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任志強的生死與習近平任意權力的展示


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受到打壓的中國公民(從左至右順時針:任志強、李澤華、陳秋實、方斌、李翹楚、高飛、許志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54 0:00

自今年3月網絡間傳出一篇據稱是任志強執筆的文章強烈批評中共最高領導人在疫情應對問題上的無能和無恥之後,這位北京地產業界名人旋即失踪。隨後中國共產黨當局宣布對他進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調查。中共當局近日再度宣布將他開除中共黨籍並“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觀察家們表示,中共當局對任志強的處理方式再度凸顯中共黨魁習近平的任意權力,而這種任意獨裁的做法在國際間也造成影響。

任志強的人名與生死之謎

觀察家說,在當今中國,任志強顯然是中共當局眼中的超級敏感的人物。因此,任志強的名字除了可以在中共官方發布的消息或文稿中出現之外,中國網民議論任志強案件,提到任志強的名字,他們的言論甚至他們的網絡賬號便會被中共網絡輿論管制當局封殺。

於是,在中共當局宣布將他開除出中共黨籍並“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之後不久,中國的網絡上出現了謎語一般的帖子:“亻壬大P死了”。

對不熟悉中國的語言、新聞和政治的人來說,這帖子是難以索解的謎語。它的謎底是,“亻壬(讀音是rénrén)”就是“任”。將敏感人物的名字拆開來寫,如把有“天安門屠夫”之稱的中國前總理李鵬寫作“李月月鳥”,是中國網民規避中共網絡言論審查(關鍵詞機器自動審查)的一個常用方式。“大P”的“P”則是“炮”的漢語拼音首字母。任志強在過去的一些年裡常常就一些公眾關心的話題發表直言不諱的意見,因此獲得了“任大砲”的綽號。

“亻壬大P死了”這個看似謎語一樣的帖子的所指是,在中共當局宣布將任志強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之後有謠傳說,任志強已經死於獄中。在中共的監獄中,在押者莫名其妙地突然死去的事情經常發生。

在任志強已經死於獄中的謠傳流傳之際,中國網絡上也出現了這樣的貼子:“亻壬大P平安”。這個帖子的所指是另一種謠傳,這就是任志強還活得好好的,而且已經返回家中。

截至目前,外界無法證實上述的謠傳哪一個反映的是實情。

在中國問題觀察家們看來,“任志強”這個人名成為中共當局控制下的中國網絡的敏感詞之一顯示了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言論控制的嚴密和任意。在當今中國,任何被中共當局認為可能不利於中共或其黨魁習近平的言辭都會被當局任意封殺。有些詞被封殺容易理解,有些詞被封殺則不容易理解。

例如,批評者指出習近平上台以來無視中國依然是一個窮國和擁有龐大貧困人口生活困難的現實動輒在出訪期間向外國灑出幾十億上百億元的援助,因此獲得了“大撒幣”的綽號。於是,“大撒幣”便成為中國的網絡禁忌詞。

但是,“景山歪脖子樹”、“小學生”、“初中生”這樣的詞也時常受到封殺則讓外界感到奇怪和好奇。許多網民的猜測是,這些詞被封殺是因為習近平的宣傳班子不願意讓中國公眾想到明朝末代皇帝在叛軍攻破皇城之後在皇宮後面的景山一棵樹上上吊的歷史,以及許多人認為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很多胡作非為的文化水平很低,只是小學生和初中生水平。例如,他推動通過的將香港的“一國兩制”正式打入死牢的所謂港版國安法被認為是“法盲、流氓加文盲”的表現。

任志強的言論和罪名

“任大砲”任志強最新遇到的麻煩起始於今年3月初網絡上流傳的據說是他寫的一篇文章,標題是《剝光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那篇文章不點名地強烈批評了中共黨魁習近平專斷獨裁,中共當局壓制輿論,封鎖致命性的傳染病新聞,外加誤導性宣傳,導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給全中國和全世界造成至今難以修復的大禍害,但習近平非但拒絕承擔責任,反而召開17萬人大會發表講話自吹自擂,並調遣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為他唱讚歌。

那篇文章說:“我也好奇並認真的學習了這篇講話,但我從中看到的卻與各種新聞媒體和網絡上報導的'偉大'完全相反。那里站著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這次的大會,也許同樣面臨的是黨內執政的危機,但人們沒有看到大會上有批評的意見,沒有對事實真相的追究與批露,沒有查清疫情暴發的原因,更沒有人檢討責任和承擔責任。卻在試圖用各種偉大的成績掩蓋事實的真相,好像這個疫情是從1月7日的批示才開始。那麼去年12月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及時公佈信息?為什麼會發生1月1日中央電視台追究8名謠言者的新聞?為什麼會有1月3日的訓誡?為什麼會有1月3日對美國通報的疫情信息?為什麼不提1月7日之前已發生的各種危機?為什麼1月7日的批示未向社會公佈?至今也未公佈!為什麼1月7日之後還會召開了各種聚集性的全國大會?為什麼還出境訪問?為什麼在雲南敲鼓慶春節?……”

在上述這篇以任志強之名發表的文章出現之後,任志強很快失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沒有對這篇文章所陳述的事實以及所提出的問題做出任何直接的或間接的反駁,也沒有向中國社會或國際社會公佈習近平所說的他1月7日就中國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出的重要批示。

但在任志強失聯多日之後,中共當局發布了一則只有一句話的簡短的含糊其辭的公告:“北京市華遠集團原(中共)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區(中共)紀委區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到了7月下旬,中共當局再度發佈公告,“北京市華遠集團原(中共)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公告說:“北京市西城區紀委區監委對北京市華遠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經查,任志強喪失理想信念,背棄初心使命,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公開發表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文章,醜化黨和國家形象,歪曲黨史、軍史,對黨不忠誠、不老實,…...”

維權律師浦志強認為,這些罪名從法律上講含混不清,曖昧不明。他說,“法律沒有要求,也沒有哪條法律規定說,中國人需要對黨忠誠和老實。這些事情,什麼違背初心啊使命啊,我們也不太好評價他們的初心和使命到底是什麼,任志強到底有過什麼樣的初心和使命,現在他違背了,他和以前不一樣了。是因為他自己變了,還是因為這個黨變得和他當初有初心和使命的時候不一樣了,以至於他現在跟現實格格不入,不再符合新時代的中央對黨員和乾部的要求。這些事情我們無從而知,也無從評價。”

浦志強接著說,任志強的麻煩不是今天才有的,2016年,中國中央電視台打出標語歡迎習近平視察的標語“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任提出了批評,那時候他就遇到了一次大麻煩。浦志強說,他和他的朋友們都不覺得任志強說的那些話有什麼不得體,因為媒體就應當是社會公器,應當追求客觀真實,服務於社會,服務於公眾,如果說媒體姓黨,正好符合海外某些國家把中國某些主流媒體當作國家代理機構的論斷。

任志強2016年對所謂的“媒體姓黨”的說法提出的批評意見是:“當所有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由任志強案件看毛時代回歸

香港資深媒體人金鐘說,任志強案件向世人展示了一個嚴酷的現實,這就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們的基本人權被剝奪,言論自由表達被剝奪,人們被要求必須充當中共當局的應聲蟲,在行動和思想上跟中共黨中央高度保持一致,而黨中央就是習近平;任志強的錯誤或罪過無非是把自己的思想公開表達出來,表達了他對習近平的意見。

金鐘說:“簡單說就是他反對習近平,對習近平有意見。本來這種事情,我們在美國,在香港,在台灣都是很自由,很自然的事。你看美國總統,現在反對他的人有這麼多。媒體也是,不僅是美國媒體,世界其他國家的媒體都可以表示反對。...現在全世界就一個地方,這就是中國大陸,人們不能批評政府,不能批評共產黨。”

在金鐘看來,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令人想到了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想到了毛澤東時代的黑暗,想到了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個人崇拜和嚴酷的言論管制。

金鐘說:“文革時的時候全國人民都知道,你對毛澤東的話,對毛澤東的書, 毛澤東的政策,你不能說一個No,不能說一個不字。你說了你就犯法,就是反黨。…...任志強的事情就表明了中國的法治從毛澤東死了之後幾十年完全沒有改變,沒有進步。所以現在說他(習近平)又退回到毛澤東時代。”

金鐘說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又退回到毛澤東時代,許多批評者也說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正在重新祭出毛澤東時代和文革時代的許多典型的做法,其中包括公開聲言中共必須掌控中國社會一切的一切,即習近平現在公開宣揚的“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黨是領導一切的”;法律必須是黨的刀把子,鼓勵中國公眾相互檢舉揭發,包括未成年人向當局舉報家長,學生舉報教師,社交媒體用戶舉報其他用戶。

不過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又說,當今中國有大問題,但比文革的時候還是要好一些。他說,“如果簡單比較現在和文革時期,那麼簡單講就是現在我們是在一個所謂有法可依、有法律但沒有法治、有憲法但沒有憲政的情況下的依法治國。而文革的時候一切都沒有法,沒有章法。所以說,現在還是比文革的時候好很多。”

浦志強表示,儘管現在的情況比文革的時候要好,因為文革時期可以隨便打死人,完全不講法,不需要去偵察,指控,起訴,判刑,但現在所謂的相對好問題也非常大。

浦志強說:“經過改革開放和法制建設,中國已經有非常多的法律和行政法規在具體使用。但實際上,有不受限制的黨和政府乃至社會的勢力去影響(法律的實施)。文革那時候不講法,現在要遵循表面上的法治。只不過在這些年來又強調不管是公安還是檢察還是法院,公安政法隊伍又變成了刀把子了,維護政權主要靠公檢法。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也表示要向三權分立亮劍,所有的執法部門都要效忠黨的領導,並且要接受黨的絕對領導。”

任志強案件的國際迴響

自2012年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以來,習近平一度以打擊貪污腐敗為他的執政主題。但中國國內外的批評者和觀察家普遍指出,習近平的反貪並不是真正打擊貪污腐敗,而只是以反貪為幌子清除政治異己以奪取和鞏固他的獨裁權力。

許多中國公眾和網民抱怨說,習近平聲言要對貪污腐敗實行零容忍,但在國際媒體拿出確鑿的證據顯示中國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在國外銀行有數以百萬美元計算的存款、習近平的姐夫跟中國的許多權貴一樣開設離岸公司在國外隱藏財產時,習近平當局不但不追查,反而大力封殺中國網民的議論,甚至一度長時間將李小琳的名字及其外號“電力一姐”以及“姐夫”列為不能搜索或傳送的禁忌詞。

香港資深媒體人金鐘錶示,中共當局近年來的表現,尤其是自習近平上台以來的表現使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認識到,它們先前寄希望於通過接納中國加入經濟全球化的進程促使中國發展法治和政治開放並融入自由世界的想法不符合現實,習近平整治任志強這樣的批評者的做法讓國際社會和西方國家再度看到,中共政權還是一個不肯改悔的斯大林式獨裁暴政政權,中共成員通過開放的全球貿易體系獲得了財富,不但沒有發展法治和政治開放,反而對內加強獨裁,對外咄咄逼人威脅他國,威脅世界秩序,這種對中國的新的認識顯然是美國近來大幅度改變對中國的政策的主要原因。

金鐘說:“它(美國)現在知道自己錯了,跟(中國)共產黨是不能合作的,因為共產黨實行的是暴政所。謂的暴政就是秦始皇加希特勒。像任志強這樣,(中共當局)把他抓起來,要給他法律懲治,這就是一種暴行。所以美國現在改變了(對中國的)政策,這是很好的事情。”

在金鐘做出上述表示時,外界仍不知道任志強是死是活,不知道他依然在監獄中還是獲得了釋放或假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