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界期待川普解釋‘美國第一’而非‘美國唯一’

  • 斯洋

川普總統於美國東部時間星期三(1月24日)啟程前往達沃斯參加第48屆世界經濟論壇,圖為其離開白宮時的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8 0:00

川普總統啟程前往達沃斯參加第48屆世界經濟論壇,向聚集在達沃斯的世界精英們闡述他的‘美國第一’的戰略。先期抵達達沃斯的川普政府官員星期三早些時候表示,‘美國第一’並非“美國唯一”。同時,在達沃斯的世界其他各國的政治、經濟和學界的精英則希望看到川普能傳達同樣的理念,雖然有‘美國第一’的戰略,但是美國仍然會擔負對世界的關鍵責任。

美國官員:美國第一,並非美國唯一

先期抵達達沃斯參加美國財長史蒂芬努欽星期三在達沃斯舉行新聞發佈會,試圖改變外界對川普總統的‘美國第一’戰略的印象。他說:“這是關於‘美國第一’的議程,但是,‘美國第一’意味著與世界的其他地方一起努力。”

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格瑞科恩星期二在白宮簡報會上的表述更是簡單明了。他說:‘美國第一’並不是“美國唯一”。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美國並沒有打算拋開領導權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也是達沃斯美國代表團的成員。他在星期三的發佈會上說,美國並不是貿易保護主義者,中國才是真正的貿易保護主義者。他說,與中國相比,美國的任何一項保護措施都會相形見拙。

羅斯還說,美國並非要放棄對世界的領導權,留出空白讓中國填補。他說,只是川普總統的強有力的領導風格讓有些人不喜歡。

他說:“我們並沒有打算拋開領導權,但是,領導權並不同於好欺負或是當弱者。我們希望擔負領導,讓世界貿易體系對所有參與者更公平和更公正。”

雖然川普預計在當地時間25日抵達達沃斯,不過,他已經是達沃斯人人熱議的話題人物,主要原因是川普總統一直宣揚的‘美國第一’或是“美國優先”的戰略與達沃斯一向擁抱全球化的立場格格不入。

美參議員:希望總統強調美國將繼續扮演積極角色

在達沃斯星期三舉行的有關“‘美國第一’戰略對全球影響”的研討會上,全球政治、經濟和學界的精英們希望川普能向世界傳達他的戰略並不是“美國唯一”。

在被問到如何看待川普的‘美國第一’戰略時,人在達沃斯的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來自田納西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鮑勃科克爾說,川普的‘美國第一’戰略在美國贏得了那些被全球化遺忘的選民的支持,喚醒了一些美國人的“動物精神”,但是,這樣的支持也會帶來麻煩。

他還認為,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削弱了美國。

在被問到,他最希望從總統在星期五的談話中聽到甚麼時,他說:我希望聽到一個積極的聲明,美國在全球扮演一個積極的角色,並解釋'美國第一'並不是美國唯一,“他在照顧到美國利益的同時,同時意識到我們在世界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科克爾與川普曾因美國國內的白人至上問題以及稅改陷入口水戰。科克爾指稱白宮已經淪為“托兒所”,而川普則諷刺科克爾“無能”,連“捕狗人”都不如。

美國學者:希望總統強調美國價值觀

來自美國新美國安全中心的資深研究員羅伯特卡普蘭在研討會上解釋了川普總統的戰略為甚麼會在美國國內獲得支持。

他說, 美國總是有30%的人口不屬於任何政黨,他們懷疑美國的對外援助,懷疑盟友關係,,支持麥卡錫主義等等。現在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有一個代表,可以說出他們的經歷和想法。另外,除了東西海岸、大學城以及各州首府地方,美國很多人的生活都不如意,這些人都構成了川普的基本盤。而且,川普總統很好的利用了數字視頻時代,贏得了更多的支持。

但是,他說,美國根本上是一個“自由的海上國家” ,海軍是美國最強大的戰略工具。自由貿易和民主是美國最能發揮美國力量的所在。
他說,在上台之初,川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強調他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懷疑,這些都會影響美國的威懾力。

他最後說,‘美國第一’應該體現美國的價值觀第一,而沒有美國盟友的支持,很難實現美國的價值觀。美國需要加強與有著共同價值觀的國家的盟友關係。他希望總統能在講話中體現這一點。

中國學者:希望美國繼續擔負關鍵責任

來自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經濟學終身助理教授金刻羽說,她希望川普總統能夠表示,雖然美國有‘美國第一’的戰略,但是,美國作為一個重要國家,依然會擔負自己的關鍵責任,而且國際合作的空間依然很大。

金刻羽據稱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現任行長金立群的女兒。她在研討會上提供瞭如何看待‘美國第一’的中國視角。在被問到中國是否做好準備填補美國留下的空白時,她說:“中國沒有期待這樣的空白,特別是在某些領域的空白,來的這麼早。但是,中國並沒有幻想,認為中國可以完全取代美國在很多領域扮演的角色,畢竟中國還只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中國很大,但是也很窮。”

不過,她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確實希望能夠在某些領域擔負領導責任,但是,即便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也遇到了很多的政治挑戰。
金刻羽質疑川普總統的‘美國第一’的戰略是否真的把美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她認為川普政府的保護性措施在保護某些行業的同時,也會造成其他行業的就業機會流失。

黎巴嫩官員:希望美國能夠澄清中東戰略

黎巴嫩副總理格桑哈斯巴尼說,川普的‘美國第一’戰略在中東讓一些人感到輕鬆,因為他們認為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干預不總是富有建設性的,但是另一些人感到擔憂,認為美國在中東有未盡的事務,如果美國離開中東,這意味著更多的麻煩和混亂。

哈斯巴尼說,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完全從國際事務中脫身,小國家都不會,更不用說像美國這樣的一個全球性大國。現在的問題是,川普政府並沒有明確的中東戰略。

他說:“我們看到美國在中東進行有選擇的干預,但是,對於美國究竟要往哪裡走,還是不清楚。”

他建議川普總統在講話中明確美國的中東戰略,並能支持中東地區像黎巴嫩這樣的民主和平國家。

他認為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使中東更多的人反對美國。

美洲國家組織領導人:希望美國致力於委內瑞拉民主

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路易斯阿爾馬格羅說,美國第一,美國人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來說並非是新鮮事。美國每一屆總統都會這麼表示,美洲國家有因此獲利的時候,也有因此痛苦的時候。

就川普政府來說,雖然川普強調美國第一,但是,川普政府對美洲國家組織依然支持,支持他們的人權和民主事業,而且川普政府對美洲地區獨裁政權委內瑞拉和古巴的態度比前一屆政府要強硬。

他說,他希望川普總統在講話中能夠表示,美國致力於委內瑞拉的民主,因為這是美國對美洲國家的最大支持。

阿爾馬格羅說,目前,川普政府的政策對美洲國家影響最大的是移民政策,有時候貿易也是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