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競爭也是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之爭?


中國多艘軍艦2016年7月訪問美國夏威夷州珍珠港(美國之音黎堡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6 0:00

華盛頓 - 美中關係繼續緊張,從貿易到技術轉讓到南中國海的自由航行,很少有人關注美中在意識形態領域和價值觀上的競爭。分析人士指出,其實美中競爭也是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之爭,因為這關係到到底要建立什麼樣的國際秩序。

價值觀決定中國希望建立威權國際秩序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星期四(10月18日)舉行了一場有關價值觀如何影響美中競爭的研討會。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全球事務教授、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高級研究員哈爾·布蘭茲( Hal Brands)在會上說:

“這種價值觀對美中的緊張關係和競爭關係的重要性要遠遠超過我們的認知。我這麼說,有很多的原因。……我現在只舉兩個例子:第一,美國和中國對個人與國家、社會與國家的看法就會導致我們彼此的不信任,使得我們彼此很難理解對方。同時這也會導致我們在哪種國際秩序更具正義、更符合我們願望的問題上有不同看法。美國作為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自然希望自由民主盛行,而作為威權的中國,他們希望建立一個威權可以得到保護和生存的秩序。”

布蘭茲說,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對大國競爭來說並非不同尋常,甚至可以追溯到雅典和斯巴達的競爭。他說,意識形態的競爭之所以在美國並沒有得到媒體的足夠注意是因為意識形態在美國外交政策中“聲名狼藉”。他解釋說,“911”恐怖襲擊後,特別是伊拉克戰爭後,很多美國人認為戰爭關注的更多是意識形態而不是務實的選擇。第二,提意識形態的競爭容易讓人聯想到“美蘇爭霸”和“冷戰”的可怕時代,因為那是實實在在的兩大陣營的角力。

中國為輸出自己意識形態在努力造勢?

布蘭茲此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雖然美國人不願意多談意識形態,但中國人一直覺得自己與美國是在進行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而且中國也在推廣“中國模式”,並宣稱這是可以替代西方模式的另外一種模式。

布蘭茲說:“我們這麼說不僅在於他們覺得像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本質上是對中共懷有敵意,還在於美國很擔心中國在努力推廣中國的政治經濟模式的成功,並將其作為替代美國自由資本主義的一種模式。中國現在做的是推銷他們的成就,這是中共的政策,是中國夢的理念的一部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的中共19大會議上說,中國的發展為那些尋求發展同時希望保持獨立的國家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布蘭茲說,中國不僅在宣傳自己的模式,同時也在破壞亞太地區和其他地區的民主體制。“我們看到中國把自己腐敗的做法推廣到其他地區,並支持威權模式。我們也看到他們支持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以及拉丁美洲的軍政府。”

不過,布蘭茲也承認,美中競爭和美蘇爭霸還是不同,習近平並沒有把向全球推廣共產主義作為自己的重任。

中國利用聯合國體系植入自己的價值觀

泰德·皮科尼(Ted Piccone)是布魯金斯學會國際秩序與戰略項目高級研究員,從事民主和人權事務研究20多年。他說,多年來,中國一直在利用聯合國的人權體系,試圖將自己的價值觀放進聯合國的人權決議中。

他說:“我所看到的是,很多年來,中國一直在利用聯合國的體系阻止外界對他們在國內行為的批評。當然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很多國家都這麼做。但是,最近幾年,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後的一個變化是,我們看到中國在採取攻勢,更自信地把自己的價值觀投射甚至注入聯合國的國際人權決議和人權辯論中。他們通過各種方法在日內瓦、在紐約實踐他們的做法。”

皮科尼認為,中國的做法之所以令人擔憂是因為中國所作的是在破壞國際人權的根本原則--中國反對國際社會對某些國家踐踏人權的做法進行譴責。

中國模式無法複製?

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的瑞恩·哈斯(Ryan Hass)說,與其說中國願意冒著風險,讓全世界變得更威權,不如說,中國政府是“無情的機會主義者和現實主義者”,在強勢推進自己的國家利益和在保全自己政府的安全,他認為,其實中國並沒有可以被輸出的“中國模式”。

他說: “我不認為存在一個可以輸出的中國模式。中國有五千年的政府管理理念,特別的管理傳統,14億勤勞的民眾,世界上沒有其他的國家擁有所有這些元素,可以去模仿和將'中國模式'付諸實踐。”

他說,習近平在中共19大上宣稱“中國模式”是西方的替代模式時犯了錯誤,因為這給那些本來就對中國的野心存在懷疑的人送去了彈藥。

民主比威權擁有“相對優勢”

美國調查機構皮尤10月份的最新調查發現,世界大部分人希望美國成為世界的領導,而不是中國。從經濟力量來說,也有更多人希望美國是全球的經濟領導力量。

霍普金斯大學全球事務教授布蘭茲說:“這說明,雖然中國在經濟上取得了令人吃驚的成就,對世界上一些人口來說,非常有吸引力,但是他們的政治模式中有些東西,坦率地說,是很醜陋的東西,從民眾層面上來說,沒有人希望模仿或是超越,雖然有一些政權肯定希望這樣的政權模式。”

他說,雖然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做法削弱了美國的“軟實力”,但是民主依然比威權有“相對優勢”。他認為在提美中競爭的時候,有必須要提出美國具有優勢的“價值觀”。但是,布魯金斯的哈斯說,如果美國祇是希望中國“糾正”自己的一些行為,強調價值觀的不同可能會適得其反,讓美國的一些合理擔憂無法得到解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