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瑞幸咖啡從造假醜聞、被摘牌走向全方位脫鉤


瑞幸咖啡主管與員工2019年5月17日在美國紐約納斯達克敲響開盤鍾慶祝首次公開募股。

一家曾被譽為全球增長最快的中國在美上市的咖啡連鎖公司因造假醜聞被美國一家證交所通知除牌,其股票已跌掉90%。類似有欺詐行為的中國上市公司引起美國監管當局注意,並已提出更嚴格監管措施。

特朗普總統非常強烈地要求中國上市公司按照美國會計製度行事,但也恐怕嚇走那些公司。而在美中關係走向日益對抗的大背景下,許多中國在美上市公司已經在準備退路,專家稱此為“全方位脫鉤”時代。

瑞幸咖啡被告知除牌

納斯達克(Nasdaq Inc.)週二說,被通知除牌、目前處於停牌狀態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將於週三(5/20)恢復交易。市場觀察(MarketWatch)報導,該公司從4月7日被停牌,股價保持在4.39美元。該股最高超過50美元。

5月15日,備受造假醜聞困擾的瑞幸咖啡接到納斯達克除牌通知,納斯達克說,理由有兩條,第一,該公司虛假交易引發對公共利益的擔憂;第二,該公司過去未能公開披露重大信息。

瑞幸咖啡說,計劃向納斯達克提出聽證,聽證會可能於提出要求後的30至40天內舉行。

紐約的投資專家、天驕資產管理公司主管郭亞夫說:“這個是非常的恥辱,砸中國來美上市企業的牌子。”

瑞幸咖啡是成立於2017年的中國咖啡連鎖店公司。到2019年底,這家總部在廈門的連鎖店在中國大陸已經開設了4,500家店面。通過促進業績的策略,瑞幸很快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咖啡品牌,超過了美國咖啡連鎖店星巴克(Starbucks)在當地的業務。

2019年5月,瑞幸咖啡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IPO)就籌集了5.61億美元。在納斯達克掛牌交易之初股價就飆升了50%。

2020年4月2日,該公司營收造假醜聞被披露。在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文件中,瑞幸董事會宣布已對其首席運營官可能偽造了3.1億美元銷售額進行內部調查,董事會認為公司開銷也相應被虛高了。

有備而來的造假?

郭亞夫說:“如果按做空公司所寫的,瑞幸咖啡完全是有備而來的,就是它的數據造假不是從會計端開始,而是從銷售端每天就往上抬了。”

上週,該公司表示,在對虛假交易的不當行為進行了調查後,終止了其首席執行官和首席運營官的職務。

“假定瑞幸輸掉了聽證會上訴,股票會從納斯達克退市後在場外交易,股票價格可能會進一步下跌。”金融投資顧問公司Motley Fool說。

據關注息技術公司報導的新聞網站TechCrunch報導,最近還有兩起類似醜聞,“一個類似的會計違規醜聞正悄悄發生在紐約證交所上市的一家中國教育集團'好未來教育集團'(TAL Education Group)。然後,一夜之間,揭露瑞幸咖啡的同一家公司穆迪·沃特斯(Muddy Waters)發布了一份新的報告,指'跟誰學教育公司'(GSX Techedu)也存在可能的欺詐。穆迪的報告指'跟誰學教育公司'學生中有近70%是'機器人',而且公司誇大了財務狀況。該教育公司否認了指控。” 週二,“跟誰學”(GSX )股票為33.88美元,“好未來”(TAL)為55.94美元。

特朗普非常強烈要求中國公司遵守美國規矩

上週四,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財經(FOX Business)記者採訪時說,他正在考慮是否要求中國公司遵守美國會計準則才能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儘管他對這一舉動可能促使中國公司到倫敦或香港上市表示擔憂。

他表示,他正在“非常強烈”地對中國公司施加這樣的要求,而目前在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並不需要遵循與美國公司相同的會計規則。

根據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數據,共有156家中國公司在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截至2019年2月25日,總市值達1.2萬億美元。

白宮週一已經下令,將政府退休基金,即聯邦退休儲蓄投資,撤出對中國公司價值40億美元股權的投資。而美國政府和國會也正在研究針對北京的其他措施。

這些措施可能包括賦予美國人起訴中國的權利,以賠償新冠病毒大流行對經濟和人類生活造成的損害,實施制裁和旅行禁令,並限制美國公司向中國企業提供的貸款。

很多中國公司準備“腳踩兩隻船”

郭亞夫表示,特朗普總統的顧慮不無道理,已經有很多中國公司準備到香港二次掛牌,“有24家已經符合資質了,他們現在都在美國掛著牌呢,他們在找退路啊,要是美國政府要中國企業全部離開的話,他們就沒地方去了。他們都是好公司,包括百度、京東等等。” 中國的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已經在2019年初在香港二次上市。

布隆伯格新聞(Bloomberg)報導,納斯達克正計劃制定新規則,使某些中國公司的首次公開募股變得更加困難,“從而將美國交易所納入有關全球最大經濟體之間金融聯繫日益激烈的爭論中間。” 納斯達克提交的文件顯示,擬議的法規包括最低籌款門檻和對審計更嚴格的要求。

納斯達克的建議包括要求一些外國公司在IPO中募集至少2,500萬美元,或者相當於他們上市之後市值的至少四分之一。布隆伯格數據顯示,過去10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的29家中國公司中,有10家低於2,500萬美元。

納斯達克的建議將適用於所謂受限市場公司,這些公司以國家安全或其他法律為由,限制美國監管機構獲取信息。

中國目前拒絕讓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分享其公司財務記錄和審計細節,還有3個國家和地區的公司也在此列,它們是比利時、法國和香港。

上個月,美國證交會發布措辭強烈的聲明,警告投資人應該了解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公司賬目缺乏能見度。

納斯達克提出更嚴標準

納斯達克提出的更嚴格標準,還包括要求審計師證明有足夠的國際會計標準的專業知識來從事審計。

建議還還要求上市公司擁有一名具有美國上市公司的相關經驗的高級管理人員或董事,或者聘請具有類似經驗的顧問。

郭亞夫表示,其實這對納斯達克來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太嚴了,好的企業不來了,也來不了,納斯達克的收入也會下來,一年會員費好幾十萬呢,還創造了很多就業機會。”

郭亞夫認為,光靠審計並不是解決問題之道,“靠審計是很難審出問題來的,還是要靠誠信,就是說一旦觸犯法律,就要傾家蕩產,或者還有牢獄之災,犯罪成本要非常高,最大的問題我覺得是犯罪成本不夠高。美中兩國要有打擊毒品的全球合作精神共同來做這件事那才是正道。”

郭亞夫表示,說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都有問題也不客觀,“別忘了所有在美國幫著上市的公司們都是美國的投行、美國的審計師、美國的律師,而且很多都是美國4大投行的,至少來說這些人也是幫兇吧。”

他認為,目前是一個跟中國脫鉤的氣氛,而且是“全方位的脫鉤。”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