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為何遲遲不表態 是否外交抵制北京冬奧?


資料照:一名工人在安裝北京冬奧會標識。
日本為何遲遲不表態 是否外交抵制北京冬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25 0:00

日媒12月11日披露,日本將加入美國以外交抵制2022北京冬季奧運行動,不派遣高層官員出席。專家認為日本將派出級別相等的官員,或級別更低的獎牌得主出席,回應歐美、國內與中國的期待。

等待出牌時機

日本讀賣新聞12月11日獨家報導,日本將加入外交抵制2022北京冬季奧運會行動,不派遣高層官員出席。日本政府首席發言人12月10日表示,尚未決定是否派遣任何官員參加北京冬奧。

美國在12月6日宣布將不派遣代表團以外的外交使節團參與北京冬奧,引發世界多個主要國家跟進。

對此,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2月7日說:“將綜合考慮冬奧意義及對我國外交意義等,站在日本國家利益角度做出自己的判斷,這是我國的基本態度”。

同一天外務大臣林芳正說:“會在適當時間綜合考慮各種情況後做出判斷”,並表示在決定時將把人權問題納入考慮。

東京國際大學國際關係學部特任教授河崎真澄(Masumi Kawasaki)認為,岸田政府遲遲不明確表態的原因是在遭受各方壓力時缺乏決策能力。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持續以“不要忘記中國鼎力支持東京奧運”對日本施壓,企圖以此分裂民主陣營和日本的對中策略,為明年11月的中共黨代表大會建立習近平制度的內部黨派基礎。中共正透過與親中的前首相福田康夫、聯合執政的公明黨等向岸田政府施壓。

他說:“自民黨和公明黨內部也有不願跟隨美國政策的勢力,加上與中國有密切貿易往來的商界領袖繼續為北京冬奧請願,都給岸田政府造成壓力。至於是要向美國表忠誠?還是對北京遞投名狀?我認為或許還有其他的方法。以目前情形看來,岸田政府的調整能力不錯,但決策能力很差,讓日本社會覺很不具領導能力。”

日本國際關係專家謝文生認為岸田政府早有基本決策。他表示,作為首相,岸田文雄在面對“抵制北京冬奧”這件事上,是處在三重關係網中,分別是自由民主國家網絡、黨內政治角力網絡、日中關係網絡。

謝文生對美國之音說:“就國際情勢來看:岸田政權當然了解歐美最終會對北京冬奧進行抵制,只是岸田政權需要觀望抵制的程度會到什麼地步,到底是只有政要不出席,抑或是連選手都不出席。不管如何,岸田其實在更早時期就已經先對國際打了預防針,表示日本會依據國家利益作出回應。此外,包括外務大臣林芳正在內,不時表示會將‘人權問題’納入考慮,其實都已經算是洩漏答案了。”

謝文生認為,岸田內閣很早就做了基本決策,只是在尋求對日本最適合的出牌時機再進行決策修正。岸田文雄有豐富的外交經驗,很清楚歐美各國在“外交抵制”的檯面下會有許多交涉、談判、角力,加上法國、韓國似乎並不打算跟進,日本也不需要太早表態。

派閥角力與槓桿

日本產經新聞報導,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12月8日在國會表示贊同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12月9日在自己領導的派閥“清和會”的會議中表示日本也接近應該明確表達意願的時候了。

東京國際大學國際關係學部特任教授河崎真澄認為,岸田曾被安倍提名為“繼任者”,但在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安倍最終支持高市,岸田在言談中流露出“被安倍出賣”的信息。在岸田當選首相後,安倍的勢力依然讓岸田感到動輒得咎。

河崎真澄說:“安倍是擁有最多議員席次的派系的領導人,這必然讓岸田備感壓力,尤其是安倍與岸田在對中政策上思路不盡相同,這種狀況在岸田任命一向被視為親中派的林芳正為外務大臣之後特別明顯。安倍在對台灣的視訊講座對中國發表了嚴厲的言論,後來駐中大使又對中國的抗議幾乎是不屑一顧。由此可見,安倍對中國的嚴厲批評更多是針對岸田的提醒,包括對於北京冬奧的態度。”

日本國際關係專家謝文生認為,岸田在眾議院大選後自信心大增;在黨內與各派系的結盟關係實力已遠超過安倍所領導的保守派,這也是保守派近日頻頻藉由對中相關議題發言的原因,而岸田正好將其作為製衡中國的槓桿。

謝文生說:“將安倍、高市的壓力,作為跟中國間談判的槓桿其實挺好的。前幾天安倍對台灣的視訊講說惹毛了中國,中國外交部把駐中大使垂秀夫找去罵了一頓。但是垂大使的三點回應為:這是已經離開政府部門人士的發言,不予評論,中國必須理解;關於台灣的事情,日本國內有這樣的想法;以及我們(日本)無法接受中國單方面的主張。”

謝文生表示,岸田政權正好善用安倍等人的言論,逼得中國在北京冬奧的議題上得嚴肅正視日本的自主性。

日本式的抵制

日本產經新聞11月17日引述不具名政府人士之言稱,為了回應中國在今年東京奧運派出國家體育總局長的層級,日本將由身兼日本奧委會理事的體育廳長官室伏廣治代表出席作為回禮。

讀賣新聞12月11日報導,日本政府將在本月底前做出最終決定。報導指出,目前唯一可能出席的代表是參議員橋本聖子,她是2020年東京奧運組委會主席。

日本國際關係專家謝文生表示,這兩條消息都是岸田政府的風向球,先是放出對於中國出席東京奧運代表的最低層級回應,試探各方反應。隨著民主國家紛紛公開抵制,自民黨內部與日本社會均出現“根本不要派任何官員參加”的聲浪,由跟岸田政權關係良好的讀賣新聞放出新的人選消息試水溫。謝文生指出,岸田政府面臨的選擇並非“抵製或不抵制”,而是“如何既抵制又不算抵制,以獲得日本國家最大利益”。

他說:“如果出席人選為橋本聖子;這就再次證明是讓岸田所要面對的三重網絡裡,提出一個各方都‘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方案。因為不派出內閣以上層級的政治人物,即屬抵制,另一方面由奧運金牌得主室伏廣治或是橋本聖子代表日本奧委會出席,對中國不算失禮,中國也很難指責為抵制”。

謝文生指出,室伏廣治是體育廳長官,橋本聖子是無派系的參議員,屬於民意代表,在位階上的降級符合民主國家與日本社會的期待;另一方面橋本聖子是參加過7次奧運並曾獲得獎牌的資深選手,足以回應“運動歸運動”的主張。謝文生說,這是屬於“日本式的抵制”。

東京國際大學國際關係學部特任教授河崎真澄表示,外交的原則是互惠,中國今年派一個黨內層級不高的人參加東京奧運,對日本來說可能是比較容易回應的。其實派同級別的人出席北京冬奧已經是日本最大的讓步,如果派更高層級的官員會讓日本像是從屬國,不過派級別更低的人出席也有其風險。

河崎真澄說:“岸田政府似乎想要避免使用‘外交抵制’這個詞來避免引起中國不滿,然後派一個比體育廳長更低級別的人出席,以‘事實上的抵制’這種曖昧戰術對民主國家與日本社會交代。這種方式當然可行,但是日本很有可能因此失去民主國家的信任,也不受中國認同,弄到最後兩邊不是人。”

河崎真澄表示,岸田已經來不及在北京冬奧前與美國舉行首次的日美峰會,對於中國的態度太過曖昧,更容易讓民主國家懷疑日本的立場。

“對中包圍網”的突破口

對於美國等國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12月8日下午批評抵制國家是“作秀、搞政治操弄的舞台”。

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12月2日公開邀情日本人明年疫情結束後到新疆旅遊。

日本國際關係專家謝文生表示,中國習慣了過去對日本的頤指氣使,或是真的以為已經超英趕美了,並沒有認真想要調整日中關係,直到近日連續被歐美各國排擠後才開始改變態度。

他說:“為了北京冬奧成功,中國從夏天時就已經頻頻拜訪日本政界,希望不要阻撓日本政府派出政界人士出席外,近日還大舉祭出要招持友中日人前往新疆旅遊,也拜託一向親中不遺餘力的前首相福田康夫及其子自民黨總務會長福田達夫發表對中友好的言論。這些動作都顯示出中國開始意識到必須調整作法的徵兆。”

謝文生認為,日本的確是中國最需要的“對中包圍網”突破口,中國雖然言論強硬,面對國際情勢對其愈發不利,中國依然想靠日本突破各國抵制冬奧的窘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