兩國在年內簽署協議”。

中緬經濟走廊的建議是2017年11月中國外長王毅在會晤昂山素季時提出的,並得到了緬甸方面的積極響應。吳敏佐烏介紹說,中緬經濟走廊是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一部分,覆蓋從中國的雲南省到緬甸中部的曼德勒,然後向東延伸至仰光,西至皎漂經濟特區。

根據雙方的諒解備忘錄,兩國政府同意就基礎設施、建築、製造業、農業、運輸、金融、人力資源開發、電信、以及科研等許多領域開展合作。新近上任的緬甸投資委員會主席吳當吞(U Thaung Tun)於6月27日至29日參加了在香港舉行的第三屆一帶一路峰會,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緬甸對外國投資的迫切需求仍然存在,“緬甸優先考慮與中國的經濟合作,特別是中緬經濟走廊協議”。

緬甸官員對於中國投資的不同聲音,讓部分中國學者感到困惑。有人認為,緬甸政府支持中緬經濟走廊,大概是相信中國方面會為保障該項目的順利進行,而向緬北“民地武”施加壓力,促進緬甸和平進程的推進;也有人認為,緬甸官員的不同聲音正是代表了緬甸政府內部雜亂無章、步調不一、缺少一言九鼎的決策者的現狀。

儘管中緬經濟走廊得到了緬甸政府的大力支持,緬甸學者仍然提出了自己的顧慮。“緬甸戰略與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佐青青(Khin Khin Kyaw Kyee)認為,緬甸政府需要考慮以下這些問題:比如,政府是否制定了避免債務陷阱的戰略計劃?政府將如何協商融資過程,尤其是針對每個具體項目的投資?政府是否有權邀請第三方參與投資?中緬經濟走廊將穿過邊境衝突地區,政府是否會就項目建設與周邊民眾進行接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