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信息柏林牆後長大的中國年青一代


北京一群青年邊走路邊看手機。 (2020年7月6日)

中國共產黨當局在控制網絡信息流通方面所投入的人力物力之大被廣泛認為世界絕對第一。隨著人們獲取信息的渠道大規模轉移到互聯網上,中共當局的信息封鎖究竟造成了什麼後果,是否使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一代的中國人變得更加支持中共政權,包括支持中共政權給全世界帶來災禍的政策成為世人關注的話題。

防火牆 信息封鎖+宣傳

中共當局,尤其是2012年11月上台的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在中國實行專制獨裁、鎮壓異議、封鎖新聞的政策,這一切在過去多被世人認為是中國的問題,是中國的不幸。然而,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伴隨著中共的嚴密信息封鎖在中國全面爆發並擴散全世界,給全世界造成至今依然看不到盡頭的災難,中共的信息/新聞封鎖政策也成為人們關注的一個焦點。
與此同時,中共在過去的20年裡逐步封閉中國網民獲取沒有受到中共當局篩選的信息的渠道,建設所謂的國家級網絡防火牆即批評者所說的信息柏林牆,有整整一代中國人是在網絡防火牆/信息柏林牆後長大。這一代人對中共政權及其政策,對中國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是否因中共當局的信息封鎖加美化當局的宣傳而變得親中共也使國際社會感到擔憂。

9月1日,美國Politico雜誌發表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研究員王亞秋發表文章,大標題是“在中國,大防火牆正在改變一代人”,副標題是“互聯網會一度好像是會不可避免地造成社會更加開放,但現在則是不斷養成年青的民族主義者”。

王亞秋的文章指出,中共當局通過網絡防火牆對它不喜歡的信息予以不遺餘力地封鎖,加上中共當局大力宣傳有利於當局的信息,導致中國出現眾多的年輕人持有強烈的、基本上是支持中共當局的民族主義情緒。中國的這種新一代會將國內國際間對中共當局的統治批評視為敵視中國。

居住在加拿大溫哥華的前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在中國國內以及在離開中國之後一直關注中國的網絡輿論問題。他也認為中國的網民尤其是新一代的網民確實有很大的變化,但並不是因為防火牆使他們對中共政權更加認同;要說對中共政權認同,我們看到不少西方國家領導人和非西方國家領導人先前也反復和公開表示認同或贊同中共政權,認為中共治國有方,經濟發展措施得力,值得學習,而那些國家的領導人並沒有因為中共網絡防火牆封鎖而不能自由地獲取信息。

防火牆究竟有何用

祝聖武說,“我想說,Politico雜誌文章的結論是對的,這就是中國年輕人在防火牆內長大,但他們一點也不反感防火牆,反而更加用擁護共產黨。但它所說的中國年輕人擁護共產黨的理由是錯的。他們擁護共產黨並不是因為有防火牆在他們看不到事實,其實突破防火牆並不難。難的是你有要突破防火牆的想法,你才能突破防火牆。”

祝聖武所說的中國人尤其使年輕人突破防火牆並不難、難的是他們有突破防火牆獲取沒有被中共當局審查的信息的意願,這種說法先前已經得到網絡傳播研究學者的實證性研究的證實。

2019年6月,來自中國的學者Yuyu Chen和David Yang在《美國經濟評論》雜誌上發表文章說,他們的社會科學試驗顯示,他們在北京向大約1000名大學生提供免費翻牆軟件工具,讓他們可以在1年半的時間裡隨意瀏覽不受當局篩選的信息,但發現大部分學生對這種信息興趣缺缺,將近一半人根本就沒有用翻牆軟件,用了的人也幾乎沒有用它來瀏覽被中共當局封鎖的網站的。

互聯網是否給中國社會進步造成了阻礙,使中國社會變得不是更加開放,而是更加封閉?

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1989年因為同情反腐敗要民主的抗議者而一度長期被監禁的鮑彤說,互聯網在中國有好作用,也有壞作用,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歷史上出現的新媒體都有這個問題。

鮑彤指出,在十九世紀的時候,中國還沒有報紙,後來有了報紙。報紙就有了兩種作用。一種好作用,一個種作用。後來又有了收音機也就是無線電廣播。收音機也是一樣,有好作用,也有壞作用,後來又有了電視,現在又有了互聯網,互聯網也是一樣。媒體有好作用和壞作用是不可避免的;另外,所謂的好作用和壞作用的定義也隨著人的立場不同而不同。問題永遠存在,從一開始就存在,今後還要繼續存在。社會進步的關鍵在於開放。

鮑彤說,“就好像新聞一樣。新聞一定有真新聞,有假新聞;有真相,有謊言,有正面的作用,有負面的作用。怎麼辦呢?我看也不能有一個(擁有絕對權威的、絕對正確的)人來說,這條是真的,那條是假的。沒有人有這個本事。誰都沒有這個本事。怎麼辦呢?只有靠大家來識別,靠大家各自來評論,靠開放。”

謊言與假新聞在當今世界是一個具有普遍性的問題。這種問題不僅發生在中國這樣的奉行一黨專制獨裁的國家,也發生在美國這樣的所謂自由民主國家。但由於中共當局在操控輿論、操控新聞方面有舉世無雙的巨大投入,中國成為社會科學和傳播學學者的最熱門的研究對象。

謊言與假新聞究竟多有效

2017年,哈佛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加里·金率領的一個研究團隊發表的研究報告說,中國政府據信僱傭大約二百萬“網絡特工”冒充普通網民在互聯網上發帖引導輿論,他們估計中國政府每年在社交媒體上發出大約四億四千八百萬(4.48億)條帖子。

在積極推行規模龐大的網絡輿論操控的同時,中共當局也不斷採取禁言、銷號、騷擾、拘留、罰款、抓捕、判刑等方式懲罰在互聯網上發表中共當局所不喜歡的言論的中國網民。當局的這種輿論操控的正反兩手的操作使中國的網絡輿論看上去越來越符合中共的喜好,使越來越多的人(其中包括許多研究中國的學者)驚呼或哀嘆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和網民洗腦成功。

但與此同時,在中共當局不小心留出的言論自由的縫隙,如官方媒體發布官方新聞時不小心留出可以自由評論的空間,中國網民會發表對中國政府和中共當局的犀利批判和諷刺,給中共當局的宣傳和信息封鎖捅出巨大的漏洞,使當局難以應對,只能假裝看不見,同時趕緊採取刪帖封殺的措施。這種局面又使很多人認為中共的當局的洗腦性宣傳成效有限。

這方面的最新的一個例子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又名武漢肺炎疫情2019年12月在中國武漢爆發,疫情隨著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採取封鎖消息加誤導性宣傳在中國迅速傳播,並傳遍全世界,造成至今依然在擴大的嚴重後果。

在疫情在武漢發生時,武漢醫生李文亮僅僅是因為在社交媒體微信朋友圈中提醒幾個同事朋友要小心新出現的疫情,便被武漢公安當局訓誡。武漢公安局訓誡李文亮及另外7個醫生同事的消息在今年元旦被中共控掌控的國家級宣傳機構中國中央電視台反複播送了至少12遍。

從此,中國衛生界無人敢提及疫情的話題。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宣傳武漢肺炎未見明顯的人傳人,疫情可防可控,天下太平。 1月下旬,在疫情難以掩蓋、武漢當局宣布採取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封城行動之後的幾個小時,中共領袖習近平在北京發表面對全國的電視講話展望中國美好前途,習的電視講話不提疫情,不提武漢,不提封城。

國際輿論普遍認為,中共當局在疫情爆發之初和爆發之後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是導致疫情擴散全武漢、全中國和全世界的主要原因。就連中國的盟友伊朗衛生部的發言人也兩次公開抱怨和譴責中國當局有關疫情的宣傳是跟全世界玩了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

這種惡作劇最初的直接受害者是中國人民。中國當局以散佈疫情武漢肺炎疫情虛假消息為由調遣公安機關訓誡李文亮醫生。李文亮醫生最後死於武漢肺炎。中國到底有多少人死於疫情依然是國家機密,中國當局發布的死亡數字(截至9月11日,確診病例90127例,死亡4733人)在國際間被普遍認為是笑話。

面對來自中國國內和國際社會的譴責,中共當局拒絕承擔責任,並採取自我歌頌的方式試圖文過飾非,並採取全方位的封殺措施,禁止中國網民提起當局當初封鎖消息和誤導性宣傳導致疫情大爆發和大擴散的話題。

9月8日,中共當局在北京召開“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講話說,“面對突如其來的嚴重疫情,黨中央統攬全局,果斷決策,以非常之舉應對非常之事。黨中央堅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

就在習近平發表講話的同時,眾多的網民在已故的李文亮醫生的社交媒體新浪微博的賬號下留言,以間接的方式譴責中共習近平當局在繼續欺騙中國人民,欺騙全世界。一位網民留言說:“一群騙子台上領獎”。另一位網民留言說,“今天北京開大會了,(李醫生)你沒能來,但評論區裡面都是說你是最有資格的,希望你能看到。”

中共的宣傳教育有多成功?

在過去的幾年裡,中共當局就公眾關心的話題發表的宣傳下面時常出現成千上萬的中國網民的反駁、抨擊、諷刺令當局難以應付。這種局面導致許多人質疑和懷疑中共看似相當成功的洗腦宣傳是否是真的成功,尤其是對年青一代是否成功。

長期觀察中國網絡輿論動向的前人權律師祝聖武表示,不能否認中國年輕人當中有人對專制獨裁有清醒的認識,但觀察者和研究者也要看到在獨裁專制體制下長大的中國的年青人,年青網民在批評當下的中共當局的同時,對專制獨裁本身並沒有反感,反而認為專制獨裁制度適合於中國,他們對中共的批判更多地是出於恨鐵不成鋼的心理。

祝聖武說:“他們希望一個一黨獨裁的、強大有力的、有一點點自由的、但不要太多自由的中國,他們也不想要朝鮮式的或毛澤東式的一點自由也沒有的中國。中共有一個網絡,不像朝鮮一樣直接不用網絡,不用互聯網。中國共產黨的策略目前確實獲得了相當大的成功,這就是有網絡,但你們只是在局域網裡玩一玩,你們可以說幾句,但不能說的太多。你感覺你好像是有自由,但實際上並沒有。這種若有若無的感覺中國人特別歡迎。”

互聯網這種新媒體在興起之初被普遍認為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隨著時間的推移,互聯網的雙刃劍性質凸顯出來。隨著中共當局投入舉世無雙的人力物力操控互聯網操控輿論,互聯網的負面作用更是引人注目。如何看待互聯網在中國的這種作用?如何走出互聯網被當局操控的死結?

因支持民主自由的呼聲而受到中共長期監禁的中共前高級官員鮑彤表示,有人說謠言止於智者,他認為謠言止於信息流通;他贊同聯合國的主張,這就是信息、意見、言論是可以自由發表的,是應該自由流通的。

鮑彤說:“不能壟斷,不能禁止。什麼防火牆,審查制度,這種東西,我看就是把自己當作神,把別人當作蒙蔽的對象。只有在這種情況下(這些東西)才有用處。”

面對來自中國國內和國外針對中共當局封鎖信息、封鎖互聯網信息流通的批評,中國當局反复表示, “中國的互聯網是開放的”。然而不爭的事實卻是,中國當局採取嚴密的新聞出版審查措施,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封殺了中國國內外無數的網站,其中包括所有西方主流新聞媒體的網站,包括社交媒體臉書和推特網站。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