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切割拜特兩朝 卻無法割斷美國對華政策的延續


圖為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和妻子吉爾、當選副總統哈里斯和丈夫埃姆霍夫在就職宣誓的前一晚站在華盛頓紀念碑前。(路透社2021年1月19日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0 0:00

1月20日,拜登接任特朗普,宣誓成為美國第46任總統。同時,中國外交部迅速宣布,制裁包括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內的28名特朗普政府官員,禁止他們和家屬入境中國以及與中國生意往來。有分析稱,北京此舉意在切割美國前政府和新政府,期待拜登政府讓中國政府得以從美中關係的困境中復甦​;不過,美國目前的對華立場並非特朗普和部分幕僚“臆想”的結果。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前一天曾表示,“希望美國新一屆政府與中方相向而行,推動中美關係盡快回到正確發展軌道。”華春瑩並抨擊蓬佩奧等前朝官員“撒謊、欺騙、散佈仇恨和對抗”,等等。

前國務卿蓬佩奧離任前在推特上總結了特朗普政府為應對中共威脅所採取的措施,包括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事館,制裁侵犯香港和新疆人權的中共官員,解除美台官員交往的自我限制,將在美中國官媒和孔子學院認定為外國使團,不承認中國對南中國海的大多數權利聲索,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限制華為等與中國軍方有關的企業獲得美國技術和資本,等等。

分析稱,華盛頓政府換屆之際,北京意在切割美國前政府和新政府,期待從共和黨的對手拜登手中,獲得從美中關係的困境中復甦的機會。

曾任特朗普政府國安顧問的麥克馬斯特將軍( HR McMaster )日前撰文《華盛頓郵報》,標題為“拜登保留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功在全球”。

曾任特朗普政府國安顧問的麥克馬斯特將軍2018年2月17日資料照。
曾任特朗普政府國安顧問的麥克馬斯特將軍2018年2月17日資料照。

文章說,“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很多要素非常值得保留。”

麥克馬斯特在文中指出,許多人沒有註意到,美國眾議院投票彈劾特朗普總統的那個星期,特朗普政府公開了一份部分解密的文件--“美國印太戰略框架”。

“這份文件,以及整個美國政府頭一年的通力協作,引發了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外交政策的最大變化,”麥克馬斯特說。

美國《外交家》雜誌稱,這份文件2018年2月出台,當時被定為機密,不能向外國人公開。

麥克馬斯特稱,這種(對華政策的)轉變早就應該發生了,因為美國在冷戰結束至2017年之間的政策是基於一個錯誤的假設:中國已經受到國際秩序的歡迎,它將遵守規則,在繁榮的伴隨下實現經濟的自由化,並將最終實現治理的自由化,“不過,中國共產黨利用美國的配合與協作政策,追求著一個日益加劇的侵略議程。”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博士。(美國之音資料照)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博士。(美國之音資料照)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美國之音說,特朗普雖然已經離任,而且他的施政策略也引發廣泛爭議,但是,他當政期間出台的報告,包括《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 《美國對華政策》,《國防授權法案》,《國防戰略報告》,《印太戰略報告》,等等,都具有強大的界定作用。

夏明說,“(這些報告)確實反映美國政界、國會、國安機構、智庫、學界和美國民間所形成的共識,把專制的中國越來越看成一個敵對的力量,而且許多場合破壞美國的價值觀和民主,甚至在國際上也破壞美國領導、以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以及“魏京生基金會”主席魏京生在給“自由亞洲電台”的撰文中指出,以美國現在的政治氣氛,美國國會和人民不會允許拜登政府重回過去的對華綏靖政策。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2010年1月14日資料照片)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2010年1月14日資料照片)

魏京生說:“在中國這個獨裁專制體制下,搞定了最高層幾個人就成功了,可是民主國家不同,你不能搞定美國人民就不能搞定國會;不能搞定國會,你搞定了白宮也沒多大作用。 ”

夏明表示,布林肯在新總統就職前一天舉行的國務卿任命聽證會上也表明,中國是美國的對手;他將為反對各種專制主義對美國的挑戰而加強與盟國的關係,阻擋中國對美國民有民享民治政府的破壞,讓美國民主重新彰顯。

夏明指出:“總之,拜登的對華政策仍然會趨向於比較強硬。他挑選的布林肯和坎貝爾( Kurt Campbell )恐怕都是民主黨裡的強硬派。所以不會與現在的政策180度轉彎,不可能。”

中國政治評論人士吳強博士。(照片來自美國之音中文網2020年9月2日)
中國政治評論人士吳強博士。(照片來自美國之音中文網2020年9月2日)

位於北京的政治觀察人士吳強博士告訴美國之音:“特朗普是個捉摸不定的領導人;而拜登則是一個更加可以預測的政客,而且沒有很強的個人色彩,所以他上任以後意味著,他將代表美國國會兩黨的共同意志。”

魏京生說,美國的體制是國會制定政策,行政當局執行,而兩黨議員的大多數不會同意退回過去的對華政策。

魏京生指出:“正如全世界大多數觀察家們所說,拜登政府只能繼續特朗普沒有做完的事情,並且聯合歐洲以外的盟國,效果會超過特朗普。”

時政觀察人士、作家鄧聿文對美國之音表示,川普過去四年重新定義了美中關係,這個大的框架不會改變,所以拜登的對華政策仍然是在這個框架下的部分修正。“地緣政治競爭、人權民主方面估計跟川普還是保持一致,同一條路線,”鄧聿文說。

鄧聿文也認為,拜登政府仍然會有別於特朗普政府,“就是不會像蓬佩奧所說的那樣,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中國也不會改變;此外,就是在可以合作的領域進行合作。這兩點很明確。”

鄧聿文說,中國不久前迅速與歐洲達成投資協定,是為了防止拜登上台後結盟歐洲拿捏中國,“拜登會拉著盟友一起對付中國,而美國最重要的盟友是歐洲。”

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前副編審鄧聿文。(照片取自自媒體“聿文視界”YouTube截屏)
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前副編審鄧聿文。(照片取自自媒體“聿文視界”YouTube截屏)

鄧聿文分析:“雖然拜登政府不尋求改變中國共產黨,但並不等於說不會尋求改變中共的具體行為和政策,包括國有企業等。”

有分析稱,特朗普的對華立場並非特朗普和部分幕僚“臆想”而成,而是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從友善的輕信中警醒的結果。

魏京生指出:“江澤民和他的繼承者們用收買的方法,企圖搞定美國……但那是在美國人民被欺騙的情況下。現在經過特朗普執政的四年,美國和全世界已經醒過來了。”

特朗普政府前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指出,拜登政府應該對自由世界與中共及其獨裁和重商主義模式進行有效競爭的能力充滿信心。

麥克馬斯特說:“在過去一年中,美國經受了新冠大流行,經濟衰退,社會分裂和政治衝突的嚴峻考驗,但事實證明,我們的共和國具有韌性。與合作夥伴共同捍衛自由世界免遭中國共產黨的侵略是我們的任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