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海外維吾爾人歡呼東伊運不再列入美國的恐怖組織名單


資料照片:在新疆喀什市以南的一個居住區,一面中國國旗在鐵絲網後面飄揚。 (2019年6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18 0:00

維吾爾族活動人士和專家歡迎“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東伊運)被從美國政府的恐怖組織名單中刪除。他們說,華盛頓上個月採取的這個舉動有助於幫助維吾爾這個宗教少數民族更有效的爭取權利,同時使中國更難把它在新疆的鎮壓描述為一個反恐措施。

“在某種程度上,中國政府成功地在一些國際平台上把維吾爾組織和個人貼上了恐怖分子的標籤,”總部位於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的成員伊爾沙特·哈桑·科博勒(Ilshat Hasan Kokbore)說。中國指責世維會是“東突恐怖勢力”的一個團體。

東伊運也被稱為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ETIP),1997年由當時33歲的維吾爾宗教人士艾山·買合蘇木(Hasan Mahsum)在巴基斯坦創建,當時他正在那裡流亡。據報導,這位首領曾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地區領導了幾十名維吾爾族激進分子。 2003年10月,他被巴基斯坦軍方的一架無人機打死。

美國於2002年9月認定該組織為恐怖主義組織,指控它在中國從事縱火、暗殺並在公共汽車、電影院、百貨商店、市場和酒店進行爆炸活動。同月,應美國、中國、阿富汗和吉爾吉斯斯坦的要求,聯合國也做出了同樣的認定。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11月5日公佈、10月20日作出的一份簡短指示中撤銷了對東伊運的恐怖主義組織的認定。法新社援引美國國務院一位發言人的話說,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十多年來,沒有可信的證據表明東伊運繼續存在。”

喬治城大學研究中國歷史的教授米華健(James Millward)對美國之音說,美國最初把東伊運列入恐怖組織名單時使用了中國一份白皮書中的語言,但是錯誤地將白皮書中的一長串暴力行為歸咎於某個單一的組織,也就是東伊運。

他說,這個認定“是讓中華人民共和國支持美國攻打伊拉克的計劃而進行交換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智庫和反恐界過於輕信地利用美國的名單和中國的宣傳,把新疆的恐怖主義說成是一個正在持續的、甚至惡化的現實,”米華健補充說。

另一位研究中國歷史的教授、位於堪培拉的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教授邁克爾·克拉克(Michael Clarke)說,自從2003年東伊運首領買合蘇木死亡以來,東伊運一直缺乏傷及中國的能力。然而,北京當局繼續誇大它的力量,以獲得國際社會對其針對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政策的同情。

克拉克說:“自2002年以來,北京一直用美國對東伊運的認定來泛指新疆的一切暴力和反對中國的活動,目的是使維吾爾人的不滿失去合法性,並為加大鎮壓提供正當性。”

人權組織表示,自2017年初以來,中國以打擊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為藉口,將100多萬維吾爾人關押在拘留營中,他們在那裡面臨酷刑、教化和強迫勞動。這些組織說,在新疆的其他維吾爾人生活在政府的嚴密監視之下。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教授肖恩·羅伯茨(Sean Roberts)說:“2001年以來發生在中國維吾爾地區的絕大多數暴力事件不能被描述為恐怖主義。”

“這種暴力通常是在和平抗議被安全機關鎮壓後爆發的,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歸因於對警察暴行的暴力回應,”他對美國之音說。

然而,中國否認在新疆侵犯人權。中國官員稱這些拘留營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讓受到極端主義思潮影響的學生在這裡學習中國法律、語言和技能,以便成為“正常人”。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11月6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國“強烈譴責並堅決反對”將東伊運從美國的恐怖主義名單上刪除。

汪文斌稱該組織對中國的安全與穩定構成了“嚴重威脅”,並表示美國“出爾反爾”,暴露了“華盛頓當權派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準”。

“美方應立即糾正錯誤,不要給恐怖組織‘洗白’,不要為國際反恐合作開倒車,”汪文斌在北京對記者說。

與中國政府截然對立的流亡維吾爾活動人士說,美國的這個決定是承認維吾爾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剝奪基本的文化和政治權利的困境的重要一步。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東突厥斯坦國民族覺醒運動(East Turkistan National Awakening Movement)的創始人兼負責人薩利赫·胡達亞爾(Salih Hudayar)說,國務院的這個決定對維吾爾裔美國人來說同樣重要,他們更喜歡“東突厥斯坦”一詞,而不是新疆,但卻一直害怕使用“東突厥斯坦”,以免與東伊運組織聯繫在一起。

“許多維吾爾人默認稱它為'新疆',在中文裡是'新開闢的疆土'的意思,儘管大多數維吾爾人認為這是一個有冒犯性的殖民主義術語,目的是抹去我們的身份、文化和歷史,”胡達亞爾對美國之音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