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阿富汗撤軍對拜登造成的政治損害會持續多久?


美國總統拜登在特拉華州空軍基地參加美國軍人靈柩從阿富汗返回的儀式(2021年8月29日)
阿富汗撤軍對拜登造成的政治損害會持續多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6 0:00

密切關注美國政治的人廣泛認為,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混亂,包括13名美軍人員的死亡對拜登總統造成了巨大的政治傷害。一個宣稱自己在外交政策領域擅長並具有能力的政府在努力解釋為什麼美國人過去兩個星期會在媒體上看到這些傷心的景象。

現在最後一批美軍已經離開了阿富汗,但專家對美國公眾會在多久的時間內繼續關注大部分美國人早就反對的這場戰爭的混亂結局持有不同的看法。

有些人說,這次撤軍對公眾的影響會一直持續到2022年美國的選舉季節,屆時民主黨人會努力維持他們對參眾兩院的微弱掌控。其他人則指出,公眾選民的關注期十分短暫,並預計選民在2022年投票時,阿富汗撤軍這件事對很多人來說會成為遙遠的記憶。

共和黨人不會忘記

莫寧諮詢公司(Morning Consult)在13名美軍死於喀布爾卡爾扎伊國際機場外面的攻擊事件之後所做的民意調查發現,拜登的支持率首次低於不支持率(49%不支持,48%支持)。

共和黨當然不會忘記撤軍對拜登的支持率造成的影響,會在未來幾年中盡全力提醒美國人不要忘記阿富汗的撤軍。

代表內布拉斯加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薩斯(Ben Sasse)星期天在美國廣播公司播放的本週(This Week)節目中表達了很多黨內同仁的預計,讓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權會給國際恐怖組織製造一個天堂。

薩斯說,“後果將是過去願意為恐怖分子提供安全避難所的塔利班又回來了,”“有如此多的不同組織希望把阿富汗變成聖戰的全球首都城市,本屆政府對此沒有一個計劃。”

削弱了能幹的宣稱

共和黨民調公司Echelon Insights的合夥人安德森(Kristen Soltis Anderson)說,儘管外交政策通常不會在美國選舉中產生很大的影響,但拜登近期民調的顯著下滑可能顯示會出現顯著的改變。

她星期一在《華盛頓觀察家報》撰文說,“拜登迴避爭議的策略對他競選總統發揮了很好的作用。但今天政府似乎決心以只有記者和推特勇士才關心這件事的態度來對待阿富汗的悲劇。”

她並指出,“認為阿富汗問題是二線故事的態度並無法讓它成為二線故事。再者,悲劇的演進極大削弱了拜登政府能幹並與我們的盟友重新建立美國地位的承諾。民眾在一個總統支持率極端穩定的極化時代正在關注這個問題,拜登民調數字的大幅下滑就十分明顯。”

需要馬上行動

民主黨民調人士佐格比(John Zogby)對美國之音說,拜登需要立即行動來鞏固阿富汗撤軍的立場。

他說,“他必須確保在阿富汗問題變成長期的討論主題之前來控制阿富汗問題。”

佐格比說,拜登需要讓人看到他正在努力讓更多的美國人和阿富汗盟友離開阿富汗,即使有爭議,也要增加進入美國的阿富汗難民的數量。

重新聚焦國內

並不是所有專家都讚同阿富汗的撤軍對拜登構成了嚴重的長期麻煩。

杜克大學政治學教授詹特森(Bruce Jentleson)說,撤軍“的確引發對他領導力和能力的疑問,可以公平或不公平地被利用。”

他說拜登和他的民主黨的支持者需要非常密切地關注國內政策議題。

“他們不會放棄外交政策,拜登不會這樣。但是他們希望能夠說,一屆民主黨控制的國會與一位民主黨的總統合作,‘在就業、新冠病毒、投票權等家庭真正關心的事情上我們做得很好, 這要勝過外交政策。’”

典型戰略

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麥克德莫特(Monika McDermott)說,美國撤出阿富汗儘管引人關注並讓人警惕,可共和黨人作為在野黨並在一個非選舉年可能會將其納入一個典型的策略。

她說,“我認為他們可以用來說,‘我們需要對民主黨人和拜登總統進行製約,國會由民主黨掌控,我們無法這樣做。”

她說,“我假設這是他們將會運用的策略,在非選舉年面對立法和行政由一黨掌握的政府,他們通常會採取這個策略。”共和黨人會說消除民主黨人對華盛頓的權力控制符合國家利益。她說,“我假設他們會這麼做,”“這通常會在非選舉年發揮作用。這對總統所在的政黨不利。”

美國人容易忘記

其他專家不贊同美國人會在14個月裡既然牢記阿富汗問題的想法,理由是美國政治中的議題近年來常會快速點燃並迅速燃盡。

丹佛大學美國政治中心主任兼政治學教授馬斯克特(Seth Masket)說,“我不認為這會極大改變政治算計,”“我肯定共和黨人將繼續試圖將其掛在拜登的脖子上,但我就是不認為這會真的左右很多選民,或真的嚴重影響明年的選舉結果。”

馬斯克特說,“選民似乎不太可能在14個月後依然在思考這場已經結束的戰爭的處理方式,”“或至少不再是大部分美國新聞媒體的報導內容。我不知道阿富汗的政治局勢會是怎樣的,但到那時似乎非常可能的是,美國對此已經沒有太大關係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