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衛一會,美中知秋?


北京街頭的行人觀看電子屏幕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過視頻在世衛大會視頻開幕式上致辭。(2020年5月1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9 0:00

世界衛生大會周一(5月18日)開幕以來,重磅消息頻頻,吸引世界輿論。

週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開幕詞中表示願意在“全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後”接受由世衛領導的全球疫情評估;同時承諾未來兩年內撥款20億美元用於援助國際抗疫工作。

同日,不滿世衛表現而拒絕與會的特朗普總統批評世衛成中國“傀儡”, 並於推特上公開致函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敦促世衛限時整改,否則美國將永久斷供,甚至另起爐灶。

世衛開大會,美中各下棋。雙方棋法棋風不同,觀棋者也各有觀察。

是中國白拿“外宣勝利” ,還是美國不屑“拍照機會”?

《華盛頓郵報》記者艾米麗·勞哈拉(Emily Rauhala)週一在推特上說,“美國威脅斷供世衛,(特朗普)缺席世衛大會,而習近平開幕致辭——世界舞台上,沒人去挑戰他所謂的中國疫情公開透明和尊重真相的說法。美國這次送了習近平一次外宣上的勝利。”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中國問題研究員何瑞恩(Ryan Hass)同日也發推表達類似看法:“看到中國接受並支持對新冠疫情基於科學的國際調查,令人高興…但再次目睹中國趁美國抽身之機填補國際領導地位,又令人沒法高興。”

面對這類批評,一位白宮官員在回應新聞網站Axios時表示,“如果世衛做好了它的本職工作,不放任中國的疫情不透明,世界就不會是現在這幅樣子。當下最需要的是落實疫情真相和做事透明,而非一次媒體拍照機會,大家為莫須有的'大團結'做做樣子。”

密蘇里州參議員喬什·霍利則表示,“中國虧欠世界的是一個解釋。。。解釋它那些導致疫情蔓延全球的謊言和過失。。。而不是呼籲“多邊合作”的虛假姿態和穿著援助外衣的經濟殖民。

習近平拖延國際評估,下一盤大棋?

CNN國際新聞部高級製片人詹姆斯·格里菲思週一撰文表示,把疫情相關調查延至疫情得控之後,會讓中國有機會“塑造”出對北京有利的調查結果。

他分析道,中國國際影響力正處於非常脆弱的時刻。一方面,應對疫情不力致蔓延全球,招來四面八方的批評聲;另一方面,疫情影響下中國經濟深陷泥沼,導致“中國大市場”這張牌不像之前那麼好用了。

考慮到中東呼吸綜合徵和伊波拉這類疾病至今仍未得到真正控制,且早有專家警告新冠病毒或將長期存在,至今也未有有效疫苗面世,所以習近平說的“全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後”,恐怕就是很久之後。從而,中國給自己贏足時間,趁自己已重啟經濟加快發展,讓全球貿易夥伴愈加依賴中國經濟復甦;同時也正好抓住美國正被疫情拖後腿的時機。如此一來,等調查開啟之時,中國或已翻身,再次手握一疊可施加國際影響的牌。

格里菲斯同時指出,北京也很可能在調查組成員的挑選上施加影響,比如挑選一些親中派,或直接向盟友施壓。

不是低頭讓步,而是繼續耍賴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在接受“時事大家談”採訪時表示,習近平這次對所謂疫情全球評估的表態絕非讓步,而是繼續耍賴。他強調,病毒源頭這件事原本是很清楚的,大家沒什麼疑問,但3月之後中國大外宣“攪渾水”策略及“戰狼外交”開始發力,使得這原本不是問題的問題成了問題。

楊建利點出中共在應對病毒源頭調查上的思路。第一,你要調查,我不讓;第二,你調查我,那我也要調查你。它知道最終沒辦法迴避源頭調查,所以就要求所有被它懷疑過的國家都受調查。而再考慮到這無非是多花點時間,最後科學總會給出答案,於是再加條件:調查可以,但由世衛主導。由此,楊建利認為,“中國政府和譚德塞之間到底搞了什麼名堂,也值得調查追究。”

對於推特上對習近平開幕詞的眾多讚揚,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坦維·馬丹(Tanvi Madan)提醒道,“我看到推特上很多人…開始表揚中國多麼負責任和慷慨。大家別忘了,恰恰就因呼籲開啟獨立調查,澳大利亞至今仍受中國霸凌。”

台灣問題,仍是美中問題?

對於台灣在世衛大會前最後一刻決定將與會問題推至今年晚些時候的實體會議上討論,香港大學法學院學者陳玉潔週一在推特上表示,華盛頓為台灣贏得更多國際支持做了很多努力,台北這一決定避免了最後只會讓華盛頓尷尬的投票結果,同時也消減世衛大會上美中正面衝突的可能。她同時指出,這事也是美國在國際組織中影響力漸弱的徵兆之一。她說:“相比之下,中國由於能調動一大批依賴與其經濟聯繫的威權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其國際影響力得以上升。在數票數的問題上,現在顯然是中國占上風。”

她總結說,“華盛頓必須重新深入各國際組織,尋求建立跨區域、泛領域的合作同盟;否則就將身陷少數群體,各種國際政策。。包括對華、對台政策。。。想推都沒法推。

新危機,新想像,台灣新機會?

而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詹長權則有更顯樂觀的視角。他在接受“焦點對話”採訪時表示,一戰二戰催生聯合國機制,而這次新冠疫情對世界的震撼幾乎如第三次世界大戰。他指出,或許新冠疫情也會催生國際新常態,讓國際社會有機會為台灣尋求諸如“雙重承認”之類的新方案——既承認中國對中國境內的衛生管轄權,也承認台灣在台澎金馬的衛生管轄權,讓台灣兩千多萬人的健康也能融入國際組織。

世衛大會周二(5月19日)達成一致,同意對世衛組織的新冠疫情應對措施進行獨立調查。對此,詹長權認為,這一舉動折射一個世界共識,就是世衛組織的現有機制難以因應新型傳染病,必須有新方法。詹長權說,新方法有二:一是強化世衛功能,提升其效率。但如果世衛體系難以改變,那世界就需要有另一個機制來為世界的衛生與安全做一些新的想像。而台灣或能在新想像中找到新空間。

對於新想像和新空間,《外交政策》雜誌週一刊文論述了疫情催化下中美間競爭愈加激烈的五大領域。文章寫道:“重大事件引發的國際衝擊可以打破引致事發的那些趨勢,改變進程;但也可強化事發前業已啟動的潮流。”

需做“新想像”,思考“新空間”的,恐怕不只是台灣。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