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颱風煙花襲擊上海 河南農民災後生活困難


因颱風煙花的侵襲,工人從臨港新區疏散撤離到上海的一個體育館裡。 (2021年7月25日)
颱風煙花襲擊上海 河南農民災後生活困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10 0:00

“煙花”颱風在重創浙江沿海地區之後星期一(7月26日)在上海金山和浦東地區二次登陸,狂風暴雨橫掃上海市區,大樹被連根拔起,交通路牌、商店名牌和廣告看板吹落一地,雨水也淹沒了上海很多馬路和低窪社區。

煙花颱風肆虐上海

據美聯社報道,進出上海的飛機航班和高鐵大多被取消,市區很多公司商號都已關門歇業,連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也停止對外辦公。上海的幼兒園、公園以及著名的旅遊景點外灘也全部關閉。幾萬甚至幾十萬居民被轉移到避難所,而住在高層公寓中的居民則收到非屬必要,絕對不要外出的警告。

颱風“煙花”正在逼近上海,一位男子冒雨走在黃浦江邊的外灘。 (路透社照片)
颱風“煙花”正在逼近上海,一位男子冒雨走在黃浦江邊的外灘。 (路透社照片)

上海市政當局通報說,颱風至少吹倒市內3萬棵大樹,吹倒268個廣告看板和商店名牌。停電影響了十幾萬家用戶,目前仍有12700多家用戶仍沒有恢復供電。上海縱橫交錯的地鐵系統也有部分線路停駛,以避免河南鄭州出現的地鐵雨水倒灌,淹沒車站、車廂和乘客的慘劇。

煙花颱風中午時分移動到上海西南方約60公里處,中心風力高達100公里/小時。颱風第一次登陸是在上海南邊的浙江省舟山群島,登陸浙江後又向北偏西方向移動,然後肆虐上海。

浙江150萬民眾疏散轉移

颱風襲擊浙江時,當地150多萬民眾被疏散轉移,省政府發出的預警說,當地23個地區和縣市有可能爆發山洪。結果颱風登陸後的確在寧波和杭州部分地區引發大水,甚至侵入部分民宅內。而在鄰近的江蘇省,各級政府也都發出颱風預警,颱風未到,已有上萬人被疏散轉移。

颱風“煙花”侵襲後,浙江省寧波洞橋鎮一個洪水氾濫的村子。 (2021年7月25日)
颱風“煙花”侵襲後,浙江省寧波洞橋鎮一個洪水氾濫的村子。 (2021年7月25日)

煙花颱風先後襲擊浙江和上海,但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和官媒都還沒有颱風引起的傷亡報道,不過由於大片農田被淹,農業損失可能很慘。

煙花颱風抵達中國大陸前,曾令台灣擔心受襲。不過台灣嚴陣以待後,颱風卻偏離台灣直撲浙江。受颱風影響,台灣之前也遭遇過大雨,但未造成嚴重損失。

中國氣象局認為,煙花颱風不僅路徑複雜、影響範圍廣,而且風勢、雨勢和潮水疊加,登陸後滯留時間長,累計雨量也大。天氣預報警示,浙江、上海、江蘇安徽等省市可能出現大範圍持續性強風雨。

河南水災已致69死

煙花颱風襲擊華東的浙江、上海之前,華中的河南省剛剛遭遇史上罕見的極端強降雨重創,省會鄭州和其他幾十個城市遭受重大洪澇災害,造成至少69人死亡的慘劇。

目前河南部分城市和鄉村的大雨並未完全停止,而搶險排澇工作持續在進行中。根據美聯社的報道,許多大卡車正在絡繹不絕地駛向河南各相關城市和鄉村,為災區運送救災物資和食品。

河南新鄉暴雨成災。 (2021年7月24日)
河南新鄉暴雨成災。 (2021年7月24日)

河南農村損失慘重

路透社記者走訪了河南新鄉市郊區的一個農民養豬場,發現養豬場的主人程姓豬農正在膝蓋深的積水中打撈被洪水淹死的豬,用繩索將死豬一個一個牽在一起,以便集體銷毀。

根據路透社的報道,在上星期大暴雨引發的水災中,程姓豬農飼養的豬淹死了100多頭,而倖存的那些豬也未必能活下去。

“我要等積水完全退下去後,再看看怎麼處理在大水中沒有被淹死的豬,”新鄉市郊外王範村47歲的豬農如是說。

“它們在水里掙扎了很多天,現在是一點兒食都不吃。我覺得這豬一頭都活不下去。”

養豬戶眨眼一無所有

河南是中國的農業大省,也是養豬大省。像程姓豬農這樣的養豬戶河南有成千上萬。上星期的強降雨以及後續的洪澇災害讓很多豬農和其他農民猝不及防。

“一轉眼,我們就沒有了活路。我們又沒有其他的本身。我們也沒有本錢再去養豬,”養了一輩子豬的程姓豬農星期天在他的養豬場對路透社記者說。 “這就像天塌下來了一樣。”

王範村的3000村民絕大多數人養豬、養雞或種糧,大水退去之後,人們都在清理瓦礫和污物。有人用小板車拉出整車的死雞,還有人將死豬串在一起綁在樹幹上,以防它們隨水漂走。村子裡的有些地方有著濃烈的淤泥和動物腐屍的臭味。

災後農民害怕養豬務農

王範村的村民說,他們飼養的20萬隻雞和6000頭豬都被洪水淹死了,佔了他們飼養的雞和豬總量的一半。河南發大水期間,全省1678家大型農場被淹,超過100萬隻家禽或家畜被淹死。

程姓豬農說,他的養豬損失約為3萬人民幣(約合4627美元),他也擔心拿不到任何政府的賠償。

除了生計令人擔心外,還有人擔心家禽和家畜大批被淹死有可能引發大規模的疫情。去年中國南方暴雨引發大面積淹水,就曾讓非洲豬瘟在幾十個地方死灰復燃。

中國農業農村部發布通知,指導各級政府如何在水災過后防止家禽家畜爆發病情,包括如何處理動物屍體和對農村、農場消毒。

不過對王範村的村民而言,他們還想不想養豬、還想不想務農都成了問題。

飼養的豬被淹死一半的53歲的村民張光思(音譯)告訴路透社,“養豬養了這麼多年,說沒有就什麼都沒有了。我真不想再養豬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