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政府發出抱怨後 土耳其壓制維吾爾抗議者


資料照片: 生活在土耳其的一名維吾爾人在伊斯坦布爾的一次舉著反對中國的標語牌。 (2020年10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7 0:00

土耳其曾是中國維吾爾少數民族權益的一個高調倡導者並敦促北京結束在新疆採取的嚴厲政策。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曾在2009年把中國的打壓稱為種族滅絕。

這一立場近年來發生了轉變。土耳其官員基本上放棄了對中國的維吾爾政策的公開批評,而且當局還在國內打壓維吾爾活動人士。

今年1月,在試圖尋找失踪家屬信息的生活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中國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前抗議數月後,出於安全和對新冠疫情的擔憂,警方禁止了此類集會。

安全人员围住在中国驻安卡拉大使馆外举着失联亲人照片抗议的几十名维吾尔人。(2021年2月9日)
安全人员围住在中国驻安卡拉大使馆外举着失联亲人照片抗议的几十名维吾尔人。(2021年2月9日)

一些活動人士隨後將抗議活動轉移到中國駐安卡拉大使館,並於2月初在那裡舉行了數天的示威活動。

30歲的維吾爾活動人士加吾蘭·西爾買買提(Jevlan Shirmemet)就是其中之一。他自2011年以來一直生活在伊斯坦布爾。

西爾買買提說,2018年,他的母親、57歲的新疆政府官員蘇熱依·吐爾遜(Suriye Tursun)被送往“中國集中營”,從此母子失去了聯繫。中國稱這些營地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我母親失踪後,我在2019年聯繫了中國大使館尋求幫助,但他們一直無視我的要求,” 西爾買買提說。

他對美國之音說,警方最近將他和其他三名活動人士拘留了五個小時,並同意如果他們結束在中國外交機構外的抗議活動,就釋放他們。

“警察逮捕了我們四人,包括我,讓我們呆在他們的箱型車裡,把我們帶到一個警察局簽署文件,然後讓我們回酒店,” 西爾買買提說。他補充說,這次逮捕是在中國大使館前一天晚上發推文稱示威者在散佈虛假信息後發生的。

2月23日,西爾買買提和其他的活動人士開車返回伊斯坦布爾,其中的部分行程是在警察的監護下進行的。

種族滅絕的認定

2月22日,加拿大成為繼美國之後第二個承認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行為構成種族滅絕的國家。荷蘭議會在2月25日通過了一項類似的動議。

儘管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十多年前就稱中國在新疆的行動是種族滅絕,但土耳其政府從未正式在這個問題上表態。

最大的流亡維吾爾維權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估計,土耳其有4.5萬名維吾爾難民,使其成為最大的維吾爾僑民社區之一。

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說,最近國際社會做出的種族滅絕的認定進一步鼓勵他們繼續他們的倡導行動,敦促安卡拉更快的採取行動,應對在新疆發生的侵犯人權的問題。

對於在伊斯坦布爾的20歲的維吾爾大學生梅格皮蕾特·阿布力米提(Megpiret Ablimit)來說,抗議意味著爭取拯救她最心愛的人的生命。

阿布力米提說,她的兄弟和兩個叔叔被關在新疆她稱之為“集中營”的拘押營裡。她說,她的祖母2019年死在這樣一個營地裡只有63歲,在這之前兩年前,新疆當局因她去沙特阿拉伯朝拜而拘押了她。

阿布力米提對美國之音說:“我的親人們的所謂罪行,要麼是去土耳其來看我們,要麼是去伊斯蘭朝聖。”

土耳其官員批評抗議者

中國官員堅持認為,維吾爾人在中國享有平等權利,他們在新疆採取的措施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三股勢力”。

中國駐安卡拉大使館的一位發言人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一直在幫助“來自新疆的中國同胞”聯繫他們的親屬。大使館說,抗議者進行示威主要是“企圖抹黑”中國。

這位發言人在對美國之音的一份聲明中說:“當中國的使領館附近發生抗議或示威時,土耳其警察依法有責任採取適當保護措施並維持秩序。”

土耳其官員也公開質疑抗議者的一些說法。

土耳其警方在安卡拉阻止了維吾爾抗議者後,內政部長蘇萊曼·索伊盧(Suleyman Soylu)2月15日發表了一份聲明,警告抗議者不要成為“一場來自海外的有計劃的國際衝突”的犧牲品。

此外,土耳其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的發言人奧默爾·切利克(Omer Celik)在2月24日表示,他的政府對在中國的維吾爾人的生活狀況“高度敏感”。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卡托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穆斯塔法·阿克約爾(Mustafa Akyol)說,索伊盧認為這是一場“有計劃的國際衝突”凸顯出官員們是如何通過把維吾爾議題與華盛頓與中國更廣泛的競爭聯繫在一起而暗指美國捲入了維吾爾議題。

“(土耳其的)立場是,'是的,維吾爾人面臨一些困難,但我們將默默地做我們所能做的,同時不去因為一場正在編織中的美國陰謀而去對抗中國,'”阿克約爾說。

經濟依賴

在土耳其經濟多年來一直在下滑後,其他一些分析人士從土耳其對維吾爾人立場的轉變上看到了一種經濟動機。

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的高級研究員基馬爾·基里斯奇(Kemal Kirisci)說,土耳其政府希望與中國的投資、貿易和信貸關係能夠幫助挽救其經濟。

基里斯奇對美國之音表示:“土耳其還選擇從中國獲得新冠疫苗,這又造成一個依賴。”

他說,要想以土耳其的經濟所能承受的價格獲得穩定的新冠疫苗供應,安卡拉方面必須在維吾爾人的問題上基本保持沉默。

(美國之音土耳其語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