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政府擬為國際創業者開大門 料將吸引大批中國人申請


美國拜登總統5月10日白宮在談及美國經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5 0:00

拜登政府正考慮重啟一項在特朗普政府時期被擱置的移民項目,為外國創業者在美國成立和經營公司提供入境居留的機會。移民律師表示,該項目可能會吸引大批中國創業者來美投資。特朗普政府當時的反對理由是項目的不確定性高,很可能反過來傷害美國投資人和僱員。

美國公民與移民服務局(USCIS)週一(5月10日)宣布將撤回特朗普政府對“國際企業家規則”(International Entrepreneur Rule)的擬議取消令。 “國際企業家規則”最先由奧巴馬政府在2017年1月推出,計劃於同年7月生效。在該方案下,外國創業者只要擁有初創公司至少10%的股份,且該公司能吸引至少25萬美元來自美國投資者的資金注入,或得到美國聯邦或地方政府至少10萬美元的補助金,即有機會獲得暫居美國5年的“特許入境”(parole),以便在美國培養和發展公司,創造就業機會。

該項目生效前夕,甫上任的特朗普政府決定推遲生效期,並示意將取消這一項目。雖然最終沒有正式取消,但該項目基本被束之高閣。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特朗普政府對此項目的態度讓大部分創業者認為即便申請也不太可能被批准。在2017到2019年間,美國移民局只收到30份申請,只有一份成功獲批。

“美國移民創業、勤奮工作和創新的歷史十分悠久,他們對這個國家的貢獻無比寶貴,” 現任移民局代理局長雷諾(Tracy Renaud)表示:'國際企業家規則'特許入境項目與我們國家歡迎企業家的精神齊頭並進,移民局鼓勵那些符合申請要求的人利用這一項目。 ”

根據美國移民局的預估,若項目實施得當,每年將約有3000名外國企業家獲“特許入境”。據美國跨黨派研究和移民倡導組織“新美國經濟”(New American Economy)估計,該項目可在十年中為美國創造13萬5千至30萬就業崗位。

移民律師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是美國投資移民最主要的來源國,“國際企業家規則”項目肯定也會吸引大量的中國申請者。

什麼是“國際企業家規則”?

“國際企業家規則”常被認為是美國的“創業簽證”項目,但其實創業者獲得的“特許入境”既非簽證,也非綠卡。

熟悉該項目的美國移民律師格雷格·西斯坎德(Greg Siskind)告訴美國之音,特許入境基本上就是給予外國人合法居留美國的身份,以及與此身份綁定的工作許可(工卡) 。且特許入境的批准完全由移民局審核官酌情決定,和簽證審批不同。

“這並不是只要申請者符合某些特定要求,你就必鬚髮放簽證。特許入境項目不這麼運作,它必鬚根據具體案例酌情決定,” 西斯坎德說。

西斯坎德表示,一般情況下,批准特許入境大多出於人道主義原因,或者入境者能為美國帶來“重大公共利益”。

根據“國際企業家規則”,每個初創公司最多可有3名聯合創始人被獲准“特許入境”,且首次獲准的入境時長為2.5年。如果兩年半後,創業者能證明其公司可繼續為美國帶來“重大公共利益”——比如展示公司的收入、創造的就業崗位和收到的資本注入大幅增加,就可能獲得最多2.5年的特許入境延期。

5年期滿後,如果創業者沒能通過其他渠道獲得美國簽證或綠卡,則需離境。

該項目的主要受益者是哪些?

西斯坎德律師告訴美國之音,他預計申請該項目的主要人群是已經居住在美國的外國人。美國境外的創業者當然也可以申請,但從項目的具體設定細節來看,難度會很大。

西斯坎德認為,在美留學生很可能成為申請“創業特許入境”的主要群體。自特朗普政府時期收緊H-1B工作簽證以來,很多留學生的留美工作計劃受到衝擊。而“國際企業家規則”的設立給那些有創業夢想的留學生一條留美之路。

“通過畢業後獲得的選擇性實習培訓計劃(OPT)創立一家公司不是容易事,通過H-1B簽證身份成為一家公司的所有者也不是容易事,” 西斯坎德說。

持有F1學生簽證的留美學生在畢業後有機會申請OPT以獲得工作許可,但OPT最多持續1年或3年時間(理工科類學生擁有3年),因此學生通常是在OPT期間尋找願意為自己申辦H-1B的雇主。

另一個可受益於“國際企業家規則”的群體就是H-1B簽證持有者,當中那些積累一定工作經驗後想要自己創業、自己做雇主的人就可通過“國際企業家規則”獲得“特許入境”後離開原雇主,放棄H-1B簽證。

項目很可能吸引眾多中國創業者

西斯坎德認為,“國際企業家規則”將會給中國創業者帶來很多機會。由於大量中國人申請美國的EB5投資移民項目,名額已被提前透支,而“國際企業家規則”則能為有經商意向的中國人提供在美國實現創業夢想的另一條途徑。

對於美中關係惡化和戰略競爭加劇是否會影響到中國人申請該項目,西斯坎德表示,中國移民是美國最成功的移民群體之一,大量華人科技人才和華人企業家為美國做出巨大貢獻。他舉例說,美國輝瑞和莫德納研製新冠疫苗所使用的關鍵技術就是來自中國移民科學家的設計。

“一旦他們(中國移民)來到美國,在美國紮根,他們更大程度上是為美國做貢獻,而非中國。中國移民是在為美國疫苗做貢獻,而非中國疫苗,” 西斯坎德對美國之音說。他希望美中間在外交上的分歧可以不影響雙方的人員交流。

是否可能成中國政府滲透美國的新渠道?

今年2月《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在加強審查中國對美國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防止這些投資交易成為中國竊取敏感技術的“後門”。

前CFIUS官員、諮詢公司Berkeley Research Group董事總經理布羅德曼(Harry Broadman)當時對美國之音說:“在審查中國對美投資方面,拜登團隊將和其前任一樣強硬,但將更強調美國在這一領域政策的明確性和穩定性”。

凱投宏觀首席亞洲經濟學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也指出:“中國的一些人可能認為,對中國投資進行更嚴格的審查是特朗普貿易戰的一種策略。但這是美國對華姿態更廣泛轉變的一部分,在拜登總統的領導下,這種轉變正在繼續。未來幾年,美國不會是一個歡迎中國投資的市場。”

對此,紐約移民律師高光俊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利用“國際企業家規則”進行政治滲透和間諜活動的風險當然是存在的,但若因這一因素而關閉整個項目就太過極端。

“就是沒有這個項目,我相信中國政府在美國的滲透和各個方面的間諜活動也不會停止。不會因為這一個項目,他們的這類活動就會增加非常多;也不會因為少了這個項目,他們就不做對美國的滲透活動了,” 高光俊說。

高光俊認為,正如當初中國公民對EB5投資移民項目注入巨大熱情一樣,“國際企業家規則”特許入境項目一旦實行,中國申請人可能會相對多一點,但該項目畢竟是針對全世界想來美國創業的人,所以僅因來自中國政府的滲透風險而影響整個項目沒有必要。

特朗普政府為何反對?

西斯坎德對美國之音說,他曾以為企業家出身的特朗普會喜歡這個可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的項目。

根據國土安全部(DHS)於2018年5月發布的“取消國際企業家特許入境項目”擬議規則,特朗普政府表示,儘管他們認同外國企業家對美國的創新、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能做出實質性和積極的貢獻,但是充滿不確定性的“特許入境”不是吸引和留住外國創業人才的恰當工具,而且《美國移民和國籍法》中已經提供了可供外國企業家在美創業和工作簽證類別,比如E2非移民簽證和EB5移民簽證。

此外,特許入境項目本身不會授予綠卡或提供獲得綠卡的途徑。項目結束後,如果創業者沒能通過其他渠道獲得美國綠卡或其他簽證,則需離境。這可能會致使創業者把商業轉移到別國,導致給予美國的“重大公眾利益”難以為繼,還可能反過來損害美國投資者和受僱者的利益。

XS
SM
MD
LG