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卸任後的特朗普會面臨怎樣的未來?


特朗普發表告別演說(2020年1月1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11 0:00

特朗普總統星期二(1月19日)完成他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個完整工作日,他發表告別演說感謝美國人民,祝愿美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那麼卸任後的特朗普又將面臨怎樣的未來?

自1月6日的國會大廈騷亂以來,美國各界紛紛對特朗普總統做出強烈反應。政治方面,美國眾議院1月13日正式通過彈劾決議,特朗普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被彈劾兩次的美國總統;此外,多家社媒平台封禁特朗普的賬號,許多企業和機構也先後與特朗普和特朗普集團解除關係。毋庸置疑,特朗普總統卸任後將面臨很多挑戰與未知。

政治挑戰:彈劾案充滿未知

對於特朗普總統來說,彈劾案的走向將決定他未來是否能再次競選總統或其他公職,甚至可能影響卸任後作為前總統該得的福利。

隨著眾議院正式通過對特朗普的彈劾決議,彈劾案的焦點落到了參議院身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上週已明確表示,1月19日之前不會結束休會期以重新召集會議,這就意味著,如果參議院決定審議來自眾議院的彈劾條款,最早也得等到就職日1月20日的下午。到那時,當選總統拜登已正式就職,特朗普不再是美國總統。

參議院可否對離任總統彈劾審議的問題,法律專家們仍然意見分歧。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憲法學教授喬納森·特利(Jonathan Turley)告訴美國之音,這是法學界長期存在的爭議問題,但他認為總統離任後繼續對其進行彈劾審判不合憲法。他說,已有不少法律專家表示,出於取消未來競選資格的目的,這種“追溯性”審判行為是可行的,他們也都對此給出了論點。但是,“在我看來,憲法的文本及設立該條法律的目的都不利於他們這些論點的成立,” 特利說。

根據美國憲法,參議院在對總統定罪和罷免之後,可以進一步決定是否取消被罷免總統未來競選公職的資格。特利在其發表於《今日美國》的專欄中指出,依據憲法文本,彈劾的主要目的是罷免職務,取消資格可被作為主要目的之外的添加項目;但是,出於取消資格的目的而對特朗普進行彈劾審判,則是把這種補充性懲罰轉變為彈劾審判的主要目的。

得克薩斯州大學法學院教授史蒂芬·弗拉德克(Stephen Vladeck)持不同意見。他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指出,憲法中“取消資格”這一補充條款的存在,恰恰是憲法允許彈劾前總統的證據,也是憲法允許彈劾前總統的原因。“否則,面臨彈劾的政府官員,或已被彈劾但面臨被定罪和罷免的政府官員,只要辭職便可避免被取消未來的競選資格。”

他舉例說,1876年,格蘭特總統任內的美國戰爭部長威廉·貝爾納普(William Belknap)因涉嫌腐敗而面臨眾議院彈劾,但他在眾議院對彈劾決議投票開始前幾分鐘辭職。這一招並沒能阻擋彈劾進程,眾議院仍舊通過彈劾,參議院也隨之舉行了彈劾審判。儘管最後以幾票之差他沒有被定罪,投反對票的參議員的理由也正是貝爾納普已不再任職,但弗拉德克表示,“這是參議院有史以來第一次做出結論,它有權審判前政府官員。”

不過,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的憲政專家約翰·馬爾科姆在之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參議院做過這事,不一定代表這麼做就是符合憲法的。”

由於特朗普1月20日卸任後就將成為普通公民,特利教授還在文章中提到,對普通公民進行彈劾審判會引出一系列憲法問題和現實問題。比如,作為總統,可有公眾資助的白宮法律顧問團隊為自己辯護,而且也享有憲法規定的一些總統特權。而一旦卸任,前總統不得不為自己的辯護律師團隊買單,同時也失去了相關的總統特權。不過特利也指出,特朗普或許可以考慮向拜登政府報銷,鑑於該審判是基於他任公職時的行為。但這能否成功,還得看拜登政府如何決定。

據彭博社報導,目前特朗普總統在找辯護律師方面正面臨困難,上一次彈劾中為其辯護的律師們這次都已拒絕。

作為前總統的福利能否有保障?

1958年通過的《前總統法案》(Former Presidents Act)規定,前總統獲得的福利包括每年20萬美元的退休金、至多100萬美元的公務旅行費用、辦公空間和職員的配備、特勤局的終生保護、總統圖書館和國葬等待遇。但是,如果總統被彈劾並罷免,所有福利將被剝奪。

喬治·華盛頓大學憲法學教授特利告訴美國之音,只要特朗普完成完整的任期,並在任期內沒有觸犯能剝奪其福利的聯邦法律,他就該得到所有福利。

換言之,只要特朗普總統在完整任期內沒有遭到罷免,就可以得到《前總統法案》中所規定的一切福利。由於麥康奈爾明確宣布1月19日之前不會召集參議院會議,無論他在卸任後是否被參議院罷免,特朗普完成其完整總統任期已成事實。

商業挑戰:家族生意遭抵制,創建新媒體前景幾何?

卸任後的特朗普或許會考慮重返政治舞台,但作為特朗普集團的業主,他的當務之急恐怕是指揮並穩住他面臨種種挑戰的商業帝國。國會騷亂事件以來,各界紛紛指責特朗普煽動其部分支持者的暴力行為,特朗普的家族生意前景因此遭受一連串打擊。不少企業、機構和媒體平台都紛紛與特朗普和特朗普集團解除關係。

長期以來,德意志銀行一直是特朗普集團的最大貸款來源。1月11日,德意志銀行宣布將不再和特朗普及特朗普集團有任何生意往來。特朗普集團目前仍欠該銀行3億多美元,償還期為2023年和2024年。與此同時,紐約的Signature銀行也宣布取消特朗普兩個共計存款約500萬美金的銀行賬戶,並呼籲特朗普總統辭職。緊接著,佛羅里達州的Professional銀行宣布關閉特朗普的賬戶,不再和特朗普及特朗普集團有任何生意往來。

除銀行外,房地產諮詢服務公司高緯環球(Cushman & Wakefield)也於上週一和特朗普集團斬斷關係,不再為特朗普幾處房產尋找租戶。美國職業高爾夫球員協會(PGA)宣布2022年的PGA巡迴賽將不在特朗普集團位於新澤西州貝德敏斯特鎮的高爾夫俱樂部舉行。主辦英國高爾夫公開賽的皇家古典高爾夫俱樂部(R.&A.)表示,“在可見的未來”將不再與特朗普集團位於蘇格蘭特恩博瑞(Turnberry)的高爾夫度假村有賽事合作。

紐約市政府也與特朗普集團中止合同關係。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於上週三宣布,煽動國會暴力事件屬犯罪行為,紐約市將因此取消與特朗普集團的三項商業合作。他表示,中央公園的兩個溜冰場,一個旋轉木馬,以及位於布朗克斯區(Bronx)的高爾夫球場每年為特朗普集團帶來大概1700萬美元的進賬。特朗普集團稱此舉為“政治歧視”,並構成違約;集團高管、特朗普之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已表示要將紐約市政府告上法庭。

此外,推特、臉書、Instagram、YouTube等社交媒體平台封禁特朗普的賬號,谷歌、蘋果、亞馬遜下架特朗普支持者聚集的社交應用,電子商務平台Shopify下線了特朗普集團和特朗普競選團隊的網店。

不少媒體分析認為,以房地產和休閒娛樂業務為主的特朗普集團在新冠疫情衝擊下本就已遭重創,它是否還能承受廣泛甚至是長期的抵制潮成為疑問。《紐約客》分析認為,特朗普的大部分業務依賴於企業和富裕的消費者,“特朗普”的品牌價值和名聲也是特朗普集團許多業務競爭力的關鍵因素。而國會衝擊事件後,對於許多企業和有權有勢的個人來說,“特朗普”這一品牌已經成了公關負擔。缺乏這些人的支持,特朗普集團的運營前景恐怕前景堪憂。

但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金融學教授杰拉德·漢威克(Gerald Hanweck)並不認為這會是個長期問題。

漢威克向美國之音表示,各大企業現在做出與特朗普劃清界限的決定與特朗普集團的商業實質無關,這純屬公關行為和以及出於政治考量。他舉例說,像摩根大通銀行、花旗銀行這些大型金融單位其實都受政府的高度管控,政府如何決策會對其運營產生重大影響,因此他們這波舉動不免有討好拜登政府的考量。國會衝擊事件後,摩根大通、花旗、AT&T等多家美國大企業都宣布將停止向質疑大選結果的國會議員提供政治捐款。

”政治風向一變,企業也跟著變,” 漢威克說。

但他也指出,隨著新政府接管白宮,大家的關注焦點會逐漸轉移至拜登政府的行政舉措,輿論不會一直緊密關注企業與特朗普集團之間的業務往來。談到高緯環球與特朗普集團的解約,漢威克分析說,目前商業房地產服務商的市場行情十分低迷,甚至在新冠之前就陷入嚴重困境。

“生意就是生意,你需要生意的時候,自然回去接近能給你提供生意的一方,” 漢威克說。他認為,一些需要特朗普集團生意的企業有可能會在之後慢慢重啟合作。

據《紐約時報》去年9月對特朗普集團稅務問題的報導顯示,特朗普是德意志銀行這筆貸款的擔保人,這意味著一旦貸款未能如期償還,德意志銀行可以拿特朗普的私人財產做抵押,除非特朗普集團能找到其他貸款渠道進行二次融資。而在目前的情境下,恐怕也難有大型銀行願意為特朗普集團提供大筆貸款。

漢威克在接受“市場觀察”(Market Watch)網站採訪時也表示,他暫不看好會有商業銀行願意為特朗普集團提供巨額貸款。但他表示,特朗普集團可能會避開向銀行這樣的傳統貸款機構貸款,轉而從公開市場獲得企業級融資。另外,特朗普集團也可能與一家大型投行合作,髮型大量企業債券。

“全球金融市場資金充溢,” 漢威克對美國之音說,“各國中央銀行都剛剛向金融市場注入巨大流動性。” 漢威克也指出,各央行現在都把利率降到最低,很多金融機構能賺到多於0%的利息就很開心了,資金供應肯定充足。

漢威克表示,長期來看,與特朗普集團解約的各商業機構會在風頭過後逐漸回歸合作,尤其是隨著新冠疫苗的普及,特朗普集團旗下大部分業務的複蘇和好轉指日可待。

關於企業對特朗普集團的抵制風潮,美國新聞網站Vox分析表示,這些精英們從特朗普那裡得到減稅等經濟利好之後,現在紛紛遠離特朗普。Vox批評當中很多企業其實曾經支持特朗普和其各種政策,並從中撈到不少好處,現在才做這些譴責和抵制的行動為時已晚。Vox認為,這些企業在國會衝擊事件後紛紛這麼做一是因為特朗普和共和黨手握大權已時日不多,二是因為可以藉此給企業名聲帶來好處。文章也對這種抵制風潮的持久度表示懷疑,稱這些企業和個人很容易會一切照舊,需要民眾繼續關注它們的捐款動向。

特朗普將進軍媒體行業?

任總統之前,特朗普就是家喻戶曉的媒體名人,其“學徒”真人秀也曾大獲成功。隨著推特等大批社交媒體封禁其賬號,擁有7400多萬支持者的特朗普會不會在離開白宮後自立門戶,成立自己的媒體公司甚至是社媒平台,不少新聞報導都稱,特朗普曾表達過這種意向。

《紐約客》分析認為,特朗普的媒體大亨夢能否實現還很難說,因為現下特朗普可能很難找到合作夥伴。漢威克對此表示,一方面,確實會有人會因為特朗普這個名字而選擇避開;但另一方面,推特、臉書等平台直接封殺賬號的行為或許反而給他帶來成功的機會。漢威克也表示,美國幾大電視網都因各自持有太鮮明的意識形態指向而流失觀眾群,獨立媒體的市場空間應該不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