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河南水災中自媒體異軍突起官媒被批冷漠滯後


河南鄭州市民在地鐵5號線站台前給洪災死難者獻花並用手機拍攝下來。(2021年7月26日)
河南水災中自媒體異軍突起官媒被批冷漠滯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36 0:00

中國自媒體在河南發生罕見特大水災期間,通過各種社交媒體平台,以身臨其境的獨特視角,用圖片或視頻等方式,在第一時間向世人披露了官媒嚴重滯後或不報導的信息,讓外界更及時了解真實的災情,從而提供有效的救援。觀察人士稱,自媒體正越來越取代官媒,成為民眾獲取真實信息的來源。

災情面前自媒體快捷真實

在自媒體越來越普及的今天,每當突發任何重大新聞或事件,特別是天災人禍突然降臨時,由千千萬萬有智能手機公民組成的自媒體人,總能在第一時間通過不同的社交媒體平台,向外界發布或傳遞有關文字、聲音、照片或視頻等信息。在這次河南罕見的洪災期間,自媒體就發揮了中國官媒所無法替代的作用。

7月20日前後,河南鄭州、開封、新鄉、安陽等幾十個市縣連日普降特大暴雨,多地降水量突破歷史極值。河南省應急廳副廳長李長訓在27日的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上說,截至27日,全省44座大、中、小型水庫超汛限水位,全省150個縣市區超過1331萬人受災,71人死亡,各種經濟損失至少715億元。

然而,對於這次被稱為“千年一遇”的洪災中,在官媒報導宣揚政府如何展開大規模救災行動,成百上千的志願者和大量救災物資如何湧入河南之前,災區的自媒體已經通過微信、微博、抖音、快手等社交媒體平台,用文字、視頻或圖片,在第一時間向外界傳遞出災民命懸一線的險境,發出“求助”,“救援”等信息。

7月20日下午大約5點45分,鄭州地鐵五號線一列車駛出“海灘站”,在距離下一站“沙口路站”還有大約200米時因洪水沖進隧道突然停車。隨著湧入地鐵車廂的洪水越來越多,從小腿到腰部,車內的一些乘客通過社交平台或電話發出求救信息,讓外界能了解被困乘客的狀況並展開救援行動。儘管這輛地鐵的乘客在自救和救援人員的共同努力下,大多數人成功脫險,仍有14名乘客不幸遇難。

河南鄭州暴雨中地鐵五號線的車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河南鄭州暴雨中地鐵五號線的車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26日是鄭州地鐵五號線遇難者的“頭七”,社交媒體平上的照片顯示,遇難者的親朋好友和一些市民在“沙口路站”B1出口獻上了一束束鮮花和供品,祭奠罹難者。但是,民眾無聲的祭奠,卻沒有得到當局的支持、理解甚至同情,反而用黃色的圍板將祭奠的鮮花擋住,不讓人們表達對逝者不幸罹難的哀思。對於當局的這種做法,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有一些市民不畏權勢,齊心協力動手將圍板拆除。

自媒體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的照片和視頻顯示,隨著祭奠和思念遇難者的人數越來越多,更多的鮮花,祭品,蠟燭和留言,已經從地鐵站口延伸到人行道。

網上轉發的南方都市報一名記者航拍的照片顯示,祭奠7·20遇難者的鮮花、祭品等已擺放的長達數十米。

官方只求維穩迴避問責

觀察人士稱,人們在用無聲的祭奠表達對逝者不捨和思念的同時,也在表達他們內心的憤怒,以及對有關部門和領導無視民眾的生命安危,在洪災時不停運地鐵,又沒有進行及時救援的譴責。

江蘇觀察人士昝愛宗對美國之音說,社交媒體上的照片和視頻顯示,鄭州當局兩次偷偷摸摸地將祭奠遇難者的鮮花等圍住,但兩次被市民拆除,這表明當局冷漠無情的態度和作為,引起民眾強烈不滿和反彈,促使更多素未相識的市民自發地到地鐵站祭奠,表達對逝者的哀思,對當局無聲的憤怒。

河南鄭州市民在被黃色圍欄圍起來的地鐵5號線車站前獻花悼念水災死難者。(2021年7月26日)
河南鄭州市民在被黃色圍欄圍起來的地鐵5號線車站前獻花悼念水災死難者。(2021年7月26日)

昝愛宗表示,迄今為止,對這次重大事故負責的地鐵、交通,乃至市政府有關部門,卻沒有一個人來祭奠,懺悔,道歉。官方媒體更是對此避而不談。

他說:“當局沒有一個人來正面回應為什麼會發生地鐵被淹的事件,應該問責誰。有網友用圖片的方式向外界展示祭奠的現場,並配發文字說:'攔住鮮花那麼及時,但為什麼洪水來時,你們怎麼攔不住呢?'老百姓以此在問責當局。”

北京的資深媒體人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在公共交通地鐵中這麼多人遇難,當局沒有任何人對此承擔責任,反而以所謂維穩為由,壓制民眾對遇難者表達祭奠和哀思。

他說:“這說明他們跟人民群眾完全對立嗎。人民群眾連哀悼的心情和權利都沒有嗎?他們連這個也要封閉起來。這個官僚機構除了維穩,沒有別的東西了。”

觀察人士稱,在這次河南水災中,中國成千上萬的自媒體人,通過各種社交媒體發出的文字,照片,短視頻等,及時、真實地傳遞出災情,這是官方傳統媒體無法比擬的,也是無法取代的。

走在官媒報導之前的自媒體

北京的資深媒體人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在發布災情信息上,自媒體不僅比官媒更快,而且越來越成為民眾獲取真實信息的主要來源。他說,在自媒體發布大量河南千年不遇水災造成前所未有的災難和損失時,身為河南人的央視主播海霞卻大言不慚地說,“這次的應對很有樣......,這套打法為應對極端天氣打了個樣,這才是應對極端天氣該有的樣子。”

中共官媒央視在總部大樓外的中國國旗。(2021年2月5日)
中共官媒央視在總部大樓外的中國國旗。(2021年2月5日)

李大同認為,央視的報導,跟河南水災的實際情況根本“不著邊際”。他說,河南衛視更是離譜。在7月20日暴雨洪水侵襲河南各縣市時,河南衛視卻仍在播放抗日神劇。李大同提到,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退休教授展江在微博上發文,敦促河南衛視停播電視劇,“滾動播放救災新聞”後,河南衛視才回覆稱:“已協調,馬上開始直播”。

李大同說:“實際上,這些所謂的主流媒體的這些做法,都是自殺行為。他們不知道這是自殺行為嗎?媒體如果沒有公信力的話,還有存在的價值嗎?你半毛錢的價值都沒有。”

李大同說,與日益發展和壯大的自媒體相比,央視這樣的主流媒體的新聞收視率僅有區區2%,而更令人可笑的是,這樣的官媒還在自詡為“老大”。

中國的自媒體在社交媒體平台,包括微信、微博、抖音、快手等,第一時間發出了海量的第一手信息,其數量遠遠超過官方媒體,讓外界能真實了解這次河南水災情況,而不是官媒充斥的所謂正能量的報導。

前北大新聞專業副教授焦國標認為,自媒體在這次河南災情面前發揮的作用很大,與千千萬萬自媒體相比,官方媒體的“鏡頭”和“人馬”相形見拙。

焦國標對美國之音說:“如果說沒有自媒體在地鐵五號線裡往外發信息,可以想像,那些人甚至全部死光都有可能。我已經看到,那列地鐵和外界沒有什麼聯繫,外界沒有人管它。官方沒有人管這個事,都是自媒體傳出的這些信息。想一想,如果沒有自媒體,這一列車人怎麼辦?”

對於民眾在地鐵站獻花祭奠遇難者,焦國標認為,官方應妥善平衡處理此事,既要安撫民眾的情緒,讓民眾表達、甚至宣洩他們的感情,也要防止事情鬧大,演變成大規模的群體事件。

當局把持的官媒不說實話

除了地鐵五號線一趟列車在洪水中被困的消息牽動著千千萬萬人們的心以外,鄭州京廣北路隧道被淹沒,數十輛漂浮出來的汽車,橫七豎八袒露在人們面前的視頻和畫面,在社交媒體上被廣泛轉發。人們在擔心車內人員安危的同時,更質詢當地政府有關部門,為什麼不及時採取措施,在暴雨前封閉隧道入口處,從而防止可能發生的悲劇。

河南鄭州一個隧道口被洪水淹沒後的情景。(2021年7月22日)
河南鄭州一個隧道口被洪水淹沒後的情景。(2021年7月22日)

有媒體採訪從隧道逃生的人稱,隧道入口沒封,但出口被封,隧道內的車輛出不來,導致多輛車和多人被困。

在隧道被淹幾天后,河南當局7月26日宣布,經過5天的努力,從三處隧道內拖移安置各類車輛247輛,現場排查發現6名遇難者。

不過,社交媒體上的視頻和照片顯示,有大型卡車從隧道中駛出,車廂被黑色材料的布蒙著,還有一輛被拖出的公交車,車窗全部用黑布遮擋。觀察人士稱,當局這種類似掩耳盜鈴的做法,讓外界更加質疑當局公佈的遇難者人數的真實性。

此外,在河南省官方聲稱,這次暴雨洪災總共導致71人死亡的同時,社交媒體日前發布的一段尚未得到獨立消息來源證實的視頻顯示,一輛車箱封閉的卡車在路上行駛,車廂上懸掛著一條紅底黃字橫幅,上面寫著“淄博市殯儀協會與河南人民同在”。

有網民在社交媒體上質疑,既然官方公佈的遇難者僅70多人,難道鄭州,乃至整個河南都不能應付和處理嗎?還需要外省市的支援?

觀察人士稱,在中國這個被國際社會認為不公開和不透明的集權國家,很多事情被視為國家機密,包括尤其是像河南水災中的死亡人數。去年武漢爆發大規模新冠病毒疫情后,中國當局極力掩蓋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數。但是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國不得不於去年4月16日突然核增1290例死亡病例,比此前的死亡總數上調了近50%。不過,經過核增後不足4千的感染死亡病例,仍被外界認為至少數倍低於實際的死亡人數。

與旨在傳播所謂正能量,為當局大唱讚歌的官方媒體不同,自媒體人通過各種社交媒體平台發布信息或評論,更能及時,迅速,真實和客觀地向受眾呈現事情、事件的真實狀況。

但是,觀察人士指出,中國是一個沒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國家。在互聯網時代的今天,推特、臉書等國際社交媒體平台在中國被禁止使用,必須通過代理服務器才能登錄。因此,中國網民絕大多數使用的微信、微博和抖音等,無時不刻不在網警的監視之下。若自媒體人發布的信息或評論被認“涉嫌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輕則信息被刪除,賬號被暫時封掉,重則會被以所謂《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罰款或拘留。

昝愛宗說,自媒體在披露這次河南水災的很多信息,是通過短視頻發布的,給當局屏蔽帶來挑戰,不像文字屏蔽那麼容易簡單,必須要通過人工手動,而不是自動屏蔽,這樣就有一個時間差,在當局屏蔽之前,已經被大量、廣泛轉發和傳播,為大眾所了解,當局無法完全封殺自媒體的聲音。

他說:“現在這種段視頻自媒體的影響非常大,政府要對付的話,目前可能還沒有很好的對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