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馬蒂斯辭職在亞洲引發疑慮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河內國家主席官邸跟已故前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會談。(2018年1月2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9 0:00

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今年兩度訪問越南。隨著中國壓制越南的海上主權聲索,馬蒂斯10月提出建議強化兩國關係。一個月後,馬蒂斯在菲律賓誓言要維持美菲軍事同盟關係。幾十年來,這一同盟關係幫助馬尼拉抵抗中國。現在每隔大約兩個月就會有一艘美國軍艦經過南中國海,支持這條資源豐富的航道的自由航行,不讓中國獨佔。

這種作為提升了東南亞對美國支持的信心,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上任之後那一地區的國家感到不安。馬蒂斯明年1月1日辭職,那種信心再度動搖。

北京在南中國海水域鑽探石油,造島或者航行。越南、菲律賓等五個亞洲政府也對那片水域有主權聲索。東南亞國家實力不比中國,他們希望美國願意幫助。馬蒂斯提倡密切跟盟友的關係,抵抗威權國家。

紐約帕克戰略諮詢公司副總裁肖恩·金說:“我猜想許多領導人,無論他們是在東南亞還是在其它地方,都會硬著頭皮想,“好吧,我們再來一次”。他說,馬蒂斯不一樣,他擔任關鍵的職務,堅定信任美國的盟友關係,這一點在他給特朗普總統的辭職信就得到了證明。

美國的亞洲盟友關係覆蓋從日本、南韓和台灣到東南亞的民主政體。他們中許多國家正在努力抗衡中國的影響。

突然辭職

馬蒂斯這位68歲的前海軍陸戰隊將軍在給特朗普總統的辭職信中寫道,“非常明顯,中國和俄羅斯想要塑造一個符合他們威權模式的世界,比如說,獲得對其他國家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否決權,通過犧牲鄰國、美國和盟友的利益,來促進他們自己的利益”。

馬蒂斯在12月20日的辭職信中寫道,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動用美國國家力量的所有手段來用於共同防禦”。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說,亞洲領導人感到馬蒂斯跟亞洲關係的“可靠性”。這位美國防長兩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給人留下特別的印象。他在2018年這一亞洲重要的年度防務峰會上說,美國政府會幫助他的“合作夥伴”加強對海上權益的保護。

越南、菲律賓、汶萊、馬來西亞和台灣對中國在資源豐富的南中國海的擴張有爭議。台灣和日本還分別跟北京爭奪東中國海的控制權。

黃奎博說:“他(馬蒂斯)扮演了一種可靠的力量,因為至少在國防部裡面他說話算話嘛。然後他在跟各國打交道的時候比較穩重,有可靠感,這樣人家對美國的信任感至少不會很快速的下降。”

馬蒂斯辭職的前一天,特朗普總統宣布美國從敘利亞撤軍,這項宣布得到美國國防部的反對。法國、瑞典和英國等歐洲盟國對馬蒂斯的辭職表示了擔憂。

肖恩·金認為,在宣稱對南中國海有主權的國家中,越南可能最“思念”馬蒂斯。他說,越南對北京的態度最為強硬,而亞洲其他海上主權聲索方希望美國提供安全保障,同時從中國得到經濟支持。

觀望階段

金說,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可能表明,特朗普和他最終確定的新國防部長將讓華盛頓在美國的亞洲盟友中得到孤立。他說:“中國會填補真空。”

分析人士認為,短期看,亞洲各國領導人預計會像特朗普就職後那樣緊張地等待。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助理教授張嘉松說,特朗普總統正在和自己的內閣玩撞車比賽,他會分心,因此這個時候不要提出任何重大的外交政策舉措。

張嘉松說,“如果特朗普內閣中還有更為克制的成員,現在就不是提出濌外交政策舉措的時候,因為一個異想天開的管理團隊分分鐘都會把事情搞砸。因此,我認為事情將保持不變。”

黃奎博說,特朗普可能會找一位“聽他話”的新防長。

特朗普說過,他會任命副防長帕特里克·沙納漢在馬蒂斯1月1日辭職之後擔任代理防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