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若當選會否取消“中國關稅”?分析稱可能長期擱置


拜登(右)與習近平(左)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9 0:00

有分析認為,前副總統拜登將會因各方壓力的影響,即使當選總統後仍會維持特朗普的中國關稅政策。經貿專家對美國之音說,拜登可能會降低特朗普的關稅,以換取北京開放市場和改善知識產權保護。

路透社9月8日的報導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即使11月份當選美國總統,但是可能因受多方面力量的羈絆和牽制;恐怕仍必須保留特朗普政府時期對中國的關稅政策。

觀察人士注意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曾經用“魯莽、破壞性和災難性”等字眼來抨擊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和美國盟國施加的關稅政策。

由於共和黨目前的政策基本上放棄了傳統的政黨目標, 如自由貿易和平衡預算, 以接受特朗普的“美國優先”議程;因此而對於民主黨挑戰者拜登來說,他的任務將會是十分棘手的。

對拜登一旦當選後將會如何平衡這些不同來自各方的牽制和壓力競爭力量,各方人士看法不一。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經濟專家杜大偉(David Dollar)博士認為,預計拜登政府可能會與中國談判降低特朗普時期的關稅,以換取中國的市場開放和改善知識產權保護。

“但關鍵問題是:中國是否願意採取重大行動來改善與美國的關係,”杜大偉對美國之音說。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創辦人、資深分析師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 則告訴美國之音,他揣測一個“拜登總統”將會從政治層面上首先盡可能地長期擱置中國關稅問題,然後向北京提出一些從美國的角度來看是愚蠢的利益權衡和交換。

托納爾森認為,拜登可能會採取若干舉措取消部分或全部對中國或者美國盟國的關稅,以換取北京在貿易、金融、投資和知識產權保護等一些空洞的承諾。

托納爾森說,拜登不外乎會採取這樣三種可能的措施:“取消關稅,哪怕取消其中一些關稅,以換取中國的一些毫無意義和無法執行的承諾,如取消其一些掠奪性貿易、投資和知識產權的做法;取消部分或全部關稅,以換取南中國海的某種行為守則協議;或取消美國盟國為建立多邊經濟戰線以抵禦中國經濟和技術威脅的承諾(也是毫無意義和無法執行)徵收的部分或全部關稅。 ”

也有其他貿易問題專家表示,拜登一旦當選會受到各方壓力而縮手縮腳,無法取消或者部分取消特朗普時期的各種關稅。

“我看不到拜登能在頭6-12個月內取消這些關稅的任何可能性。目前的政治環境是:左派、右派和中間派,都將會要求拜登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PGIM固定收益”(PGIM Fixed Income)首席經濟學家內森-希茨(Nathan Sheets)對路透社表示。希茨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財政部次長。

拜登競選政策顧問傑夫•普雷斯科特(JeffS Prescott)對媒體表示,拜登擺脫特朗普的一個辦法,就是與盟國就處理中國問題的最佳方法進行協商。他建議說,美國與歐洲、日本和其它盟國合作,“可以讓全球經濟的很大一部分"對中國產生影響,以遏制非市場行為,改革世貿組織規則”。

另一方面,華盛頓政治圈和輿論已經開始揣測,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如果當選,將會利用華盛頓一些最有經驗的貿易專業人士,幫助他制定一條新的貿易路線。那麼誰會成為拜登的首席經濟和貿易大員?

針對這些揣測,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創辦人托納爾森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他無法知道拜登到底會選擇何人擔任其最高經濟助手,“但我毫不懷疑,他(她)將會是一個完全與奧巴馬政府的偏愛中國政策保持一致的人”。

“即使選擇了偏重工會的'鷹派'人物,貿易代表選擇誰也很可能不重要了。因為所有的重大決定將由其他人做出,就像他們在奧巴馬政府時期一樣,” 托納爾森說,只有一個可能的例外情況就是,如果當下的揣測靈驗,拜登將保留特朗普的中國關稅政策,特朗普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被留任。

托納爾森說:“在貿易政策問題上,萊特希澤肯定不是一個甘願任人指揮的人。也恰恰是因為這個原因,我認為拜登留任萊特希澤是極其不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