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要讓黨更強大 期待改革者失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的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的開幕式會場。 (2018年12月1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1 0:00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取得的成就時,和其前任在10年、20年前發表的類似講話一樣,都對黨進行了頌揚。但是,在與美國貿易緊張關係不斷升級,而中國經濟增速極速放緩雙重壓力之下,習近平將黨推到至尊地位, 令許多期待他借此次講話推動必要的結構性改革的觀察者頗為失望。

中國領導人展示改革成就時,都會稱頌其政黨。但習近平在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將黨遵奉至“完全正確”的地位,強調黨對40年改革成就的決定作用。觀察人士和西方媒體看到,中共改革開放以來權力最大的領導人,對其政黨的稱頌並不是做表面文章粉飾矛盾的意識形態。紐約時報報導說,“習清楚地表面,他對這一俗話所說的帶有‘中國特色’的意識形態本身深信不疑。

中國近代史學家章立凡曾在對美國之音談中國民營企業問題時,對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思想觀念做過評述。 他說:“(他)就覺得中國的強大既搞了鄧小平式的資本主義,又搞了毛澤東式的集權,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中國模式、中國大陸這樣的成就。所謂‘打通兩個30年’就是這種思想。”

美聯社報道稱,習近平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自始至終在強調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維護中國的主權。法國“世界報”注意到習近平在1個半小時的講話中,8次用了“不動搖”,表明了他的決心。

習近平在講話中談及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時說:“前進道路上,我們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

這番話雖然對國企和民企都表示支持,但仍將公有經濟置於主體。

北京獨立評論人士章立凡認為,這與習近平的一貫想法是相符的。他說:“至於說,把國企做大做強,恐怕是他一貫的想法,就是說從他的知識結構,他的世界觀,他的‘三觀’(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形成的時候,就是要搞這套東西,要把中共政權變得非常強大。”

總部在倫敦的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說,習近平在講話中並沒有發出重新讓經濟自由化的訊號,而強調了國家將繼續在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威廉姆斯說:“習把焦點放在黨對中國取得的成就所起的作用,這並不令人驚奇。但習在談到未來道路時對市場和私營經濟的描述之少,多少令人感到失望。”

香港中國傳媒研究計劃共同主管班志遠(David Bandurski)在亞太時政網站“外交家”上刊文,分析了他所說的“過度自信”給中國帶來的新危機(China’s Crisis of Overconfidence)。

班志遠說,40年後,中國已經成為經濟巨擘,並渴望成為世界技術創新的引領者。但是中國領導人看起來忘記了改革前曾有過的重大的教訓以及文革劫難 - 只有拒絕愚蠢自大的權力語言,同時允許思想和資訊的公開交流,國家才能向前進。

習近平掌權後,帶領中國迅速逆轉方向。班志遠回顧了那段漫天飛舞“正能量”的日子。習近平加強黨對媒體的控制,傳媒界出現一股假大空之風。他告誡說,這樣的浮誇吹捧文化很快變得具有侵蝕性,中國人非常清楚地瞭解自己的歷史:1958年到1962年大躍進期間,地方官員被毛澤東盲目敦促下,爭相報豐收,以此填補熱情真空。

美中貿易戰迫使當政者給炫耀經濟技術成就的高調宣傳降溫,但對黨的讚頌,以及對媒體和資訊的控制卻沒有間斷。班志遠說,當前是40年來媒體受控最嚴的時期,只要黨不間歇的掌聲淹沒實質和理性,所有關於開放的談論都是假話、空話和大話。

當前中國經濟增長急劇放緩,習近平在談論堅持改革開放時,沒有強調市場,而是將黨置於一切之上。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說,中國的領導層,特別是習近平,感覺到接下來的十年中國面臨邁過中等收入陷阱的艱巨任務。

威廉姆斯說:“許多經濟體在那個時期都出現過由基層推動的更大程度政治自由化的要求。在中國,強調以國家為重心,我想是(當政者)對這方面的擔憂所做的回應。他們擔心開放會削弱中共的勢力。”

許多曾經對習近平在權力穩固後推動重要改革抱有希望的人,看到高調的國進民退、對黨不停歇地讚頌,以及對公民和媒體自由更嚴格的限制,不再有期望。

威廉姆斯說,只要習近平仍處於權力的頂端,就看不出經濟自由化方面會有重大的轉變。他認為,習近平擔心那樣會危及中共的持續統治,而那就是他的終極捍衛目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