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人士:北京連環重壓 香港從“一國兩制”走向“全面管治”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等人涉六四非法集結案於2月5日再度在法院提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33 0:00

中共在近年加緊壓縮香港基本法“一國兩制”下高度自治,去年年中又強推“港版國安法”,進一步打壓港人的自由空間,令“一國兩制”名存實亡。而近期北京及港府全面撲殺民主派等一系列動作,更是讓外界震驚,質疑北京加緊落實對香港的直接全面管治。

中英在BNO簽證政策上較量

英國政府1月29日宣布針對港人英國國民(海外) (BNO)簽證通道1月31日開啟後,中國外交部隨即宣布,中方不再承認BNO護照作為旅行證件和身份證明,並保留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

在香港強推國安法之後,英國出台新的BNO簽證政策,允許在英生活5年後申請永久居民身份,獲定居身份1年後可申請英國國籍。此前,BNO護照持有人只能在英免簽逗留6個月,沒有居留和工作權。英國預計約有30萬人會依據這一政策離港。分析人士指出,英國改變BNO簽證政策,是對中共一連串試圖改變香港製度作出的反應。

中聯辦大換血帶入新法治港

香港親中網媒HK01(香港01)1月28報道,中央駐港機構中聯辦出現“海嘯式”的大規模人員輪換,歷來罕見。報道表示,中聯辦約480人編制中的一半“換班”,但不是“炒人”。

報道還說,新人選很多與香港沒有交集,不懂廣東話,也較年輕,來自各地,目的就是以全新的角度和方法,探討、解決香港錯綜複雜的各種政治和經濟民生問題,不再是以往“簡單地做做宣傳,食飯剪綵”。有分析表示,這是北京加強對香港全面管治的又一重大舉措。

收窄愛國者定義排斥民主派

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1月27日聽取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視頻述職時,再次強調“只有做到‘愛國者治港’,中央對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才能得到有效落實”。

香港近年親中的明報在社評中表示,習近平的最新發言,反映中央認為必須從管治體制和權力分配入手,貫徹“愛國者治港”,因為這跟中央有效落實全面管治權,乃是一枚銀幣的兩面。

大規模搜捕非建制派人士

最令外界震驚的是,此前的今年1月6日,港警國安處出動上千警力大規模搜捕至少53名參與去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的非建制派人士,包括港大前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前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等,他們大都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

當局此次搜捕本土派、民主派溫和及激進人士,甚至沒有政黨背景的政治素人和社運人士等,令外界震驚,質疑北京是要全面打壓和撲滅香港的民主運動。有分析表示,此舉彰顯民主派的議會選舉之路已被斬斷,被排斥於港府管治架構外。

程翔:紫荊黨突起 “地下黨”浮出水面?

而稍早,2020年5月由來自內地的所謂“新香港人”成立的“紫荊黨”,12月突然高調曝光,豪言要吸納25萬會員,將參選立法會等。 3位創黨人都兼任政協,人大等職,與中共政界關係密切。

該黨突起引發各界猜測。有分析認為它是中共“地下黨員”浮出水面,也有人認為這代表北京對傳統建制派也不放心,加速對香港的換血。

香港資深媒體人、原文匯報副總編程翔撰文稱,該黨是中共在港的“群眾組織”,是為全面接管香港的政權機構(行政丶立法丶司法丶區議會)和非政權機構作好準備。

儘管香港建制派最大政黨民建聯建黨30年才有5萬成員,而紫荊黨稱要吸收25萬人卻不是不可能。程翔還表示,估計香港的中共地下黨員至少達40萬人,若中共貫徹“公開的與隱蔽的雙結合”策略,讓部分浮出水面,把25萬人劃入紫荊黨並非不可能。

人大取消民主派議員資格

而北京對香港最致命的直接管治則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11日以“尋求外國或境外勢力干預”、“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決定取消香港立法會4名溫和民主派議員的資格。

有中共官員表示,人大決定劃清“愛國者治港”的底線標準,將“禍國亂港者驅逐出特區管治架構”。

此舉被斥責為“無法無天”,因為根據基本法,議員喪失資格需要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的通過。隨後,19名民主派議員總辭,表達對“一國兩制”不復存在及北京直接干預的最強烈的抗議。

李卓人:北京全面撲殺民主派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工黨主席李卓人周三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近期的一系列動作很明顯的就是要撲殺任何反對聲音,具體落實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他說:“現在真是一個很壞的時候,一個全面管治的時候。那他怎麼去做這個全面管治?就是要所有的反對的力量封殺,不讓所有的反對力量佔有立法會的位置,變成要排除民主派的參與。直接地管治香港,幫他自己可以接受的人進去所有最重要的位置裡面。”

混淆概念:全面管轄權vs.全面管治權

北京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這一新概念是中共2014年在國務院《一國兩制實踐白皮書》中提出和強調的,在香港引發很大爭議,認為是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嚴重損害“一國兩制”,因為基本法規定中央在香港行使主權權力,在2014年以前則主要體現在外交和國防,以及政制主導權上等。

不過,中共御用學者近年來不斷解釋,試圖混淆概念,稱白皮書英文版的“全面管治權”翻譯為“overall jurisdiction”,而jurisdiction是國際法的概念,是指一個主權國家對其領土範圍的一切擁有管轄權。他們辯稱,“全面管治權”就相當於“全面管轄權”,實際上也就是中共通常所說的主權(Sovereignty)。

強行收窄鄧小平愛國者定義

此外,隨著港人和中共就特首普選問題的爭議和矛盾不斷激化,國務院的《一國兩制實踐白皮書》不僅首度提出基本法中並未明言的“全面管治權”,還強化解釋鄧小平的港人治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稱“對國家效忠是從政者必須遵循的基本政治倫理”。

鄧小平1984年6月提出,“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鄧小平稱,“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讚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鄧選第三卷第74頁)。

去年11月人大常委會決議取消4位民主派議員的資格,進一步強化和縮窄“愛國者治港”的概念。

決議稱“立法會議員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俱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法定要求和條件,“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但是,批評人士表示,這4位民主派議員都認可基本法,不支持”港獨”,至多是參與了造成立法會“流會”的拖延港府法案通過的“拉布”(filibuster)行動,或其中有人呼籲歐美國家反對北京在港強推“港版國安法”。

李卓人:愛國是虛愛黨為實

幾十年來擔任香港支聯會高層領導職務的李卓人表示,習近平近期重申的“愛國者治港”,實際上是要求包括民主派在內的港人要“愛國愛黨”,剷除所有公民社會的反對聲音。

他說:“很明顯的,就是他的'愛國者'定義是很窄的,其實'愛國者'就是'愛黨'的。愛黨'的就可以,嚴重的反對就不可以。所以,現在香港情況是非常差,就是排除所有反對聲音在立法會裡面。但是,在外面它也用'維穩'的方法,用國安法剷除所有在外發聲的機會,全面管制,變成進入一個白色的恐怖。 ”

香港支聯會自1989年後每年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全球規模最大的悼念八九民運、六四屠城的燭光晚會,而該泛民團體的五大綱領中包括“結束一黨專政”。李卓人表示,不知當局會何時對他們下手,但已經做好思想準備。

劉夢雄:左的思維毀掉香港

香港前全國政協委員、時事評論人士劉夢雄表示,北京在近些年貫徹和落實“一國兩制”的過程中,以左的方式將“一國兩制”變成了“一國一制”。

他說:“鄧小平1992年南巡講話的精神,警惕右,主要防止左,也適用於'一國兩制'這個實踐。搞左的人無視了鄧小平'一國兩制'的論述、中英聯合聲明的國際承諾和國際條約、基本法的相關規定,打著一些左的口號,實際上是把'一國兩制'拉到'一國一制'。這個對中國的國家的根本利益完全是有損害的。你把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摧毀的話,等同是說從根本上毀掉了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

劉夢雄還表示,按照鄧小平“愛國者”的概念,香港“泛民主派”的人士都應該屬於“愛國者”,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取向基本上是基本法“一國兩制”下受到保護的。

李卓人還表示,目前港人對北京一連串的重拳是非常的憤怒,但是沒有表達反對的空間,因為港府以抗疫為由限制集會遊行,而國安法也嚴重打壓港人的言論自由。

港媒:50年還沒到一半 “一國兩制”已翻天覆地

李卓人說,同時,港人對未來前景毫無信心,類似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六四屠城”後形成的九七回歸前大規模移民潮的情況。

他說:“它越搞香港人就越對未來沒有任何的信心。大家都說為了自己的下一代,要移民。尤其最近中共反制BNO這個海外公民身份,就不給去用這個護照。但是它越做這些,香港人就跑得越快。這個也是重複了八九民運屠城之後香港人的移民潮。當然這個我們不想看到,我們是要爭取香港的民主自由,不是要走,我們也一定留下來抗爭。”

有香港媒體評論表示,北京一方面宣稱近期採取的措施是為了“一國兩制”能“行穩致遠”,一方面卻決定不再演戲,直接行使中央集權制,落實“全面管治權”,“50年不變”還不到一半,“一國兩制”早已翻天覆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