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補缺爭鬥升溫


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2020年2月10日在喬治敦大學法律中心參加憲法第19修正案批准100週年的討論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3 0:00

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讓特朗普總統有罕見的機會為最高法院任命第三名大法官,可能對美國的未來產生深遠的影響。

美國保守勢力如果在最高法院擁有一個新的超級多數地位,就可能在墮胎權益、移民以及擴大行政權力等議題上佔據上風。特朗普之前已經任命戈薩奇(Neil Gorsuch) 和科瓦諾(Brett Kavanaugh)來填補其他共和黨任命的大法官,基本維持了最高法院的現狀。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後,特朗普總統能夠做其他總統都未做成的事情:用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取代一名自由派大法官,讓聯邦最高法院的立場更加偏右。

金斯伯格1993年被任命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她星期五在華盛頓家中去世,享年87歲。她也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年級最大、任職時間最長的自由派大法官。

金斯伯格的健康狀況近幾個月持續惡化。進步派人士擔心,金斯伯格如果去世,會讓特朗普總統在11月大選前提名候補人選,而且不受選舉結果的左右。

對於很多自由派人士來說,他們最害怕的事情出現了。Fix the Court網站執行董事羅斯(Gabe Roth)說,“下一個提名人保證會極為偏右。”

巴爾的摩大學法學教授韋勒(Kimberly Wehle)說,“我有四個女兒。我剛剛對她們說,這名女性獨自建立了女性的平等權利”,“當然還有很多人對此做出了貢獻。可就法律如何確立而言,是她作為律師以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對此做出了貢獻。”

以直言著稱的金斯伯格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稱特朗普是個“騙子”,迫使特朗普讓她辭職。特朗普在星期五晚發表的聲明中稱讚金斯伯格是名“戰士”,說她的法律意見“激勵了所有美國人。”

金斯伯格去世後,最高法院就剩下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了。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有時投下搖擺裁決票。保守派大法官如果增加到6人,將會幫助鞏固保守派對最高法院被長期視為是微弱的控制。

傳統基金會憲政學會副主席馬爾科姆(John Malcolm)說,“最高法院有6名保守派傾向的大法官還是5名保守派傾向的大法官存在巨大的不同”,但從1950年代艾森豪威爾總統任命的大法官華倫(Earl Warren)和布倫南(William Brennan)開始,很多共和黨任命的大法官都採納了自由派的立場。

特朗普總統任命的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 和科瓦諾(Brett Kavanaugh)有時對關鍵議題的裁決也偏離了保守派的立場,讓部分右翼人士感到憤怒。

特朗普四年前競選時就打出任命保守派大法官的議題,並對他的司法任命記錄感到自豪。他最近公佈了20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潛在提名的人選清單,排名靠前的有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撒帕爾(Amul Thapar)和哈迪曼(Thomas Hardiman),三人目前都是上訴法庭的法官。

馬爾科姆說,如果特朗普決定用一名女性取代金斯伯格大法官,巴雷特女士會是最可能的人選。巴雷特今年48歲,2017年被任命為聯邦上訴法庭第七巡迴法庭的法官。

馬爾科姆認為,巴雷特是一位致力於維護文本主義和原旨主義的法學家,從憲法的文字角度解釋保守派倡導的理論。他說,“我要說總統名單上幾乎每個人都是如此。”

巴爾的摩大學法學教授韋勒說,最高法院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可能對墮胎、移民、健保和政教分離等爭議議題產生影響。他說,“國會參眾兩院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數並需要四分之三州的批准,才能貫徹民眾的意願進行修憲”,“但美國最高法院只需5名終身大法官就能在一項裁決中修訂憲法”。

即使特朗普在11月3日的選舉中輸給拜登,特朗普也能夠成功任命一名保守派法官來填補金斯伯格大法官留下的空缺。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的幫助下,特朗普可能試圖在大選前推動參議院批准他的提名。更可能的是,特朗普將在選舉後國會跛腳鴨會期期間推動這項大法官的提名批准程序。

金斯伯格大法官在去世前舉報向孫女口述說,“我最熱切的願望是在新總統就職前不會被取代。”

馬爾科姆預計,如果在總統就職前批准大法官的提名可能證明是令人極不愉快的事情,會讓科瓦諾大法官2018年有爭議的提名聽證“看似是一次激昂的枕頭大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