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TikTok案陷股權羅生門 觀察人士:特朗普總統仍堅守“賣斷”立場


特朗普總統(右)與tiktok標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8 0:00

抖音國際版TikTok的最新併購案出現了買賣雙方對最終持股安排的各說各話:美方買家甲骨文(Oracle)稱,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未來將不會持有新公司TikTok Global的股權,但字節跳動卻堅稱,該公司仍將掌握TikTok Global這個子公司高達八成的持股。

對此一羅生門,觀察人士說,這是商業併購中、你來我往的談判策略,應屬正常,也可能是針對股權收購在不同時間點上的不同算法或解讀。

但不管如何,他們說,此交易案的主導者—特朗普政府看來並沒有讓步,仍堅守“不賣斷、就退出”的立場,這才是觀察重點,因為,只有賣斷才能確保美國用戶的數據安全和美國的國家安全。只不過,現在這樁交易案因牽涉到美中兩國複雜的政治角力,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林宗男說,最終可能要以“檯面上沒有賣斷的實質賣斷”安排才能收場。

股權羅生門

綜合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報導以及各方透露出來的信息,目前美國政府審查中的TikTok併購案大致細節為:TikTok將在美國德州組建新公司TikTok Global,預計僱員2.5萬人,以管理美國業務和美國用戶的個人數據,並開拓國際市場,屆時,美商公司甲骨文和沃爾瑪(Walmart)將注資,分別佔股12.5%和7.5%,剩餘的80%股權則由字節跳動持有,由於包括大西洋大眾公司(General Atlantic)和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等在內的美資原本就持有約四成字節跳動公司的股權,因此,交叉持股盤點下來,美國股東最終對TikTok Global的總實質持股應達53%,高於字節跳動約47%的持股。 TikTok Global還計劃於成立一年後在美股上市,屆時原始股東的持股將進一步稀釋。

至於這是否代表美方股東未來會透過公開市場的收購來讓字節跳動的持股進一步降至三成?甚至如甲骨文執行副總裁肯·格魯克(Ken Glueck)所言—字節跳動最終“零持股”?則仍未可知。

字節跳動週四(9月24日)指出,該公司已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技術進出口管理條例》和《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規定,向北京市商務局提交了許可申請,正在等待北京市商務局的受理決定。

此前,中國官媒如<<環球時報>>和<<人民日報>>都已相繼透過社論放話,暗示中國政府不會同意這樁“不平等”、“圍獵TikTok”及“ 損害中方國家安全和尊嚴”的交易案。

沒有賣斷的實質賣斷?

美國之音以電郵致函字節跳動北京總部,徵詢其向中國政府提出申請之交易案的細節,但未獲回應。

對此併購案之最新發展,林宗男教授和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評析,此案的最終主導權仍在特朗普總統的手上,而他週一的最新表態才是觀察重點,代表美國政府仍堅持要TikTok“完全切割、賣斷”的立場。

特朗普總統週一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電視採訪的時候明確表示:“如果我們發現他們(美方股東)沒有完全控制權,那麼我們就不會批准這筆交易。”

林宗男教授說,目前針對併購案所透露出的混亂訊息,代表抬面下的談判還在進行,但此案因牽涉到美中政府的角力,最終可能要顧及雙方政府的國家尊嚴或面子,才能達到特朗普總統要求的TikTok實質賣斷之最終底線,也就是,“檯面上沒有賣斷的實質賣斷”,亦即,表面上看起來,TikTok股權沒賣斷,但實質上,美國股東是全權掌控的。

他說:“面子上,也許是沒有賣斷的實質賣斷。從美國的角度的話,他希望全部都是美資,可是這樣子的時候,中國政府的面子放在哪裡?所以,目前的話,必須要設計出一個雙方政府都有下台階(的方案),可能是,檯面上是沒有賣斷的賣斷。”

先美中合資、再賣斷?

若以此原則來推斷現在的併購安排,合理的解釋或許是:字節跳動暫不須要賣斷TikTok的美國業務,也就是,新成立的TikTok Global會先以美中合資公司的形式運作,但未來上市後,或許透過交易時程的安排和約定,會慢慢地讓中方股東逐漸出脫持股、直到賣斷,屆時TikTok Global就可以搖身一變、成為純美資的公司,或許這樣的方案,略有緩兵之計的味道,但卻是能讓中美政府眼下都能同意的妥協方案。

只是,對美國來說,TikTok若沒有一步到位賣斷,就非一勞永逸,也須考慮日後會不會有殺出程咬金、壞了這一盤棋的風險。

另外,林教授說,若此交易真的定案,在美中合資階段的TikTok Global,如何處理美國用戶的數據,也是一大觀察重點,他說,若股權易手後,TikTok Global還是沿襲舊有的數據存取方式和管理人員,那便是換湯不換藥,代表特朗普政府在解決美國用戶數據安全和國安疑慮上,打假球。

他說:“中美合資的公司operate(經手)的所有data center(數據中心)的data(數據)都是在美國,那這樣的話,可能就可以確保當初(特郎普)政府提出的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國安顧慮),如果沒有,它(TikTok)還是按照原來operation(營運)的方式,只是在股權上,美資的股權佔majority(多數),如果,(特郎普)這樣還答應,你就知道,(特郎普)是個紙老虎,他不是玩真的。”

謝田教授則認為,只要字節跳動仍持有TikTok Global的股權,不管是三成、還是四成,就還是大股東,代表中國政府仍有管道可以輕易存取美國用戶的個人資料,尤其上市後,股權若高度分散,再加上,部分美國私募資金投資人根本只在乎利潤、不管營運,這種情況下,很可能只要持股5%就是最大股東、就可以把持公司的實質經營權。

尤有甚有,他說,TikTok Global內部只要還有親中派的中高階管理階層,即便沒有持股,但他們若仍有權存取用戶數據、就有可能配合中國政府秘密提供機密資料,因此,TikTok對美國的國安威脅絕對不會因為股權易手而獲得確保,對這一點,謝田認為,特朗普政府看得很清楚,應該不會輕易讓步。

“中共是在意的、並且它是刻意地、一定要去操控的,所以,有這30%也好、40%也好,它絕對是可以操控的,它要有心去做的人,就不一樣,所以,這個(特朗普)也認識得很清楚,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徹底的切割。”

謝田:中共憂竊取數據 事蹟敗露

謝田說,TikTok廣受美國年輕人喜愛,商業模式成功,但其實是個“愚蠢的”娛樂平台,也無益於年輕人的健康,而且,TikTok的技術含金量並不高,他質疑,中國政府祭出限製字節跳動出售“演算法等關鍵技術”的禁令,除了旨在跟美國政府對抗外,根本不是怕技術被抄襲,而是怕過去透過TikTok竊取美國用戶數據的管道、歷史數據等事蹟敗露。

他說:“這個(演)算法恰恰是有問題的,這個(演)算法內,中共現在不敢讓他公開,我認為,就是因為這個算法裡,包含了怎麼樣採集數據,怎麼樣輸送給中國,這方面,中共不願意、不敢讓人公佈、看到。”

謝田說,美國大部分的網路公司都收集用戶的個人數據,也需要廣泛的立法來更嚴格地限制他們流出或轉買所收集到的數據,但不同於依法可以拒絕提供數據給政府的美國公司,像TikTok這類中資公司必須完全配合中國政府、來提供數據,且大多作為迫害人權或自由之用,是“迫在眉捷、且正在發生中的威脅”,特朗普必須優先處理。

莫天安:國安因素封殺TikTok荒謬

不過,對於特朗普封殺TikTok一事,中國環球電視網特約時事評論員莫天安(Andy Mok)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美國正浮現出一種“帶有特朗普特色的新型態資本主義”,尤其從此併購案最後出線的競標者竟是高度支持特朗普的矽谷人,也就是,甲骨文的創辦人拉里·艾立森(Larry Ellison)來看,其實一再違背美國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法治”體系。

他認為,網路公司對個人數據之濫用並不一定構成國安威脅,因此,美國從國安角度切入對一個中國短視頻平台TikTok的整治頗為荒謬,雖然,特朗普的確已成功設定議題,並將其轉化為自己的政治利多。

相對地,莫天安說,他認為,外國勢力利用數據分析、來影響某國的選情或內政則是已有前例、而且是比較合理的顧慮,因此,若美國從這個角度來封殺TikTok是比較站得住腳的,只是,持股所有權也不是根本解決之道。

莫天安說:“細節藏在魔鬼裡。如果(美國對TikTok)的顧慮在於其對美國內政的非法影響力,那麼,誰持有(TikTok)所有權並不重要,你(美國政府)只需要增加(公司運作的)透明度、以便快速覺察到(可能產生的非法影響力),就可以因應這(所謂的)國安威脅。”

莫天安說,依現有的交易條件來看,TikTok併購案若最後是以中美合資的形式來拍板定案,那麼,對解決兩國的爭議到不失是一個最佳結果,這代表兩國都必須有所讓步、有所妥協,才能最終達成協議。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