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哈薩克活動人士被捕後 新疆再教育營議題變敏感


2018年12月7日 中國釋放哈薩克聞名的活動人士比拉什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2 0:00

一名關注新疆再教育營問題的哈薩克活動人士不久前被捕後,中國在這起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引人關注。社交網絡和媒體也在討論中國在當地不斷擴大的影響。處在權力過渡中的哈薩克斯坦當局害怕政局不穩和社會不滿情緒上升,新疆再教育營議題因此變得很敏感。

“哈薩克新報”最近發表文章,討論當地一名關注新疆再教育營的活動人士被捕事件是否反映了中國在中亞地區,特別是在哈薩克斯坦不斷擴大的影響。

報導提問說,哈薩克當局逮捕以激烈批評新疆再教育營聞名的活動人士比拉什是否同中國施壓有關?也可能哈薩克當局藉此有意向中國示好?
報導說,不少哈薩克人在新疆有親屬,再教育營問題因此在當地社會中被熱烈討論。而人們實際掌握和獲得的消息與中國和哈薩克官方的說法完全不同,因此增加了哈薩克社會中的不滿情緒,同時讓新疆再教育營議題變得很敏感。

哈薩克反對派媒體16/12頻道說,雖然活動人士比拉什迄今沒有發表過批評納扎爾巴耶夫和哈薩克當局的言論,但當局仍然認為他是個威脅。

這家批評政府的哈薩克媒體指責當局施壓比拉什的家屬,同時認為,比拉什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國,因為當局為此在散佈一些抹黑比拉什的言論。
目前擁有哈薩克國籍,在新疆出生的哈薩克族人比拉什能講中文、哈薩克語和英文。但當局指控他在新疆再教育營問題上抨擊中國時煽動仇恨,甚至發表了有關發動聖戰的言論,觸犯法律,當地法院最近判處他兩個月的軟禁。

比拉什的支持者否認他曾發表過聖戰言論,認為他僅在哈薩克斯坦的維吾爾族人的一次集會上呼籲維吾爾人、哈薩克人、韃靼人、東干人和阿塞拜疆人等所有穆斯林聯合起來對抗中國。

哈薩克斯坦有很大的維吾爾人聚居區。一些當地的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幾年前曾前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組織。哈薩克當局認為,他們對哈薩克安全構成了極大威脅。比拉什的言論和活動也因此引起了當局警覺。

當地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說,處在權力過渡過程中的哈薩克斯坦開始準備後納扎爾巴耶夫時代,當局不想因為社會不滿增多和節外生枝引發政局不穩。一方面,當局希望同中國密切關係吸引投資,但另一方面,當局又不能對新疆的哈薩克族人命運坐視不管,新疆再教育營問題因此使當局處在一種很不方便的境地。

“哈薩克新報”說,哈薩克社會一直存在對中國的不滿情緒,也有許多社會活動人士和政治人物發表反對中國言論,比拉什是最近一兩年來這些活動中最為顯眼的一個。

此外,比拉什在那些來自新疆在當地定居的哈薩克人中擁有很大影響。這些人雖然不在仍然說俄語的哈薩克主流社會中扮演主要角色,但這個群體因為對中國不滿所散發的信息,在情緒上對當地哈薩克語社會所產生的衝擊力都不容小看。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說,哈薩克斯坦,還有其他中亞國家的安全和穩定其實都很脆弱,當地社會很容易因為一些偶然事件像劃火柴一樣突然點燃起來。

格羅津說:“從許多方面來說都算不上很穩定。從政治體制的角度來看,那裡一方面是極權和威權,而另一方面,這些體制都很脆弱。哈薩克斯坦雖然是中亞主要大國,但保護自身安全的能力卻很弱。很難說,當遇到政局動盪和其他威脅時,這些政權光依靠自身力量就能解決問題。”

哈薩克斯坦三年前爆發過針對中國的大規模民眾示威活動。示威者當時擔心,因為土地改革,中國會藉此加大對哈薩克斯坦的擴張。在抗議浪潮之下,土地改革被叫停。

哈薩克媒體和社交網絡的一些討論說,中國目前在中亞投資中的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哈薩克斯坦。由於哈薩克與俄羅斯都是關稅聯盟歐亞經濟共同體成員。西方目前制裁俄羅斯,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捆住了哈薩克獲得外來資本的手腳,因此恰好為中國在哈薩克斯坦擴大影響提供了機會。

但另一方面,中國資本湧入也帶來了很多問題,所簽訂的合同不透明,滋生了權貴階層的腐敗。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哈薩克斯坦和中國的關係也變得複雜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