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印度疫情下“四國疫苗夥伴”能否有效對抗北京影響?


2021年3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與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領導人舉行虛擬峰會。(法新社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3 0:00

印度陷入第二波新冠疫情大流行後,拜登總統承諾立刻向新德里提供所需的援助。分析人士說,白宮3月份時提出的“四方疫苗夥伴”計劃,不僅能夠對印度疫情有所幫助,而且可能會有助於鞏固華盛頓在印太地區應對北京的影響力。

白宮星期一(4月26日)說,一旦通過聯邦安全審查,美國將開始與世界分享其全部“阿斯利康“(AstraZeneca)新冠病毒疫苗庫存。預計未來幾個月將有多達6000萬劑可供出口。儘管“阿斯利康”疫苗已經在世界各地廣泛使用,但在美國國內尚未獲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批准。

拜登總統週一與印度總理莫迪通電話,承諾立刻提供印度提出的一系列援助,包括治療藥物瑞德西韋,以及製造疫苗生產機器所需的機械零件。

印度在“四方安全對話”國家中,本身俱有疫苗生產能力,也是白宮早在3月份提出的“四方疫苗夥伴”計劃中的疫苗製造中心。

“四方疫苗夥伴”能否對抗北京疫苗外交?

由美、日、印、澳四國領導人參加的“四方安全對話”峰會上個月(3月12日)召開,白宮隨後發表聲明推出了“四方疫苗夥伴”(The Quad Vaccine Partnership)計劃。

白宮的聲明說,四國將利用各自的每一個優勢,通過跨多個行動階段的多部門合作,“從確保安全有效疫苗的全球普及開始,解決這一複雜的問題。”

四國領導人正在採取必要的共同行動,在2021年擴大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生產,並將與世衛組織和及其框架下的“全球新冠疫苗計劃”(COVAX)等現有相關多邊機制密切協調,共同努力加強和協助印度-太平洋國家接種疫苗。

在印度爆發第二波新冠疫情大流行後,美國有分析稱“四方疫苗夥伴”是一項能力競爭的“絕妙想法”,能夠利用聯盟和夥伴關係的力量,特別是在對抗中國疫苗外交方面發揮積極主動作用。

易思安(Ian Easton)是美國非盈利研究機構“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該機構專注於在印太地區促進美國價值觀和安全利益。

易思安對“四方疫苗夥伴”項目表示樂觀,他認為鑑於四方機制固有的巨大能力,以及來自白宮的強烈領導信號,這一舉措將取得巨大成功。“在新冠病毒疫苗方面的民主合作,將挽救大量生命,使我們所有國家更安全,” 易思安說。

美國知名智庫“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級研究員饒義(Denny Roy)則對美國之音表示,雖然合作抗擊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利於限制中國的政治影響力,但主要還是有助於“四方”機製成員國,建立相互信任和合作的習慣,有利於四國自身的長期利益。

饒義博士說:“四國機制應該,而且可以成為一個不僅僅是抗中的準聯盟,還應當成為促進該區域建設性成果的一個有組織的力量;其基礎是使所有這四個國家能夠就什麼是'建設性'達成一致的共同價值觀。”

在饒義看來,如果將應對全球新冠疫情作為一場全球競技,第一回合新冠病毒大流行在中國爆發並造成傳播,中國輸了。第二回合中國似乎控制得很好,而大多數民主大國,尤其是美國,處理得很糟糕。然後,中國便開始將自己塑造成第三世界國家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中國贏了第二回合。

“與該地區分享一種比中國產疫苗更好的有效疫苗,將有助於四方機制國家贏得第三回合的競賽,” 饒義說。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古舉倫(Julian Ku)也對“四方疫苗夥伴”表示樂觀,但是同時指出不能忽視推行中的困難和挑戰。

古舉倫認為,四方疫苗夥伴是個不錯的主意,而且是可行的;但是在幾個國家之間相對於單一國家來說,要實施一些項目和計劃總是很困難的。

古舉倫對美國之音表示,這不像軍事演習,這幾個國家的軍隊已經在不同的背景下進行過協同工作。但是要實施“四方疫苗夥伴”計劃,你必須在各國衛生機構和私營公司之間進行協調。這是一場嶄新的挑戰。

“在這類後勤和物流項目上,攜手合作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而且這四個國家也不習慣在這個問題上進行合作,”他說。

“四方疫苗夥伴”能否有助於遏制中國影響力?

自從拜登總統上個月發起“四方安全對話”峰會之後,坊間已經有輿論說,此次四方會談已經釋放出強烈信號,這一機製或能夠在應對北京軍事、外交和經濟影響力方面,扮演新的重要角色。

不過,研究和關注印太地區地緣政治的專家一般認為,“四方安全對話”機制中的印度,出於歷史上不結盟的傳統和顧及於中國的經濟利益,在應對北京區域影響力方面一直比較“沉默”和謹慎。

如今印度面臨第二波新冠疫情大流行的重大公共衛生和安全風險,“四方疫苗夥伴”是否能夠推動印度更加積極參與“四方安全對話”機制,以對抗北京在該地區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2049計劃研究所”研究員易思安對美國之音表示,在對抗中共的影響方面,對於印度和日本來說,其利益攸關性是非常高的。與所有自由國家一樣,“它們在確保中國噩夢般的政治制度不會擴散和統治亞洲方面,有著至關重要的國家利益”。

“不幸的是,中國政府利用這次世界衛生危機,將其它國家作為政治人質。如果他們不與中共合作,或者批評北京的人權暴行,他們將失去獲得醫療設備、疫苗和治療的機會,” 他說。

易思安認為,北京一直試圖在國際上尋找政治影響力,以控制其它國家。這就是其“一帶一路”戰略的全部,而“一帶一路”的醫療部分,就包括了疫苗外交。

印度爆發第二波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後,北京多次提出,如果印度方面有需求,願意向新德里伸出援手;但是新德里方面婉拒了北京的幫助。

印度的中國研究專家對美國之音表示,不應該利用全球公共衛生危機,過度地作為地緣政治戰略的角逐場。

印度理工學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柯渡洲(Joe Thomas Karackattu)博士認為,為了實現全球各個角落新冠疫苗可及的疫苗外交,是保障人類同胞健康的可喜步驟。

“歸根結底,與疫苗相關的藥物安全,是所有國家必須共同努力的舞台,這不應該成為戰略地盤戰的戰場,” 柯渡洲說。

不過,柯渡洲同時表示,如果四國能在“四方疫苗夥伴”機制中(甚至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主張方面有所作為,它將可能鞏固四國協調多邊合作的長期基礎;“但這並不一定會自動轉化為戰略事務中的有機和系統化的模式或機制”。

“四方疫苗夥伴”是否行得通?

儘管許多分析認為,白宮提出的“四方疫苗夥伴”計劃是一項能夠展示四國聯盟和夥伴力量的妙計;但是作為一種戰略手段,尤其是在目前印度陷入疫情大流行之災的情況下,這樣一項牽涉四國衛生當局和私營藥商龐大計劃,是否現實可行?

東西方中心的饒義博士認為,華盛頓可能無法按照所提議的時間表,去實現其既定願望;但是顯然還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間的。美國已經加大了疫苗的生產,生產了世界上最好的疫苗,並且開始看到國內對疫苗需求的下降。

“這種合作可能是一個小規模'一帶一路'(BRI)的衛生保健版本,而美國在其中扮演了中國的角色。 和'一帶一路'一樣,其結果將是美國最終獲得長期的政治和領導權, ”饒義說。

不過,美國的全球公共衛生安全專家認為,“四方疫苗夥伴”計劃需要及時地修訂和調整,並且需要與世界衛生組織及其框架下的全球疫苗分享機制,進行密切溝通。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衛生安全中心高級學者阿梅什·阿達利亞醫生(Amesh Adalja, MD)對美國之音表示,鑑於“四國疫苗夥伴”的疫苗生產能力取決於印度的生產能力,因此這個計劃恐怕需要修改和調整。在當前情況下,印度將會優先考慮本國人口疫苗的供應,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阿達利亞醫生說,理想情況下,這個四國夥伴關係應與“全球新冠疫苗計劃”(COVAX)以及世衛組織充分協調,以最大限度地發揮其影響作用。

“疫苗外交和政治,現在將成為應對新冠疫情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因為俄羅斯和中國都在利用自己的疫苗來擴大其勢力範圍,”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