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七一”後習近平再次發話世界政黨對話實為“國內消費”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視頻峰會上講話。(2021年7月6日)
“七一”後習近平再次發話世界政黨對話實為“國內消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4 0:00

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於星期二(7月6日)以視頻連線方式舉行,會議的主題為“為人民謀幸福:政黨的責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了此次峰會並發表主旨講話,他在強調政黨應“錨定正確的前進方向,擔起為人民謀幸福、為人類謀進步的歷史責任”的同時,也強調了多邊主義的重要性。有分析人士稱,習近平的講話反映出了中國共產黨目前的焦慮及其面臨的一些困境,講話乃至峰會的舉辦更多是面向國內觀眾,鞏固習近平在國內的地位。

強調多邊主義,“中國永遠不稱霸”?

習近平在今年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上發表了題為“加強政黨合作,共謀人民幸福”的講話,其中提到政黨作為推動人類進步的重要力量,要錨定正確的前進方向,擔起為“人民謀幸福、為人類謀進步”的歷史責任。政黨應擔負起引領方向、促進發展和完善治理的責任。

除強調為人民謀幸福,讓中國人過上美好生活外,習近平還在發言中提到了多邊主義的重要性。他說,現行國際體系和國際秩序的核心理念是多邊主義,“我們要共同反對以多邊主義之名行單邊主義之實的各種行為,共同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

他還說:“中國永遠不稱霸、不搞擴張、不謀求勢力範圍。中國共產黨將同各國政黨一道,通過政黨間協商合作促進國家間協調合作,在全球治理中更好發揮政黨應有的作用。”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的講話反映了中國共產黨的焦慮及其面臨的國際困境。旅美中國維權律師、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客座教授滕彪表示,西方國家越來越認識到中國專制政權對世界秩序的威脅,西方曾經希望中國通過市場經濟逐步走向民主制度,但這種希望落空後便開始調整對華政策,中國感覺到了西方的圍堵,所以習近平的講話強調了多邊主義。

中國一周前舉行了盛大且莊嚴的“百年黨慶”,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天安門城樓上發表講話:“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以英勇頑強的奮鬥向世界莊嚴宣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華民族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習近平身穿灰色毛裝在天安門城樓上招手。(2021年7月1日)

習近平還向那些“妄想欺負、壓迫、奴役”中國的“外來勢力”發出警告,稱他們“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習近平主席在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上一番“永遠不稱霸”、“反對強權政治”的言論似乎與“七一”講話體現出的勢不可擋有些許出入。研究中國政治的知名學者、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教授季北慈(Bates Gill)認為,習近平的講話看似前後矛盾,但實則是有意義的。中國希望外界聽到的信息“中國當然不是在搞強權政治”,是美國及其友邦和盟國正在搞所謂的強權政治,並有欺負中國的意圖。

但季北慈也提到中國本身就是在實行強權政治。“它在過去一年剛剛在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對印度採取的行動,威脅台灣,增加在東中國海的軍事存在等等,這都是強權政治的例子, 大國都是這樣做的,它們行使權力來實現自身利益,”他對美國之音說,“試圖轉移人們對中國行為本身的關注,這也是強權政治。”

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究員馬曉月(Mareike Ohlberg)表示,中國共產黨一貫採用雙重標準。當美國或其他國家採取行動時,這是強權政治和霸權,當中國採取行動時,這只是在捍衛自己的合法利益。但她也認為,中國的大多數鄰國可能都不相信這種說法。

反對技術封鎖暗指美國阻撓發展?

習近平在會上的講話還提到了民主與科技。他說:“民主同樣是各國人民的權利,而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實現民主有多種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一個國家民主不民主,要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能由少數人說了算!”

習近平還說,應“共同反對任何人搞技術封鎖、科技鴻溝、發展脫鉤。任何以阻撓他國發展、損害他國人民生活為要挾的政治操弄都是不得人心的,也終將是徒勞的”!

習近平在峰會主旨講話中雖然並未點名道姓,但卻似乎是對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批。因為自拜登上任以來,美國仍在繼續限制中國科技企業。

上海市民在街頭觀看習近平在天安門的講話實況。(2021年7月1日)

拜登今年2月曾簽署一項行政令,讓聯邦機構對半導體、稀土礦物質、電動汽車大容量電池、藥品等美國關鍵原物料的供應鏈進行為期100天的審查。6月出台的審查報告稱,中國在以上四個領域採取的措施“有很多不符合全球公認的公平貿易慣例”。報告還建議建立一支“供應鏈貿易行動小組”,針對這類的“不公平貿易行為”提出執法行動。

同樣在上個月,拜登還頒發了新的行政令,禁止美國人在中國境內外投資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中國公司,或出售用於鎮壓異見人士或宗教少數派的監控技術的中國公司。新禁令擴大了早些時候特朗普時代的黑名單,使得禁止美國投資的中國企業總數增加到59家。

中國方面指責美國針對中國的科技“脫鉤”是“自斷經脈”,新華社的一篇評論文章稱,美國“加大對華製裁封鎖,同樣正在損及自身科技產業發展,拖累貿易和經濟復甦”。

季北慈認為,習近平的一番有關脫鉤的言論其實是在批評美國。他還說:“中國需要獲得尖端技術,特別是在它自身無法發展自主創新能力的領域,它呼籲開放技術流動,因為這直接符合中國的利益。但在另一方面,政府試圖限制、控製或管理某些技術流,比如互聯網或其他形式的國際知識獲取,他們認為這對中國的利益是有害的,所以這也是發言中矛盾的一點。”

中國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客座教授滕彪(照片由本人提供)

滕彪表示,習近平批評經濟、科技方面的脫鉤,且一直在強調合作和開放,但其實中共的許多做法實際上是在朝思想、意識形態和政治“脫鉤”的方向前行。從網絡的收緊,驅逐外國的NGO、媒體、記者乃至教師和宗教人士,中共實際上是不希望受到任何西方民主制度的影響。

政黨大會“對外裝門面”,實則“供國內消費”

中國問題專家費約翰(John Fitzgerald)認為,所謂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不過是“裝門面”搞外宣,其真正目的是供“國內消費”,鞏固習近平在國內的立場和地位。

費約翰說,峰會“不是供外國消費的,因為中國共產黨其實不希望其他國家的政黨效仿其行為或組織。中國共產黨的貿易、投資、安全和對外影響戰略寄生(parasitical)在開放、法治和互惠的慣例上,這些慣例與自由民主多黨模式緊密相連。”

他還說,中國共產黨最不希望其他國家修改自己的製度或調整自己的行為,因為“這將削弱中共在處理歡迎自由和開放的人與人之間的聯繫以及貿易和投資的多黨國家問題上的威權優勢。如果其他主要政黨和國家都像中國共產黨那樣行事,那麼北京的遊戲就結束了”。

在新罕布什爾大學副教授李道明(Lawrence C. Reardon)看來,這次峰會是中國共產黨慶祝成立100週年的一部分。在中國民眾無法自由接觸國際媒體的情況下,中國人民只能在電視上看到中國在世界各地的“盟友和經濟夥伴”一起慶祝週年,承認共產主義中國的政治和經濟實力以及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

馬曉月認為,峰會“主要受眾是國內人士”。她寫道:“中國共產黨試圖在與個別政客和政黨會面時獲得同樣的承諾和口頭支持,因此這不是世界政黨峰會所特有的,中共已承諾中國人民,中國在其領導下已強大起來了,中國試圖用這些言論來證明自己在世界上受到良好尊重,從而鞏固自己在中國的合法性。”

“絕無僅有,史無前例”?

舉行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會議是中共的傳統,2017年會議首次舉辦時,有120多個國家200多個政黨和政治組織領導人報名參會。季北慈說,中國今年在慶祝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慶典後很快舉辦了這次峰會,這一“時機可能不是巧合”,他認為“這是一種試圖使中國共產黨正常化並贏得尊重的方式”。

他還表示,此次峰會的規模是迄今為止最大的,這是因為在後新冠疫情時代,中國及其國際形象受到了相當嚴厲的打擊。因此,中國共產黨會加倍努力,爭取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尊重。他說:“我相信他們為這次會議的成功投入了大量資源。”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視頻峰會上講話。(2021年7月6日)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說,今年有超過160個國家的500多位政黨和政治組織等領導人參加了峰會,這其中就包括柬埔寨人民黨主席、首相洪森,菲律賓民主人民力量黨主席、總統杜特爾特,越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塞爾維亞前進黨主席、總統武契奇,俄羅斯統一俄羅斯黨主席、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古巴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國家主席迪亞斯-卡內爾等人,此外逾萬名政黨代表等也出席了此次會議。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在會前更是介紹說,出席峰會的嘉賓、網民數量規模“史無前例、絕無僅有的”。

美國、英國、芬蘭和西班牙的共產黨高層也參與了此次峰會。受邀與會的美國共產黨聯合主席康布隆(Rossana Cambron)在會上對中國共產黨過去10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表示祝賀,並讚揚了社會主義國家應對新冠疫情的努力。她還說,美國共產黨已認識到“美帝國主義已經並將繼續危害全世界,因此美國共產黨不斷壯大自身力量,並在國內開展建設社會主義美國的運動,這也是為世界謀福祉”。

據菲律賓新聞網站Rappler報導,總統杜特爾特在峰會中讚揚了中國共產黨的成就以及中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並預測北京將繼續“在未來幾十年的全球事務中發揮重要作用”。他將中國稱為菲律賓的朋友,並感謝了中國為菲律賓抗擊新冠疫情提供的幫助。

越通社說,越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在峰會上發言,稱當今各國家和政黨當務之急是加強國際合作,攜手抗擊新冠疫情,迅速恢復社會經濟發展,做好民生保障工作。他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人民、政黨和政治社會組織多年來對越南的支持和幫助表示感謝。

越南和菲律賓等國與中國在南中國海等問題上存在爭議。越南過去兩年在其控制的南中國海島嶼上部署了軍事裝備,有專家稱此舉意在阻止來自中國的任何攻擊。菲律賓近期更是屢屢抗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存在和活動。

柬埔寨首相兼柬埔寨人民黨主席洪森在中國共產黨和世界政黨視頻峰會上講話。(2021年7月6日)


“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鄧聿文說,越南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即使中越兩國之間有再大的矛盾,越南的外交重點依然是中國,越南在南中國海等一些問題上可能會尋求美國的幫助,但並不會倒向美國。越南想與中國搞好關係,“這樣的場合越南一定會來捧場”。他還說,在杜特爾特時代,菲律賓與中國的關係很好,在南中國海一些島礁爭端並不會直接影響兩國關係。

南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駱思典(Stanley Rosen)對美國之音說,這些政黨、國家寧願相信中國給它們留下好的印象,因為中國有巨大的經濟影響力,它們也希望在大國政治方面顯示獨立性。但毫無疑問,中國是努力遊說才獲得了這樣的出席率。

滕彪表示,此次與會的政黨有些並非執政黨,還有一些也不是民主國家正常的政黨。中共在很多重要方面不具備現代政黨的基本因素,由它來組織世界政黨峰會,這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很“諷刺的事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