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審查延燒海外,台灣遊戲《還願》遭下架


資料照:許多社交媒體用戶使用小熊維尼的形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比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3 0:00

上週,台灣的遊戲業者赤燭(Red Candle Games)旗下恐怖遊戲《還願》(Devotion)因受到許多中國網友投訴,遭國際遊戲平台GOG.com取消上架。這不是赤燭團隊第一次受到如此遭遇。當中國的內容審查延燒到國際平台,台灣與全球的內容創作者應該如何以對?

《還願》曾因為遊戲當中影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小熊維尼符咒”設計,受中國網友抵制。去年2月,赤燭團隊發出道歉聲明,表示該符咒上的文字設計並非赤燭團隊的立場,也並非《還願》這部作品本意,團隊隨即將《還願》在Steam線上游戲平台中國區全面下架。

即便團隊已將《還願》遊戲當中的美術素材做過修正,但當該遊戲於今年12月準備再次上架時,卻仍止不住中國網友的輿論抨擊。 12月17日,赤燭團隊回應對此感到遺憾,但尊重GOG平台取消上架的決定,並表示“這是一個難以克服的困境,但我們仍會繼續努力。”

業界人士認為,中國對內容的審查,已經不單單只針對進入中國市場的影視、電玩,甚至連GOG這樣希望持續經營當地市場的遊戲平台,都難以倖免於“不能說出口的”壓力。

曾擔任遊戲軟體公司執行長、現任台灣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理事長蔡嘉駿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個平臺本身如果它想要進中國市場,它怕得罪中國人的話,它自己會不會主動去做一些過濾跟篩選?可是,這個事情我覺得是台灣這邊的業者本身無法去控制或考量的。”

去年,改編自赤燭團隊旗下驚悚遊戲《返校》(Detention)、講述1960年代台灣戒嚴時期“白色恐怖”歷史的電影同樣無法在中國市場上映。這部電影在台灣票房高達2.6億新台幣(約910萬美元),甚至在第56屆台灣金馬獎獲得12項提名,更是該屆入圍獎項最多的作品。但是,一些中國微信公眾號在發布入圍名單時,為了避免提及片名,以“XX”代替《返校》二字。

“《返校》是因為它有一些特別的政治意涵,”蔡嘉駿說,只要是跟政治有關的東西在中國就極其敏感,“所以《返校》並不是在中國不受歡迎,是根本進不去。”

負責《返校》電影後端行銷宣傳的台灣牽猴子整合行銷公司總監王師告訴美國之音,即便撇除掉內容審查、辱華這種文化或政治上的敏感,內容產業本身就是一個風險比較大的產業、競爭非常激烈。 “如果因為要去製作一個所謂符合兩岸三地市場、或者是全球市場的內容的時候,其實你很多東西,你會因為種種的討論、妥協、立場的不同,使得這個商品本身失去它該有的特色。”

12月初在中國院線上映、由美國索尼影業(Sony Pictures)與中國騰訊聯合製作的電影《怪物獵人》(Monster Hunter,又譯為《魔物獵人》),就因為電影中有台詞被批辱華,發行商因此將該片從中國的電影院撤下,並承諾刪除含該台詞的場景。

“(中國)這樣的一個禁忌或地雷區是連荷李活(好萊塢)都會踩到的。”王師說:“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包括台灣及來自全世界的內容製作業者,都會理所當然的把中國13億人的市場做一個非常、非常大的一個想像,覺得是一個夢幻之地。但其實經過這段時間以來,大家其實會很清楚,它有許多現實上的困難。”

赤燭團隊的《還願》遊戲在12月中被迫下架後,接續引發中國以外遊戲玩家的不滿,他們紛紛至GOG平台上留言,希望該平台不要為了迎合中國而進行自我審查。

開發《SkateBIRD》這款遊戲的的獨立遊戲開發團隊Glass Bottom Games創辦人Megan Fox也以行動聲援赤燭團隊,12月16日她在推特上面宣布,原本預定在GOG平台上架的《SkateBIRD》遊戲將不會上架,她也去信要求GOG將該團隊另一款已上線的遊戲下架。

台灣立法委員陳柏惟及其辦公室以文字回應美國之音:“不論遊戲、創作、各類的娛樂事業,自由對於創作是一件至關重要的條件,如果全部的人都對中國規則妥協,那創作的生命力必會被扼殺,我想這也是本次有獨立遊戲商,認為中國的行為踩到遊戲工作者的底線,揚言抵制的最根本原因。”

陳柏惟及其辦公室團隊認為,正因為台灣身為民主自由的國家,大家才能免於恐懼發表意見,也得以一直是亞洲多元文化、自由創作的重要據點。 “世界的市場不是只有中國,這幾年反制中國霸權的多邊夥伴關係,在區域網路、商業、軍事、醫療等方面都已經逐漸形成,我認為數位、娛樂產業未來也可以朝這個方向去走。”

“就你的內容本質本身,你應該要做的是把自己的故事說好就好了。”蔡嘉駿說:“心中沒有市場的藩籬、沒有國家的界線,全世界都是你的市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