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螞蟻叫停餘波未平 觀察人士指原到處爬的螞蟻未來只能小碗裡爬


資料照:中國浙江杭州螞蟻集團總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9 0:00

螞蟻集團(Ant Group)價值350億美元之上市案喊停後,後續的政治效應連日來仍餘波蕩漾,各界持續議論紛紛。

部分政治觀察人士研判,這樁史上最大的募資案應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封殺的,因為螞蟻創辦人馬雲的影響力太大,且螞蟻內部潛藏著反習的股東,都挑戰到習核心的權威。至於馬雲10月底在上海外灘金融高峰會上長達20分鐘的演講則是導火線。

觀察人士說,馬雲公開批評中國監管機構嚴重“打臉”以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為首的金融幫,因此震怒共產黨高層。

中共黨史學者林保華周一(11月9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螞蟻的上市案是經過中共的金融幫和監管單位事先批准的,但上市前兩日卻突然被推翻,他認為“就是習近平在裡面插手”。他說,當然,馬雲在外灘金融高峰會把中國的監管系統批的一文不值,也讓王岐山和證監會等人的面子放不下來。

林保華說,習近平應該不懂金融,原本也管不到那麼多。因此,以王岐山為首、中國前總理朱鎔基派係人馬為主的金融幫,這幾年的勢力還是很強。這從習王體制下,尚未有金融界重量級人士被整肅到就可以看出一二,“因為王岐山放他們一馬”。

林保華:馬爸爸挑戰習大大的權威

不過,林保華也說,習近平和屬於改革派的王岐山之間的歧見看來日益深化,本來,馬雲應該有機會可以結合王岐山來打擊習近平,但他卻那麼高調利用阿里巴巴和螞蟻分別在香港上市“撈錢”,近期還重批金融幫,反而給了習近平可以利用金融幫來打擊馬雲的機會。

馬雲於10月底在上海外灘的金融高峰會上重批中國銀行界對貸款要抵押的“當舖思維”。他還口出狂言說“中國金融沒有系統,也沒有系統性風險”,更批評巴塞爾協議是過時的“老人具樂部”所製定風險標準。

林保華透過評論表示:“這不是簡單的中共黨內甚麼派系鬥爭,而是馬雲對習近平權威,甚至對黨的權威的挑戰...兩年前馬雲被辭去阿里巴巴集團董座,不單是習近平的'國進民退'(政策之影響),而是馬雲的'富可敵國'形成對中共與習近平的挑戰,也是中共一向對任何財富的覬覦。”

他說,“被迫退休”後的馬雲為何沒有就此低調,反而還在上海論壇上大鳴大放,得罪金融幫,令人費解。不過,林保華相信,馬雲後續若能好好處理跟金融幫的關係,金融幫應該會放他一馬,畢竟雙方的共同敵人是習近平。再加上,馬雲名氣太大,林保華說,習近平大概也不敢對他下太大的毒手,除非,依靠中共權貴成長的螞蟻和馬雲不懂自保之道,繼續選擇跟中共硬碰。

謝金河:螞蟻是反習派的集結?

在台北的資深媒體人、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則從螞蟻背後的股東結構來細究上市案被封殺的原因。他認為,馬雲講話向來犀利,不太可能因為一個公開發言就導致整個上市案喊停。因此,他推敲說:“螞蟻上市市值可能竄升至4,000億美元以上,但如果螞蟻潛藏著反習派的股東?這個力量非同小可,也許這是一個缐索。”

馬雲據傳屬江派勢力、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交情匪淺,而江志成也是螞蟻的原始股東之一博裕資本(約持有螞蟻3%股份)背後的管理人,其他股東還包括,復星系創辦人郭廣昌、巨人集團的史玉柱以及通海控股的盧志強等親江派的企業人士。另外,如同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馬雲據傳也是中共權貴紅二代的洗錢工具。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就以 “讓人看不明白”來形容螞蟻案。他向美國之音表示,在中國,一般生意人不能挑戰當權者或監管單位是常理。但馬雲不是普通人,說話有一定的影響力,而且螞蟻股東中江派人馬、紅二代都有,勢力也不小,這些都讓人對螞蟻真正被封殺的原因難以看透。

外媒路透社上週五(11月6日)的一篇報導則引述五位知情人士,其中,包括馬雲身邊的兩位人士表示,他們原本就因為有中國資深金融官員會同場出席上海金融峰會、而建議馬雲將批評的力道放緩一點,但馬雲不聽,“堅持做自己,並暢所欲言。”

路透報導:高層震怒

對於馬雲公開發言後的破壞力,路透也引述兩位不具名的中國政府官員指出,中共黨政高層聽聞馬雲談話後震怒,將馬雲的話當成“打臉”監管單位。高層遂要求“調查”螞蟻的商業模式,並做成報告,其中,呈送給“包括習近平”等各級領導階層審閱,也因此,導致了高層後來對螞蟻案的封殺。

路透也採訪十多位受訪者,其中,近半數都同意,馬雲在上海金融峰會的發言是上市案遭封殺的導火線。

不管螞蟻被封殺的原因為何,香港資深出版人顏純鉤則透過臉書發表題為“螞蟻金服馬前失足,馬雲的好日子到頭了”之評論。

他寫道:“在中國做生意,不可或缺的自知之明是生意不能做太大,做太大本來也沒關係,只要中共能掌控就沒問題,但一個生意做到太大,大到中共拿捏不牢靠,那就是問題了。馬雲做生意很聰明,學外國先進技術很快上手,自己又有創意,因此生意瓣數愈來愈多,愈來愈發大,大到中共受不了,那時就是馬雲的末日。”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林和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則表示,很可能,馬雲的發言惹惱了中國的當權者和監管單位,而他與中共的關係已經出現問題。不過,這些揣測性的傳言目前還有待證實。

林和立:企業人士避公開批評中共

但他說,可以確定的是,此一封殺事件讓中國的監管單位之專業能力和效率名聲都留下負面的影響。林和立說,民間企業人士未來也可能以馬雲為鑑、心中更留著“不祥之兆(writing on the wall)”,不僅要加強和中國共產黨維持良好關係,而且在公開場合也會噤聲,不再公開批評中央政府,以免遭受處罰或報復。

雖然反對習近平整治螞蟻的動機和其所可能導致的寒蟬效應,但林保華說,螞蟻所從事的網路小貸風險太高,使用者又眾。尤其90後年輕人可以透過花唄、借唄平台,輕易借錢消費,萬一債台高築,猶如卡奴或者“馬奴”,只要年輕人還不起錢,一出現違約潮,對社會秩序和金融穩定係的影響太大。再加上其上市時機卡在疫情期間的經濟下滑階段,林保華說,中共擔心央行所釋出的救市資金會流入馬雲口袋,或未來股價下滑,投資人受害,因此,強化風險控管的機制似乎也不無道理。

不過,資深創投人士、藍濤亞洲的總裁黃齊元卻不認同。他說,中國金融監管高層對馬雲和螞蟻的打壓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螞蟻上市案上週喊卡後,中國人民銀行及銀保監會等監管機構陸續表態強化金融監管的立場。上週五人行副行長劉國強透過記者會,甚至呼籲游資要往實體經濟投資,“不要去玩錢生錢的遊戲”。

據聯合報報導,劉福壽還舉例,中國大陸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已經由高峰時期約五千家壓降到目前的三家。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連續28個月下降。

黃齊元說,中共現在是透過螞蟻案在“秀肌肉”,因為“中國大陸是中央集權,所以,他不會讓民企或個人的影響力太大...馬雲(對監管落後)的批評的確激怒了監管單位。”

黃齊元說:“中國很多名人都被抓,Jack Ma(馬雲)也都辭了(所有職務),但他還是影響力很大,可能是因為太有權、影響力太大了。主管機關不能忍受。”

他說,中國的監管單位將螞蟻比擬為P2P民間網絡借貸是“危言聳聽”,因為他認為,螞蟻並不是P2P民間網絡借貸機構。螞蟻真正的本質在利用科技來服務金融業,而不是自己投入、成為金融服務業。

互聯網金融科技業遭政治打壓

黃齊元說,螞蟻是和大銀行合作,然後利用AI(人工智慧)和大數據等科技能力和平台去服務個人消費者或小微企業,分析其信用風險,幫銀行客戶開發原來未觸及的消費和貸款客戶,然後,從中分潤,其實是很聰明的商業模式。

據螞蟻的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螞蟻平台促成消費者和小微電商的信用貸款金額分別達1.7兆人民幣(2,533億美元)和4,000億人民幣(600億美元)。另外,螞蟻旗下的支付寶每個月有7億以上的活躍用戶,其所服務的小微電商超過8,000萬家,金融機構合作夥伴也超過2,000家。截至今年6月30日前的12個月內,在中國經手的總支付交易金額超過118兆人民幣(17.6兆美元)。

因此,黃齊元認為,馬雲呼籲監管面不要落後金融創新太多,其實,出發點是好的。

他說,螞蟻借貸給小微企業,就是支持實體經濟,當然,如果借錢去炒作的人若因此賠錢,還不了款,也會賠上自己的信用,屆時,螞蟻的系統也會監控並反映,只借錢給風險有限的個人或企業,並不會無限制借貸。因此,他說,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無視螞蟻在普惠金融、科技創新和互聯網金融平台上所創造出的三大優勢,一味扣帽子,並不公平。

基於中國即將緊縮對網絡小貸的資本額、貸款金額等業務,黃齊元提出了自己的預期。他說:“原來可以到處爬的螞蟻,以後只能在小碗裡面爬,這會影響到它的獲利,但是它的IPO(公開發行案)還是會重來,但可能得等一年,而且募集的金額可能會減半。”

中國銀保監會和央行在今年5月初即已草擬完成《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並於本週一(11月2日)公告,進入公眾意見的徵求階段。預計一個月後,即12月2日公眾意見的反饋截止後,進入下一階段的立法或施行。

據此一辦法規定,未來個人網貸不能超過30萬人民幣,或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對企業法人或組織的貸款也不能超過100萬人民幣。而經營網貸公司的一次性實繳的註冊資本不得低於人民幣10億元,若跨省經營,則最低資本額將提高至人民幣50億元。另外,在單筆聯合貸款中,辦法也規定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每一項都顯示,未來網絡小貸的額度、出資額和槓桿率都將受到嚴格的規範和限制。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