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多種因素導致美國的國際學生入學受到影響


受新冠疫情影響,加州聖地亞哥州立大學的校園幾乎空空蕩盪。(2020年5月1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7 0:00

美國的高等教育行業在過去幾年遭受了巨大的經濟打擊。專家表示,招收國際學生對該行業的復甦​至關重要。

根據國際教育協會(IIE)的數據,由於高昂的費用、移民和就業道路上的障礙、政治言論和有關犯罪的印象,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的入學在過去三年一直停滯不前,甚至出現了倒退。

國際教育協會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加速了這一下降趨勢,2020年秋季學期的國際學生入學率下降了43%。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一項研究稱,美中之間的貿易戰可能會讓美國的大學損失最高達11.5億美元的學費收入。

“來自國外的學費收入是美國服務出口的一個重要方面,”該研究的作者說。“儘管有關對華貿易的對話大多集中在貨物貿易逆差上,但對教育服務貿易順差的關注卻少得可憐,這是不應該的。”

根據國際教育學會的年度《門戶開放》報告,在美國的100多萬國際學生中,約有三分之一來自中國。

這份報告顯示了高收入家庭的收入增長如何與美國教育服務的出口聯繫在一起。隨著與美國貿易自由化趨勢有關聯的中國城市的財富增加,它們派出更多的學生出國留學。報告發現,在2004年至2014年,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中,單是貿易政策更為自由這一項就促使了四分之一左右的學生來美留學。

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對中國產品加徵20個百分點的關稅,使進口商品的價格更貴,從而推動美國產品。這些研究人員發現,在今後10年裡,到美國大學學習的中國留學生將減少約3萬人。這會導緻美國對中國的教育出口減少8%,而且使美國的教育機構損失最高達11.5億美元的收入。

“如果貿易戰持續到未來,自由貿易帶來的部分好處將會減少,”2020年7月出版的《貿易自由化與美國高等教育中的中國學生》一書的合著者瓜拉夫·康納( Guarav Khanna)說。“這種自由貿易推動了大量學生湧入美國,而限制貿易將在一定程度上逆轉這一局面。”

國際教育協會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國際學生入學率增長了0.8%。

“與五年前的指數式的增長相比,這個數字真的很小,”康納對美國之音說。“國際學生的比例曾經非常高,2016年之後真的下降了。由於貿易戰,他們進一步放緩了。”

影響中國最富裕城市的高關稅可能有助於解釋美國大學裡的國際學生入學人數下降的原因。與此同時,其它競爭國家也在加大招收國際學生的努力。

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校長約翰·布倫比(John Brumby)在2月19日發表於《布里斯班時報》(Brisbane Times)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由於教育是澳大利亞的第四大出口產品,應該歡迎和鼓勵國際學生到澳大利亞的高等教育機構學習。此外,他寫道,中國留學生刺激了澳大利亞經濟,為澳大利亞提供了至少25萬個就業崗位。

“學生們選擇出國留學,但他們也在選擇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這些國家不僅努力讓學生們更容易去這些國家,也讓學生們讀完後更容易留下來工作,”康納說。“在過去的兩年裡,美國讓這些學生在美國留學變得更加困難。”

據美聯社報導,拜登政府似乎準備繼續與中國進行貿易戰,這可能會繼續影響國際學生的入學。分析師預計美國不會削減關稅。這可能會進一步減緩中國赴美留學生的入學速度,甚至可能出現入學人數的下降。

今年的一個指標表明,來自其他國家的入學人數“激增”。

“通用申請”(Common Application)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珍妮•里卡德(Jenny Rickard)在1月份表示:“與2019-20年度相比,國際申請者的人數出現了激增,突顯了幾個申請國申請人數的顯著增長。”Common Application,也簡稱Common App,是一種標準化的大學申請表格,被美國和國際上近900所高等教育機構使用。

“雖然來自中國的申請人減少了18%,但其他國家的申請人卻出現了引人注目的增長,包括印度(+28%);加拿大(+22%);巴基斯坦(+37%);英國(+23%);巴西(+41%),” 里卡德解釋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