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外長二訪中東旨在尋求支持、填補“真空”?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資料照片)
中國外長二訪中東旨在尋求支持、填補“真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4 0:00

中國外交部長兼國務委員王毅於7月17日至20日對敘利亞、埃及和阿爾及利亞進行了正式訪問。就在王毅開啟此次中東行之前,他剛剛訪問了阿富汗周邊的三個中亞國家,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王毅此次二入中東,除更好與中東夥伴合作以應對可能來自阿富汗的挑戰外,此行或許也是中國日益增長的“全球實力的宣示”,中國希望成為給中東帶來秩序的崛起力量。

中亞過後一路向西

隨著美軍計劃在8月31日前撤離阿富汗,中國對阿富汗更加複雜的安全形勢表示關注。紐約時報報導說,雖然阿富汗的這片狹長領土幾乎不會對中國構成直接的安全威脅,但中國擔心,阿富汗秩序的崩潰可能會蔓延到包括塔吉克斯坦在內的其他鄰國。在王毅的中亞之行中,阿富汗局勢似乎就成為了他議程上的當務之急。

在與塔吉克斯坦外長穆赫里丁會面後,王毅在記者會上表示,兩國當務之急是協調應對阿富汗局勢演變,穩定塔阿邊境,打擊恐怖主義,“防範域外勢力在中亞興風作浪”。王毅在與烏茲別克斯坦總統米爾濟約耶夫的會晤中也談到了阿富汗問題。

有分析認為,中國擔心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或會令伊斯蘭極端主義蔓延到新疆等信奉伊斯蘭教的地區。因此北京便希望與烏茲別克斯坦等中亞國家加強聯繫,以預防這一情況的發生。今年5月時,王毅也曾在“中國+中亞五國”外長會晤中表示望與中亞國家開展各領域合作,共同打擊“三股勢力”。

王毅在結束對中亞三國的訪問後繼續西行似乎也有對阿富汗局勢的考量。華盛頓智庫創新戰略與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高級分析師尼古拉斯·赫拉斯(Nicholas Heras)在電子郵件中對美國之音說:“阿富汗是一個戰略國家,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關注的焦點,是恐怖組織威脅中國的潛在地點,也是一個擁有大量稀土礦物資源的國家。在繼續將中東融入'一帶一路'的同時,與中亞和中東夥伴合作應對可能來自阿富汗的挑戰,符合中國的利益。”

二進中東意欲何為

王毅的這次中東行也是他近幾個月來第二次訪問中東,他今年3月曾訪問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聯酋、巴林和阿曼並創下了中國外長一次訪問最多中東國家的記錄。當時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此舉旨在挑戰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則在近日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說:“這是繼今年3月王毅訪問海灣六國後,又一次重要的中東外交行動。通過這兩次密集出訪,今年中國高層外交實際已實現對中東主要國家的全覆蓋。”

王毅二度出訪的無疑有著貿易因素。中國在2020年穩居阿拉伯國家第一大貿易夥伴,約一半的石油進口來自該地區。麥吉爾大學中東問題專家布賴寧(Rex Brynen)認為,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其中三分之一以上來自中東,中國是希望改善與該地區國家的關係。

赫拉斯則表示:“中國正在謹慎而明智地通過貿易進入中東事務,並尋求建立一個向東看向太平洋,而不是向西和向北看向歐洲和美國的地區秩序。”

中國外長此行的首站是敘利亞,而就在王毅到訪前,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在首都大馬士革宣誓就職,開啟了他的第四個總統任期。

英國衛報在星期三的一篇報導中說,重建敘利亞一直是其盟友俄羅斯和伊朗計劃的核心,而現在,在戰爭中一直保持較少介入的中國嗅到了機會。中國在戰後敘利亞問題上的做法似乎與在中東其他地區以及亞洲和非洲的做法如出一轍,即依靠投資換取當地准入和全球覆蓋。

王毅此行的另外兩個目的地是阿爾及利亞與埃及,中國與它們有著全面的戰略夥伴關係。

赫拉斯對美國之音說:“與西方國家一樣,北京在中東是一個務實的角色,它更喜歡與那些強大的國家合作,因為這類國家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人口和領土,以防止威脅全球安全和貿易的混亂。中國在重塑國際秩序以適應其以歐亞為中心的全球體系的願景方面有著特殊的利益,而實現這一目標的一種方式就是在與西方的競爭中,成為全世界威權國家的外國庇護者。”

他接著說:“阿爾及利亞和埃及是通過一個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國的視角來看待中國的,這個大國有很多錢可以用來擴大影響力,而且不會提出太多令人不安的人權問題,且中國也不會要求改變阿爾及利亞和埃及國家的行為。”

王毅還在埃及阿拉曼與阿拉伯聯盟秘書長蓋特會面,二人討論了國際及地區問題,並發表了聯合聲明。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中東中心(LSE Middle East Center)訪問研究員伯頓博士(Dr Guy Burton)在電子郵件中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是在試圖提升與阿拉伯世界的關係。

他寫道:“雖然沒有特別提到新疆和維吾爾族,但人們普遍認為,阿拉伯國家和中國不會干涉彼此的內政,也不會質疑他們的行動。”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說,王毅結束訪問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此次中東之行,目的是推動落實習近平主席同三國元首達成的重要共識,增進友好,加強互信,深化合作,促進地區和平穩定,推動發展中國家團結協作,維護國際公平正義。”

疫苗、貿易能否挑戰美國?

王毅在與阿爾及利亞總統特本會晤時,二人提到了“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合作,特本還表示將會一直支持中國,並期待中國在國際事務及地區和平穩定中發揮更大作用。此外,中國還表示將繼續向阿爾及利亞提供新冠疫苗,幫助阿應對新冠疫情。

根據中國外交部在新聞稿,埃及總統塞西表示,埃及支持“一帶一路”倡議,希同中國進一步開展基礎設施和高新技術等領域合作,成為中國企業進入中東和非洲的重要門戶。此外,埃及“毫不動搖地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堅定支持中方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穩定的努力,堅定支持中方打擊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也向王毅表達了敘方希加入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他還稱將在台灣、香港和新疆等問題上無條件支持中國。

中東問題專家布賴寧說,中國像其他國家一樣,正在利用貿易、武器出口、甚至疫苗外交來影響中東地區的國家。隨著中國經濟和外交影響力的增強,各國都不願批評北京。

伯頓博士也認為,中國正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來增加其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中國不像美國那樣強調共同的價值觀、目標和夥伴關係,中國是在商業和疫情合作等“溫和”(softer)領域進行努力。

他還說:“拜登政府已公開表示,希望重新審視奧巴馬提出的從中東'轉向'東亞的目標。如果實現這一目標,該地區將處於真空狀態,屆時或將由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來填補。”但他也提到,美國仍不太可能完全脫離中東。他認為美國在重新調整自己的策略,繼續與中國的對抗。

伯頓說:“最初是以色列,最近是阿聯酋,這些國家發現自己受到了美國的壓力,不允許中國在經濟合作方面對其進行太多投資,以免損害這些國家的國家安全。”

他對中國改善該地區關係的努力旨在取代美國成為該地區的主導力量這一點持懷疑態度。他說,目前的努力是鞏固目前的良好關係,並確保它們不會因美國日益增長的競爭和壓力而惡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