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冬奧會新挑戰 運動員可能場上抗議踐踏人權


2022年冬季奧運會一年後將在北京舉行,目前,超過180個機構呼籲各國政府抵制這場賽事。圖為到河北省張家口崇禮的遊客走過北京2022冬季奧運會的廣告牌。(美聯社2020年8月13日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4 0:00

2022年冬季奧運會一年後將在北京舉行,目前,超過180個機構呼籲各國政府抵制這場賽事。美國奧委會(USOPC)去年12月宣布,它將不再禁止運動員“和平而禮貌地進行抗議,以支持全人類的種族和社會正義”。有分析稱,奧林匹克運動員在即將來臨的北京冬奧會上可能會有更多的行動。

解讀《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

在美國奧委會的帶動下,領導206個國家奧委會的國際奧委會(IOC),正在審查《奧林匹克憲章》中相關的第50條規定,並有望在未來幾個月內宣布結果。

《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規定,禁止運動員在任何奧林匹克場館、場地或其他地區進行示威(通過新聞發布會,團隊會議或媒體除外)。

國際奧委會在一份聲明中說:“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已經與世界各地的運動員代表進行了對話,以探討奧林匹克運動員一方面如何用不同的方式來支持《奧林匹克憲章》中的原則,另一方面也尊重奧林匹克精神。”

運動員“干政”該還是不該?

原則上,國際奧委會可以因為運動員在賽事上的抗議行為,禁止他們參賽,也可以剝奪他們的獎牌,但是,這個組織一直以來都沒有這麼做。

倡議機構“全球運動員”組織的秘書長羅布·科勒(Rob Koehler)說:“各國奧委會必須要求國際奧委會使《奧林匹克憲章》與《聯合國人權宣言》保持一致……需要給運動員發言權和表達的聲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求廢除第50條規則。”

在2019年8月的泛美運動會上,美國擊劍運動員尹伯頓(Race Imboden)和鏈球運動員戈雯·貝瑞(Gwen Berry)在頒獎典禮上單膝下跪和高舉拳頭,表達對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抗議。

事後,美國奧委會對他們實施了緩期處罰,不過,後來又道歉了。

在1968年墨西哥城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非裔美國運動員湯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和約翰·卡洛斯(John Carlos)因高舉拳頭表達向黑人權利致敬而名噪一時。該事件被認為是現代奧運史上最公開的政治聲明之一。

兩名運動員沒有受到國際奧委會的處罰,不過,被美國奧委會開除了。

北京冬奧會去還是不去,加拿大莫衷一是

美國國務院和加拿大議會小組委員會都指控中國在新疆犯有種族滅絕罪。中國在香港的專制也讓全球震驚。而且,北京一直拒絕釋放它扣押的兩名加拿大公民。

然而,加拿大奧林匹克委員會確認,它將不會抵制北京2022年冬奧會。該組織說,抵制不是問題的答案。加拿大奧林匹克組織者將提醒運動員,讓他們明年在中國參賽時小心禍從口出,因為擔心北京根據香港國安法逮捕批評北京的人士。

加拿大奧委會首席執行官大衛·舒梅克(David Shoemaker)說:“我們將告訴運動員,讓他們知道在北京的言論以及談論的話題將導致怎樣的後果。”

舒梅克還說,運動員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他反對抵制明年2月的北京冬奧會,因為抵制不可能改變中國對國內穆斯林的政策,也不可能改變中國拘押兩名加拿大公民的事實,而且甚至可能讓兩名加拿大人的境況雪上加霜。

提倡抵制北京奧運會的加拿大退休外交官約翰·希金博特姆(John Higginbotham)說,北京近年來採取的行動“完全達到了應該抵制的程度……我們還要什麼?等到我們兩位公民被北京公開處決嗎?”

加拿大東突厥斯坦新聞中心總裁、活動人士魯基耶·圖杜什(Rukiye Turdush)說:“運動員代表一個國家的價值觀。他們是民族自豪感的象徵……在一個種族滅絕持續不斷的國家參加奧運會,並不能使加拿大人感到自豪和鼓舞。相反,這使我們感到羞恥。”

在美國去年夏天發生席捲全國的抗議活動中,運動員進行抗議和參政現象進一步突出,這也引起了國際上的連鎖反應。面對中國顯而易見的人權問題,運動員同樣面對的“全人類種族和社會正義”,不可避免正如影隨形地伴隨北京冬奧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