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南韓破例收容難民 人道之外的現實考量


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阿拉伯語文學系助理教授張景安(照片提供:張景安)
南韓破例收容難民 人道之外的現實考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08 0:00

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塔利班隨即擊垮阿富汗政府軍隊並奪回政權,成千上萬的阿富汗難民瞬間湧現。針對這波難民潮,歐盟內部意見分歧,部分歐洲國家甚至直接表態拒收。此時,亞洲的南韓站了出來,率先接收曾為南韓機構工作的378名阿富汗人及家屬。分析人士認為,南韓此舉是東亞先進國家的表率,尤其在美國最困難的時候站出來接手部分難民,對美韓同盟有加分作用。分析人士還說,就在日本、新加坡也相繼接收阿富汗難民後,同樣是依賴美國協防安全的台灣,卻沒有任何動作,錯失了一個深化夥伴關係的機會。

隨著塔利班入駐首都喀布爾並重掌政權後,美軍在阿富汗的撤離行動於8月31日劃下句點。過去兩週內,全球多個國家與時間賽跑,從阿富汗撤離他們的本國僑民以及曾有過合作關係的阿富汗人與家屬。

儘管美國總統拜登強調,美國過去17天所執行的是其史上最大規模的空運撤離行動,總計從阿富汗撤出了超過12萬名的美國人和其他盟國公民、以及美國在阿富汗盟友。但美國還是飽受國際指責,各界認為美國要為塔利班重返執政以及大量阿富汗難民出逃負起最大的責任。

尤其當19歲的阿富汗青年、國家隊足球員基·安瓦里(Zaki Anwari)因攀爬美軍的撤離運輸機,在軍機起飛後摔落死亡,美國的國際形像也隨之墜地,美國對國際的承諾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質疑。

位於台北的國際政治分析人士、前美國共和黨海外部亞太區主席方恩格(Ross Feingold)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依舊強大,但過去兩周是美國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任何國家在此時伸出援手,美國都會銘記在心。

撕難民標籤 韓國收容“特殊貢獻”阿富汗人

阿富汗爆發難民潮後,南韓正義黨國會議員張惠英(Jang Hye-yeong)率先呼籲南韓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應該負起收容難民的責任,至少要收容有孕婦或兒童的弱勢家庭。

8月24日,南韓政府執行“奇蹟任務”,派出三架軍機撤離其駐阿富汗的使館人員和曾協助韓國機構的378名阿富汗人與家屬。南韓政府強調,這些阿富汗人對政府有過“特殊貢獻”,所以獲得可自由就業的居住簽證,而非以難民的身份入境南韓。

張惠英透過電子郵件回覆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這些阿富汗人因曾與南韓政府合作而深陷危險,若讓他們滯留當地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作法。她說,韓國身為曾經介入阿富汗局勢的已開發國家,接納這些難民只是履行了最低限度的責任。

張惠英說,南韓政府以“特殊貢獻”淡化了他們的難民身份,也讓輿論不至於強烈反彈。但趁著當下形勢的和緩,南韓應該要進入下一階段收容難民的討論。

她同時呼籲東亞其他已開發國家也應衡量各自的國情,就接收阿富汗難民議題進行負責任的討論,以善盡國際社會成員的責任。

位於南韓釜山的東西大學(Dongseo University)國際研究學院教授歐馬力(Sean O‘Malley)也說,“奇蹟任務”讓韓國人相當引以為豪。歐馬力對美國之音說:“大多數的韓國人似乎為韓國的義舉感到自豪,並且理所當然地認為要接收這些曾經支持韓國在阿富汗進行工作的當地人。這些人幫助了韓國在阿富汗的任務,現在輪到韓國幫助他們。根據當地媒體報導,每10名韓國人中就有近7人讚同政府的政策。”

不過,在韓國集體感到自豪的同時,有2個數字鮮少見諸韓國媒體。歐馬力指出,第一個數字是“0.4%”,這是2020年韓國真正接受的難民比率,也就是說,每千位申請庇護的難民,只有4人可以落腳南韓;第二個數字是“12萬”,這是美國兩週內從阿富汗撤離的總人數。相較於美國,南韓政府只接收了378名阿富汗人,確為好事一件,但這種善行並未擴大到同樣處於絕境的其他尋求庇護者。

華府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研究員兼北緯38度(38 North)網站副主任陶恩(Jenny Town)透過電子郵件向美國之音表示,南韓祇疏散了與其一起從事開發計劃的阿富汗人,而非更廣泛的阿富汗平民。且將他們認定為有“特殊貢獻”者而非難民,也有助於韓國民眾接受這項政策。

陶恩認為,韓國是一個同質性相當高的民族,在接受外來文化上還有待加強,必須學著擁抱外來移民或是難民所帶來的多元文化。他說,韓國人口快速老化,已經沒有本錢再自我孤立。

南韓是亞洲第一個於2013年實施“難民法”的國家,但同時也是對難民接受率最低的已開發國家之一。 2018年,550名也門難民湧入濟州島並向韓國申請庇護,引發眾多韓國民眾上街表示強烈反對,民怨四起後也導致南韓政府自此緊縮難民法。這一次接收阿富汗人是韓國首次以人道立場,在衝突地區執行大規模的救援行動。分析人士認為,從外交角度觀察,透過接收對韓國有所謂特殊貢獻的阿富汗難民,南韓政府也有意向拜登展示自己是一個有意願、有能力且堅定不移的盟友。

亞洲盟友協助撤離難民 美國將銘記在心

亞洲時報(Asia Times)就引述位於首爾的梨花女子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艾瑞克-伊斯特利(Leif Eric-Eastley)的看法指出,“南韓在支持撤離阿富汗人員的行動中,不僅展現出‘中等強國’身為全球公民該承擔的責任,同時也在驗證‘美韓聯盟’可以跨出朝鮮半島的地緣限制。”

在韓國軍機飛往喀布爾之後,日本方面也相繼仿效。日經亞洲(Nikkei Asia)報導,日本已經開始準備接收為其大使館和援助組織工作的阿富汗難民。日本計劃以人道主義為由,讓這些阿富汗員工及其家人先在日本停留90天,然後再發給他們簽證,允許他們在日本居留和工作長達5年,估計有500人符合資格。

如同南韓一般,日本社會的同質性也相當高,其經濟高度發達且位居世界前列,但日本對接收難民的態度卻是極端保守,也因此招致國際批評。根據日本移民局統計,2020年日本僅接收了47名難民,遠遠落後於經濟水平差不多的國家,例如德國在同年收容了6萬3千名難民,而加拿大則是接收了2萬名難民。

此外,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與到訪的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於8月23日舉行聯合記者會時表示,新加坡有意提供軍機,協助美國撤離阿富汗難民。 8月26日,新加坡國防部則發布新聞稿宣布,美國政府已接受新加坡所提出的支援方案,新加坡當晚已派出A330多用途運輸軍機與77名武裝部隊人員,協助將已轉移至卡達的數百名阿富汗人員載往德國或其他接收國。

對此,國際政治分析人士方恩格說: “從政府的角度來看,(這)不只是做對的事情,也是有戰略性的考量。美國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盟友)就提供,那美國以後也會記得這件事情,在我們(盟友)需要幫助的時候,美國就來幫忙。”

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阿拉伯語文學系助理教授張景安也認同這項觀點。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一開始傳出的消息是美國要在日本、韓國的美軍基地安置阿富汗難民,後來情勢發展為日本、韓國直接收容對其有貢獻的阿富汗難民,他認為,這很可能是美國私下做出的要求,這代表在美國的全球佈局下,盟友被期望要分擔部分風險。

張景安說:“它代表的意義是美韓關係或是美日關係不僅只限於區域裡面,就是(不只限於)日本區域或是朝鮮半島這個區域裡面,而是說美韓、美日之間的關係已經提升到全球的一個層次,因為他們不僅是為了兩邊之間的關係,不再只是為了北韓(朝鮮)的問題或是中國大陸的問題,而是為了美國在全球其他地區所發生的問題,由它(美國)的盟友,也就是日本和韓國來一起幫忙分攤。”

美國需要幫忙 台灣錯失表現良機

張景安還建議,台灣號稱東亞第一個民主國家,經濟發展條件也不錯,應該要嘗試接收一小部分的阿富汗難民。他說,即便台灣不像其他國家涉入過阿富汗的政局,也跟阿富汗沒有太深的關係,但如果願意援助阿富汗人的話,絕對可以大大提升國際形象。

他表示,部分人士拘泥在台灣還沒有通過“難民法”,不適合收容阿富汗難民,不過,法源是人訂出來的,如果立法者或是政府真的重視難民的話,當然可以解決法源問題。另外,張景安說,很多台灣人士還會以中國禁止台灣收容難民來自我設限,但他說,中國不樂見的是台灣接收來自香港、西藏等地的人士,如果台灣現在接收的是阿富汗難民,他相信,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批評或是禁止台灣做出這種基於人道的舉動。

張景安說:“第一個,提升國際形像我當然覺得非常重要,第二個,可以獲得美國對我們(台灣)的喜愛。因為美國現在在全世界被批評得很慘,不負責任、突然撤離等等,造成人民傷亡,所以我們這樣做當然美國一定是會開心的,因為你(台灣)幫牠(美國)分擔了,即便是一點點,可是又可以幫牠做形象與實質上的幫助。”

張景安還說:“我不知道美國政府有沒有叫我們(台灣)政府收,可是我覺得即便沒有,那如果你主動釋出善意、主動去詢問美國說我們幫你們收幾個,或是根本不要經過美國就直接收(難民)了,我相信美國這個時候也不敢對中華民國政府有任何的批評。”

方恩格則說,美國在短短兩個禮拜要讓這麼多人離開阿富汗,需要盟友的幫助,若台灣可以出手幫忙,就算只收幾十個,讓他們先在台灣居留幾個禮拜,待美國穩定後,協助他們進一步完成難民的審核作業,讓這批阿富汗人最終落腳美國。但他說,台灣這次沒有伸出援手,其實錯失了一個外交機會。

方恩格說:“台灣你說你是美國的好朋友,那朋友要幫忙朋友,不是說說而已,對不對?那現在美國需要幫忙,你讓幾十個人來台灣短短的時間,對台灣來說不會造成治安的問題,對台灣納稅人也不會是大問題,我覺得台灣真的是失去了一個機會。”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