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菅義偉訪美後旋即訪印菲- 分析: 東京與印菲合作將緩慢而漸進


日本首相菅義偉和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在東京首相府會晤到訪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期間。(2021年3月1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2 0:00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本星期的美國之行結束後,將很快訪問印度和菲律賓,目的是尋求重申區域安全合作。分析人士說,在目前中國經濟和軍事實力日盛和經濟關係制約的情況下,東京與新德里和馬尼拉的安全合作只會是緩慢而漸進的發展。

日本媒體“共同社”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話報導說,日本首相菅義偉計劃在4月16日訪問華盛頓與美國總統拜登見面後,在4月下旬訪問印度和菲律賓。

分析人士告訴美國之音,菅義偉正在試圖通過對這兩個國家的訪問,尋求重申與相關國家在基於“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願景上的合作。

由於“四方安全對話”國家認為來自中國的威脅正在日益增加,因此那些視中國為威脅國家之間的安全合作將會增加。與一年前相比,四方安全機制中的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以及菲律賓都更加擔心來自中國的威脅。

與此同時,日本與印度和菲律賓的安全合作,將會緩慢而漸進地發展;因為這三個國家在經濟方面,都依賴於與北京的建設性經濟關係。

印度如何在東京和北京之間選擇?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由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組成的“四國安全對話”機制,正在日益成為印太地區諸國對抗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努力的焦點。

去年11月,日本與其它三國舉行了“馬拉巴爾聯合海上演習”以顯示其實力。今年3月,四國領袖在網上視頻峰會上同意,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區域,共同應對“基於規則的海上秩序”的挑戰,劍指北京。

關於菅義偉訪美後即將進行的印度之行,印度網絡媒體《出版物》( The Print )報導說,目前,印度、日本和菲律賓都面臨著中國的挑戰,各自領土完整都受到北京的威脅;而印度與中國在過去近一年的邊境對峙中,還發生過造成流血和傷亡的嚴重衝突。

坊間輿論說,菅義偉此次訪問印度的主要目的,是要推動印度總理莫迪同意,趁6月份在英國主持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提前舉行面對面的“四方安全對話”峰會,因為屆時印度會作為“七國集團”峰會的特邀嘉賓參加。

鑑於新德里和北京在過去幾年里政治關係一直困難重重,而經濟關係卻相互依存,印度總理莫迪將如何回應菅義偉的訴求?印度是否會堅定不移地參與四方對話機制去對抗中國,還是更趨向於修復與北京的關係?

美國夏威夷研究機構“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饒義(Denny Roy)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印度是“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四國中態度最謹慎和沈默寡言的。他說: “由於印度傳統上不結盟,對自身理想的區域戰略角色缺乏共識,以及與中國的經濟相互依存關係,因此印度在對抗中國時總是更加謹慎。”

不過,饒義補充說,由於印度對中國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越來越擔心,再加上最近與中國發生的暴力邊境衝突;“所有這一切使得印度越來越趨於支持與日本的安全合作”。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的分析,呼應了饒義的觀點。

魏茨認為,印度和日本都對中國在亞太地區咄咄逼人的威脅感到擔憂;但是,即使在莫迪執政期間,印度也不願意加入一個太過於反對中國的聯盟。

“話雖然這樣說,菅義偉和莫迪6月份在英國主持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舉行一次面對面的四方峰會,對於中國來說不會是太過於挑釁性的行動;而可以定義為世界主要亞洲民主國家的會議,” 魏茨說。

馬尼拉是否願意入夥?

根據日本媒體的報導,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與美國總統見面後,除了訪問印度之外,還將去馬尼拉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見面。而馬尼拉與北京之間的關係則是愛恨交錯,十分複雜。

從某種程度上講,杜特爾特似乎與北京走得更近;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間。剛剛過去不久的3月29日,菲律賓政府採購的首批中國科興新冠疫苗運抵馬尼拉。杜特爾特親自出席了疫苗交接儀式。

中國新華社的報導說,杜特爾特稱這是菲中伙伴關係的里程碑,彰顯了中菲兩國之間的友誼和團結,並且表示在條件允許時能盡快訪問中國,“握住習近平主席的手,當面表達我的感激之情”。

然而就在最近的幾個星期,馬尼拉不但公佈了中國船隻停靠在爭議島礁附近的照片,並且呼籲中國撤回200多艘船隻,稱其侵犯了菲律賓在南中國海的領海,說這些漁船似乎並不是在捕魚,其船員是中國海上民兵。

國際社會高度關注,這次杜特爾特對日本首相菅義偉的訴求如何反應。不過,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學者皆認為,杜特爾特的性格有問題,常常做出一些出爾反爾的舉動。

“東西方中心”高級研究員饒義認為,雖然杜特爾特和菅義偉去年12月通過電話,菲律賓和日本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有一個良好的開端;但是杜特爾特現在如何反應卻很難預測。

饒義說:“杜特爾特在與中國的關係問題上,一直處於'思覺失調症'的(schizophrenic)狀態;但目前他似乎處於一種反華的狀態,因為中國的漁船最近蜂擁而至菲律賓聲稱擁有主權的惠特森礁(Whitsun Reef,中國稱牛軛礁,菲律賓稱朱利安·費利佩礁Julian Felipe),而且中國漁船的行為被認為是在執行北京的命令。鑑於此,日本首相菅義偉肯定會有興趣鼓勵菲律賓去對抗中國對其領土的侵犯。”

哈德遜研究所的魏茨也對美國之音表示,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是個很難預測的人,似乎是性格有問題。去年杜特爾特宣布菲律賓中斷與美國20多年之久的安全條約就是一個例子,很難想像他會允許菲律賓國家安全機構重建與美國的安全關係。

2020年2月11日,菲律賓外交部宣布,按照杜特爾特的命令,菲律賓已於當天正式決定終止與美國簽署的《訪問部隊協議》。

據信,當時杜特爾特此舉的導火索,是美國政府在去年1月以侵犯人權為由,拒絕了菲律賓一位現任國會參議員的赴美簽證。然而一年多後的現在,菲律賓卻在跟美國一起展開了為期兩週的聯合軍事演習。

東京與北京何去何從?

日本首相菅義偉本星期對華盛頓的訪問,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在白宮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分析普遍預期,菅義偉此次訪美會向拜登再次強調東京所面對的與北京在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問題上日益緊張的局勢。

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目前正處於能否進一步全面重啟的關鍵節點。自從特朗普發起貿易戰和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美中雙邊關係跌至40年來的低谷。

相比之下,北京與東京的關係在過去的四年裡則是處於正在逐步改善的狀態。菅義偉的前任安倍晉三在2018年對中國進行了正式訪問,當時的訪問是日本首相時隔將近8年的正式訪華。如果不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去年4月就應該對日本回訪了。

如今時過境遷,東京和華盛頓的政府都發生了更替,都是剛剛上任的菅義偉和拜登如何相處,菅義偉又會如何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重新尋找平衡點,成為國際社會密切關注的焦點。

美國《華爾街日報》星期三(4月14日)的報導稱,拜登對於中國人權問題的嚴詞批評讓菅義偉感到不安,認為菅義偉在與拜登見面時會軟化其對北京的對抗性語氣。

報導援引日本早稻田大學教授青山瑠妙(Rumi Aoyama)的話說:“日本正在努力確保(針對中國的)安全方面的不信任,不會影響到經濟關係。”

哈德遜研究所政治軍事中心主任魏茨對美國之音表示,中日關係的改善最近似乎停滯不前,這也許主要是因為華盛頓和東京政府更迭的原因。

“在未來幾年內,任何進一步改善的可能性都是很微小的,而且會是瞬息萬變的狀態,” 魏茨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