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鄭州泡水車險賠付攀升 產業供應鏈短暫中斷


大量浸泡在水中的汽車擁堵在鄭州市一隧道入口處。 (2021年7月22日)
鄭州泡水車險賠付攀升 產業供應鏈短暫中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4 0:00

河南省省會鄭州本周遭逢暴雨,造成道路等基礎設受創,更一度導致全市缺水缺電。當地部分產業界人士周五(7月23日)表示,水電供應已大致恢復正常,產業陸續復工的前景看好,但基於安全,還是有部分區域仍未能正常供水供電。分析人士說,鄭州的六大經濟支柱中,從農業、煤炭、汽車、電子設備等產業都受到大小不等的衝擊。其中,數万台泡水車的保險賠付持續攀升,恐讓車險業吃不消。所幸,備受各界關注的富士康鄭州廠iPhone供應鏈受到的衝擊有限,應不致耽誤到未來iPhone13的上市時程。

鄭州豪雨成災,河南省應急管理廳截至週四(7月22日)的統計顯示,此波強降雨已經造成河南省33人死亡, 8人失踪,300多萬人受災,經濟損失粗估達人民幣12.2億元(1.8億美元)。

車險業恐破產?

其他迅情災損中,目前最嚴重的應屬泡水車的車險賠付。綜合媒體引述當地車險業的統計數據顯示,鄭州災情所造成的泡水車少則3萬輛,多則8萬輛都已經報案,雖然水浸程度不一,但車險賠付的金額可能隨著報案數而進一步攀升。以目前8萬輛泡水車的報案量來計算,業界粗估車險業至少須賠付超過10億元人民幣以上。

據官方統計數據,鄭州的車輛保有量超過400萬輛,排行全中國城市中的第六大。未來還有多少泡水車會陸續報案索賠,很難估算。然而,一旦賠付金額大幅攀升,當地車險業恐怕面臨破產的命運。

不過,除了車險業的災損外,分析人士說,鄭州汽車製造業受到的衝擊應該有限。

一位來自上海、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汽車產業分析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鄭州雖屬於傳統的汽車工業區,但年產量在50萬輛上下,粗估只佔全中國的產量約3%,因此,“鄭州並非汽車大省”,應不至於對全國的汽車製造業帶來什麼產量或銷售量的衝擊。

她說,其中規模較大的汽車製造商,像是宇通客車、海馬汽車和鄭州日產等受到負面衝擊可能較大,特別是他們的庫存車應該都必須全部報廢。不過,如果損失都由車險支付,對車商的影響應該也就有限。倒是宇通客車的生產基地若受損就需要重建了,不過,她預期,當地政府會撥款奧援,產線恢復期也應該不長。

該分析師說,汽車需求面不會受到水災的影響,相反地,她預期,水退了後,當地汽車消費反而會逐步恢復。

路透:原物料、農產受創 通膨恐小漲

不過,根據路透社週四晚(7月22日)報導,中國最大的汽車製造商上汽集團已提出警告,其鄭州工廠的物流將受到短期影響。另外,鄭州日產汽車也表示,工廠已暫時停工,何時復工,還有待評估。

至於其他產業的衝擊面,路透社報導還指出,位居交通樞紐的鄭州,暴雨成災,嚴重衝擊到了內蒙古與陝西的煤炭運往中部與東部的路線,值此夏季用電高峰,各地的電廠亟需煤炭發電,影響頗大。另外,河南是全中國最大的豬肉產區之一,因此,災情已衝擊到豬隻送往屠宰場的作業。

根據路透社報導,超過20萬公頃的河南農田也遭受洪水侵襲,這將對即將生成的花生作物產生負面影響。而河南生產全國約四分之一的花生是主要食用油來源,因此,報導引述野村集團分析師的分析指出,擁有近1億人口的河南省和鄰近省份的食品價格,可能會在未來幾週內會小幅上漲。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鄭州當地產業界人士也向美國之音表示,當地農業可能受到的衝擊比想像大,因為水庫儲水量超標,近期還會規劃開閘放水洩洪,光是水庫周邊要疏散的人口就達數十萬,洩洪後,周邊的農損可能還會擴大。

iPhone產線無虞

他說,災情對產線供應鏈的影響應該有限。以他公司上百名員工為例,都已經恢復上班了。全市的水電供應在周五(7月23日)也都大致恢復正常,只有少數區域還在分區供水供電,因為當局擔心受損電路未盤查完全,貿然恢復供電恐引發二次災害,或者自來水廠設備受損,貿然供水,可能水質未達飲用安全標準。

在電子消費產品的供應鏈方面,富士康鄭州廠在此次洪災中也傳出淹水災情,新iPhone13上市期程會不會受到影響,一度引發各界關注。

一位熟知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內情人士向美國之音透露,網路流傳廠區淹水圖確實是富士康鄭州廠。不過,富士康在鄭州有三個廠,這次被淹的工廠主要負責生產PC連接器,並不負責生產手機。因此,新iPhone的料件齊備,機台也沒有被水淹到,生產不會受到影響,只要交通運輸恢復,新的iPhone 13要在9月如期上市並沒有問題。

交通大亂影響富士康招工

位於台北的台灣經濟研究院分析師邱昰芳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iPhone零組件通常在7月陸續出貨到組裝廠,讓組裝廠可以在8月進行第一波iPhone正式上市初期鋪貨量的組裝,因此富士康鄭州廠現在已經進入招工階段。不過,當地鐵公路運輸與空運大亂,卻已影響到城外工人的招募。

她說,現在是零組件要陸續運進組裝廠做最後組裝的時間點,零組件供應能否如期抵達也會影響到後續新機出貨的時程,這些因素對今年iPhone的產出當然會比水災帶來更高的不確定性。

富士康鄭州廠區有超過90條生產線,約35萬名工人,全球幾乎有一半的iPhone都來自富士康位於鄭州的工廠。邱昰芳指出,富士康若要透過其他廠區分散部分產能,也需要耗上一段時間。因為,首先,廠區必須要經過蘋果認可;其次,因為零組件已經進入備貨的關鍵階段,若要將產能分散到其他廠區,零組件就得再重新配置。

她表示,分散產能的方式對於廠商來說,管理難度與掌握生產進度的難度都會比較高,相對來說,營運成本也會拉高,因此,非不得已,富士康應該不會採取此一對策,除非富士康評估鄭州的產能已經受到嚴重的影響。

邱昰芳認為,要研判新iPhone上市會不會受到影響,端看鄭州當地的運輸能否在短期內恢復。這次鄭州的洪災主要是因為三天內降下了近一年的雨量,導致部分基礎設施受損,交通運輸也大亂,甚至因為停水停電,而使得不少工廠必須被迫停工。如果七月底前,鄭州無法及時逐步回到常軌,新iPhone後續的產出時程就有可能被打亂。富士康雖然聲明“鄭州園區內人員安全無虞”,不過,邱昰芳認為,真正的關鍵取決於鄭州對外運輸能否盡快恢復正常與富士康是否順利招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